【社論】透視六四 解除心結

今天是六月四日,三十一年前的那一天清晨,北京發生了一件震驚世界的事情。解放軍在天安門廣場和其他地方對聚集的人群作出清場行動,釀成一場混亂與動亂,當時香港與世界上的媒體均以「屠殺學生」來形容當時在天安門廣場以及其他地區清場的情境。

每年到這個時候也有不少團體比如支聯會出來以六四的以各種名義籌款,以及激起反北京政府和仇共的情緒。

不管如何,八九年的民運與最後的清場的確是在現在四十左右以上的人的心目中,留下不可磨滅的烙印。

六月四號當天,無論在街頭、在辦公室、在快餐店、商店裡面見到的人,無論男女老少或任何國籍都手纏黑布悼念在天安門廣場死去的人。過路的與平日好像完全換了一批人似的,不但沒有開心喧鬧的民眾,亦幾乎沒有人說話,就是在一起的人也只是默默在看報。在他們的臉上見到的是悲傷,不是憤恨。香港人心裡想的是:為什麼中國政府會這樣對待自己的同胞? 朋友同事之間,寒暄的時候話匣子沒打開就哭了起來。

親臨其境的人對於當時香港的市民那麼的關心內地同胞會很感動,因為跟現在一樣當時很多人都說自己是香港人,不是中國人,而且不只是年輕的人這麼想。當時很多人見到香港人的悲痛也會油然對他們泛起了敬意,心裡想香港人平常雖然不關心大陸,但心裡面其實還是很關懷內地同胞的。

這是三十一年前的事了。後來又怎樣呢? 不同的香港人有不同的取態。

大部分的香港市民都採取了“都過去了忘掉吧”的態度來看此事,幾乎所有的建制派議員都是這樣。這可能是鴕鳥政策吧!大部份的人的確如此。今天很多人也到日益繁盛的中國大陸去玩、做生意、和打工。 雖然香港人沒有忘記六四,但是不希望再被它纏繞,在心靈深處其實也把它埋葬了。

對於一部份人來說,每年六四是籌政治款,抽政治水的良機,那裡能夠輕易放過?大家很清楚是那些人了。

另外一種態度就是比較年輕的人獨有的。他們在支聯會、其他政治組織、以及媒體的長期疲勞轟炸式的渲染下,相信中共是邪惡的政體,對屠殺是不懷疑的。解決方法是:不做中國人!港獨/本土派的形成與本地六四的宣傳脫離不了關係。

Hong Kong's Alliance in Support of the Patriotic Democratic Movement in China holds a rally calling on Beijing to reevaluate its official verdict on the 1989 Tiananmen democracy movement, June 4, 2017.
每年支聯會都舉辦六四紀念集會,悼念1989年天安門廣場的死難者。相片:RFA

可是近年也出了一個現象,就是有人開始從研究事件中得到另外一個結論,是當年天安門廣場上面的「死幾千人的屠殺」其實是一派胡言,是當年媒體因為一些天曉得的原因而勾畫出來的恐怖景象。這種對六四事件嚴格分析的人,幾乎當年都上過街去示威表達對政權的不滿,到最後發現「被騙」,就開始對西方和台灣的媒體採取不信任態度,對中國大陸開始很信任支持,很多變成了支持中央的「愛國人士」。他們一般是四五十歲的中產階級。

無論如何,六四在香港人心中留下的心結是香港本土獨有的。 你上北京街頭跟年輕人說六四他們沒有記憶。香港旁邊的澳門對六四的認知和態度和香港完全不一樣,心裡也沒有留下什麼「傷痕」。只有香港人如此。

那我們不禁要問一下,我們在六四問題上的迷失到底是不是自己的問題,是否在特定的環境裡,在一些政治化的社會氛圍裡,我們對這件事情的認知是有所偏差?

除了上述的研究過事情始末不相信有屠殺的人外,香港市民一般的看法是對當年的屠殺堅信不疑。 搞政治的當然不會去否定自己像鸚鵡般說了三十年的話,其他的普通市民根本沒有興趣去聽去研究。

我們認為,不管真相如何,六四是歷史,是歷史就要去研究。不怕真相,只怕找不到真相。真相是越看越清,越辯越明的。

在世界各地的刑法,殺人都是犯罪的。但是殺人的罪行也會分謀殺、誤殺、非法殺人、自衛殺人等。你有意圖的殺人與意外讓人失去生命在程度上差異很大的,後者甚至可以無罪。自衛殺人也可能會有罪,但是如果真的有被襲擊的危險而自衛會是輕很多的罪行,甚至無罪。

那為什麼在自己國家的一個清場行動後什麼研究都不做就聽從媒體的「不在場報導」去喊口號認定這是一場冷血的屠殺? 美國當年的 O.J. Simpson 謀殺審判要斷定二十分鐘的過程就要審理幾個月,寫了幾千頁的報告。相反香港人從沒有質疑六四屠城的說法,從沒有提出疑問,比如當年的傷亡是什麼人?在哪裡發生?真的在天安門嗎?到底一些自己都不在場的學生領袖吾爾開希和柴玲對在廣場上死亡人數的說法(幾千甚至一萬)是否有問題? 當年解放軍在清場時有沒有被民眾衝擊/襲擊 (請記得襲擊國家軍隊在技術上是屬於發動內戰)? 就是有,又有沒有理由構成強烈的武裝鎮壓?所動用的武力又是不是過份,或者是在危險的情況下被逼行動? 如果死傷幾千人,北京的醫院是否可以承受?有沒有證據顯示當晚醫院是「爆棚」。

吾爾開希,攝於1989年6月1日,北京天安門。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1989年6月1日,學生領袖吾爾開希在天安門廣場對集會學生發表講話。相片: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1989年6月4日凌晨5時許,廣場上的數千名學生,集體向廣場的東南角退去,在坦克和裝甲車的縫隙間穿行。相片:網上

六四事件很多人看都不看就說中央屠殺學生,那麼這些政客是不是已經犯了他們常掛在口邊的「程序公義」?對一個國家有強烈的指控,卻粗枝大葉的不由分說的去下結論,不去細看事件的真偽甚至未審先判,是根本不關心,還是別有圖謀?

我們非常鼓勵市民研究六四事件的。  但研究的原則是:不能把傳聞當作事實,假設不能當作真理,片面不能代表全部,憎恨不能代替客觀,猜測不能代替證據,錯誤不能當作故意。

唯有去研究,去討論,香港人才可以跳出六四的陰霾,對中國在1989年的一場風波裡的行為是否有做錯作一個初步判斷。要解開心結,就要細心嚴肅討論。 三十一年了,六四會是越來越清楚,還是越像神話,只有您自己和您的努力才可以決定。只有這樣,我們才可以讓我們的下一代對事情的判斷不再被坊間的傳聞支配,只有這樣,我們才可以為這個三十一年前的大事做個總結,終結。

相關文章

Chinese
English Chi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