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逆之交】中國港區國安法:一個給香港司法界/政界思考的好工具

港區國安法出來不過三兩天,就好像經歷了好久。無他,公布後又發生了一些暴亂,掛了很可能犯國安的旗幟;橫衝直撞的摩托車手高速衝向警察被拉倒逮捕;一個暴徒刺傷警察後飛機起飛前十幾分鐘被告密逮捕。一些過去的行為用現在的國安法來審查會犯上嚴重罪行的人開始雞飛狗跳。讓大家好像在看一齣扣人心弦結果未知的連續劇一樣,很想知道跟著下來的情節…

首先大家一定希望知道國安法到底會不會見效,為什麼出台第一天暴力就恢復?會覺得擔心?放心吧,局勢肯定會平定下來的。 大家要注意的是很多人是故意挑釁,去揮動旗幟啊甚至擺出來看你抓不抓。這些人肯定不是自己出來測試水溫而是有幕後的人策動的喇,因此我們要看法例能否終止幕後的「搞屎棍」用金錢與群眾壓力來煽動暴亂。 事實上你看他們轉軚的轉軚,走頭的走頭,迴避的迴避,已經身處官非中的黎智英鼓其餘勇出來站街打氣,但一小時後歸隱,就知道上面後面這些人已經怕怕。後面怕怕,前面的再勇武也有限了。這個世界傻瓜當然一定會有的。 但社會上,歷史上所有革命,搗亂一定是與利益有關的。短中長都看不到利益在哪裡的話,就是再笨的人最後也不會出來的。

不過先不談這個,而是想談談那些政/學/法棍所說的國安法是破壞人權,破壞基本法,破壞普通法是否有道理。

在說這幾個之前大家要留意,這些三棍所提到的,幾乎全都不是事實法律(substance of the law, substantial law),而是程序法律 (procedural law)。 

簡單來說,事實法律是解釋什麼算是犯罪,顛覆,洩漏國家機密,恐怖活動等;這些他們很少評論,變相的承認了國家為這些國安事情立法以及這些內容的合法性。  

程序法律是怎樣去執行這些法律,他們就聲大大了。

慶幸這些棍頭不離譜到連國安都像2003時把基本法說成是「惡法」之餘,也不能不提到他們怎樣去騙香港人有關法律,特別是普通法的問題,怎樣當你是傻瓜,怎樣拋棄自己法律界人士的責任,凡事不去兩面看找反證,而是一邊倒的抹黑污衊去誤導大眾。

首先他們老是說哎呀,「該煨囉」這個是遺棄/繞過基本法/立法會啊,香港基本法已死喇!  認為基本法已經死亡最後引來暴政,最好的解決方法就是辭職。我擔保這些人不會因為邪惡的國安法已經出來拿BNO去英國做寓公的。那麼的害怕就一早走了。


Protesters set fire to a barricade in an attempt to block a road during a rally against the new national security law in Causeway Bay. [Jerome Favre/EPA]
7月1日,國安法出台第一天暴力就恢復,堵路、縱火、汽油彈、襲警、港獨旗幟繼續湧現港島街頭,大家一定希望知道國安法到底會不會見效,放心吧,局勢肯定會平定下來的。圖為當天示威者在銅鑼灣堵路和縱火。相片:JEROME FAVRE/EPA


「違憲」不合法? 當然是錯的

他們說國安法「違憲」不合法,當然是錯的。 全世界的國安法都是由主權的中央擬定的。地方是沒有權利的(23條是非常例外的)。世界上沒有一個地方是例外。 如果地方可以推翻中央的任何立法與司法,就等於這個地方是獨立的了。 據HK01報梁家傑早前接受《立場》查詢時表示,附則變相規定本港法庭日後必定要接受中央的法律解釋,而無權提出質疑或宣布國安法違憲無效,司法獨立名存實亡。哈! 我敢擔保證他以後不再敢說這種話了。 因為這樣說是技術上鼓吹香港獨立。中央對香港國安的立法權利基本法以及中英聯合聲明沒有寫明,但是普通法裡面有Implied term 這個概念。Implied term 是默示條款,即是沒有說明,但是卻用邏輯和常理判斷的條款。有哪一個法律是每一個細節都寫得鉅細無遺的?沒有。 沒有寫的話就要用常識來判斷。最好是看世界上有沒有例子/例外。 沒有就是中央有權囉! 只是程序的問題。


已經回歸中國,普通法不用跟隨英國!

