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歷史】七七事變——我的伯父和一些抗戰故事

今天是七七盧溝橋事變83週年紀念,網友 Qnap Bang 大量的介紹我的伯父莫敵(他沒有兒女我是過繼了給他,因此也算父親)。 他是當年國民黨 “桂系” 的將領,抗日英雄,我八歲的時候,他在香港逝世,才53歲。

近年內地有些記者學者去研究他才把這個官階不高的國民黨軍官的事蹟報導出來,原來以一支那麼小的部隊(與桂系主流部隊失散的小部隊)都可以把日本人打得聞風喪膽,可見當年蔣介石的抗日戰略的失敗。

伯父出生於1909年,出身桂林近郊的一個小地主家庭。14歲時他不願讀書,偷偷逃離父母。當時中國貧窮很多人捱餓,軍隊是唯一有食有住的地方,由於伯父自小識字可以明白軍中指示,是軍隊最需要的;於是他便投奔剛成立的國民軍(又稱國民革命軍,是國民黨於1924年創立之軍隊),隨軍北伐,在戰場上勇猛善戰的他由一名小兵最後成為少校副官。日本侵華全面爆發後,他升任桂系48軍團長,大部分時間駐守外省安徽,全身參與抗戰。 

翻看歷史紀錄,不難發現有關伯父有勇有謀率領部隊擊敗日軍的事蹟。根據記載,在民國二十七年(1938年),他升任上校團長,率部隊攻克英山、安慶,誘殲日軍青木大隊於桐城練潭。之後他率兵駐守潛山縣兩年,與日軍作戰23次,損失極少。後該部奉命縮編,莫離職不到10天,潛山、懷寧淪陷於日軍。莫又受命回去作戰,一晝夜收復失地,追殲日軍800多人。在1940年1月2日,他率領部隊襲安慶,殲敵百多人,日軍中尉野村被擊斃。同年3月20日,他再帶領部隊衝入安慶日軍機場,焚汽油800餘桶。9至10月期間,他率領士兵與日軍激戰3日,殲敵100多人,擊落敵機1