另外他們又說普通法這樣呀,那樣呀。 那首先要搞清楚什麼是普通法。 普通法不等於只是英國法,美國也是,新加坡也是,印度也是,甚至以色列,烏拉圭都是。 全球41個國家採用,但是內容,做法很多時候是迥異的。 你這個國家找不到適用的例子/案子,其他國家可以找到。 1997年後香港在司法上已經成為自己獨立的地方,而不是完全根據英國的了,這是由於香港已經回歸中國,因此我們的普通法不用跟隨英國。因此你們要放眼全球而不是拘泥於以前英國人教你們的。 


Diplock Court審動亂  沒有陪審團防放犯

舉一個例:(據香港01報導)「大律師公會副主席葉巧琦早前接受傳媒訪問時指,過往在港可判處終身監禁的罪行,例如謀殺、強姦、販毒等,必定有陪審團審理,如國安法可判囚終身卻不設陪審團,是完全違反普通法精神」。 她出生可能比較晚,又可能不太 “好奇” 疏於調查,不知道英國管轄的北愛爾蘭(普通法的)在1973年到2007年「動亂」(The Troubles)期間有一些嚴重的破壞公安的罪行是沒有陪審團,而且只是一個法官在審案和判刑的,史稱 Diplock Court 。香港之所以要實行國安法以及比較特殊的程序,也正是因為和以前北愛的動亂與恐怖有很類似的地方。 不設陪審團的做法可以防止陪審員不依據法律與事實來判斷,而是根據政治取向、族群的分裂、無理的仇恨來去判罪/釋放罪犯。和現今的香港何其類似!!!!!

我們的國安法規定有關的案子由三位法官審判,比Diplock的單獨審判開明吧!姑且列出以下連結讓不知道亦不好奇的巧琦參考。直到今天,在大部份的國家如果法官認為有必要的話,可以取消陪審團的。

https://en.wikipedia.org/wiki/Northern_Ireland_(Emergency_Provisions)_Act_1973

https://en.wikipedia.org/wiki/Justice_and_Security_(Northern_Ireland)_Act_2007

BTW使用普通法的新加坡與南非是所有案件都不用陪審團的。大家最好不要到這兩個比香港恐怖很多的國家去旅行了。


A courtroom's jury box.
去年,英國政府決定北愛爾蘭法庭可以繼續在審案時不設陪審團,原因包括擔心陪審團被恐嚇又或有政治偏見;軍情五處MI5(英國國家安全局) 和北愛爾蘭警察部​​(PSNI)也支持做法。相片:網上


美國的法官都是總統委任的

另外讓這些魔頭覺得很興奮的是法官需要由特首來指定,那司法獨立去了哪裡?

港大法律系首席講師張達明接受《立場》訪問時說:「《國安法》條文賦權特首指定法官審理國安相關案件,條文亦訂定特首在指定法官時,「可徵詢」維護國家安全委員會意見;如法官有危害國家安全言行,會被終止其指定法官資格(第 44 條)」他「認為,指定法官任命極可能牽涉政治審查,「仲邊有司法獨立?」。」張講師可能太專注某些國家的司法了,連美國的聯邦法官都是總統委任的都不知道。 而且不只是最高法院,而是下面底層法院的也是總統委任的。 而且沒有說要聽現在法官的意見。 而且更沒有說委任者一定要本身是法官,甚至是律師也不用的。適合就行。

再舉一個人家的行政至上的例子給你吧。 1960年在美國到今天都聲譽非常好的已故總統約翰甘迺迪贏得總統競選後委任他弟弟(用人唯親?)羅拔甘迺迪為首席檢察官(Attorney General,即是司法部長)。在此之前,根據記錄不但羅拔只在法庭裡工作過很短的時間,而且他到底是不是執業律師也成問題。約翰甘迺迪不但沒有因為此事而蒙羞,而且是美國近代普遍認為最出色的一個總統。


讓這些魔頭覺得很興奮的是法官需要由特首來指定,那司法獨立去了哪裡?他們連美國的聯邦法官都是總統委任的都不知道。 而且不只是最高法院,而是下面底層法院的也是總統委任的。圖片:立場新聞



大家可以閱讀這個網頁裡面的資料:

https://www.robertreeveslaw.com/blog/federal-judge/

有些人說,人家是民選出來的嘛,有民主嘛,所以出來的首長是信得過的。 對不起,如果你這樣說就把政治與法律混在一起了。因為首長選出來是政治,但在選拔法官/律政人員的時候理論上不應該根據自己的政治觀而是按能力的。要不然每次更換政黨就換一批法官好不好? 美國的最高法院法官是終身不換的。

我之前也提過美國甚至也有一些特別法庭,裡面的法官也是特別編排的。這些法庭不但法官要特別委派(很多時是總統委派),而且它們的程序也與一般法庭不一樣的。

不妨看看美國與聯邦法官/特別法庭有關的資料吧:

https://libraryguides.law.marquette.edu/c.php?g=318621&p=2127210


條文很不清楚?狗屁!

跟著他們又一如所料說條文很不清楚,和他們「神聖」的普通法(Common Law) 有抵觸。HK01報導「本身為資深大律師的公民黨主席梁家傑則表示,中央想透過這 66 項條文恫嚇港人,大量條文字眼曖昧不清,充滿人治色彩。」  狗屁! 大陸用的是成文法 (Civil Law, 又稱歐陸法,源於歐洲),與普通法不一樣的是成文法要寫得很清楚,很詳細。 在歷史上,普通法很久以前根本不會寫下來的。 規例都是法官們定的,而不是立法部門定的。

怎麼可能這些資深律師/學者不懂普通法/成文法?還是「假扮」不懂呢? 梁卻一個例子都不提出來。

因為歷史的關係,他們視為最聖潔的普通法其實在條文上是比大陸用的成文法系統簡單的。大陸的成文法的源頭是拿破崙在歐洲各國推行,要所有國家都一板一眼的把法律的所有細節都列出來,稱為法典編纂Codification或者 Napoleonic Code。 英國呢?在二十世紀前的刑事法和民事法絕大部份都是政府沒有寫下來的,都是以前的法官在判刑的時候的記錄。到了二十世紀,國會才模仿歐洲大陸把法官的判詞形成的法律組織起來代替以前的不重編纂的法制。


大陸用的是成文法 (Civil Law, 又稱歐陸法,源於歐洲),與普通法不一樣的是成文法要寫得很清楚,很詳細。 在歷史上,普通法很久以前根本不會寫下來的。 規例都是法官們定的,而不是立法部門定的。相片:網上



其實,這個世界上無論你寫得多詳細一定不能把所有的情況都列出來的,一定會有漏洞的。有漏洞怎辦? 那要看法官怎樣去看事情,做決定咯,普通法與成文法的國家都一樣,法官在法庭都要作出判決。 不一樣的是,普通法的法官在填補法律「漏洞」時的判決會成先例,後人可以跟循,甚至判決會成為必須跟從的法律。 成文法的國家,包括絕大部份的歐洲國家,就可以跟從之前的判決,但自己的判決以及之前的判決不會成為法律而已。要填補法律的漏洞就要麻煩國會去修改填補。

如果說國安法因為「不清楚」因此就不能成為法律,根本就是誣蔑整個普通法的傳統,對之前歷史上所有的法律的爭拗演繹為立法者的疏懶(普通法裡面沒有一個法律是沒有爭拗過的)。 對香港的法官解讀能力的一個很大的諷刺甚至侮辱。


以偏概全  曲解原文  視而不見  

他們其他各點的「批評」(詆毀是一個比較確切的字眼)都大同小異,要嘛就是把部份說成全部(以偏概全),要嘛就是曲解原文,要嘛就是視而不見(國安法開宗明義要跟隨人權法,也訂明駐港國安機構人員執行職務時也要遵守香港法律比如不能配槍,不過香港特區不能管轄人家的調查而已),要嘛就完全不提怎樣去改善。要嘛就是「隔離飯鑊香」,英美在管控嫌疑人的(非常)嚴厲監控和蒐證措施完全不提,你大陸稍微提出一點就是侵犯人權。

總之一句,就是破壞大把,建設毫無。

好了。這幾年這些政/學/法棍的操弄公眾言論的伎倆已經習慣了。 他們不但沒有教導社會人士對法律有更深入了解的意向,更沒有在所有事情上用兩邊考量兩遍蒐證的公平傾向,沒有國際視野向全球包括美國參考的能力,只有逢中必反的嘴炮,這是這些人的羞恥,也是香港的悲哀。 

不過好的一面是,國安終於開始立法了。 你們喜歡好不喜歡好,也要想辦法去適應。 因為這次如果是管不好治安,中央肯定會有第二輪的立法的。

我看你們不如為香港人做一些事情,看怎樣從速的去為國安法裡面提到的23條立法,為國安法裡面的條文作出合理而有效的解釋,而且不要墮進「用言論造成人民對政府憎恨」的法網吧。

先談法律談到這裡。 遲些再談政治。


莫逆
莫逆真名莫遂興。 從小就很不喜歡假貨。因此很討厭那些學棍、政棍、法棍。偏偏又在外國與本地讀了很多法律與政治書籍,有兩個法律學位,所以興趣是與他們研究研究囉。

相關文章:

Chinese
English Chi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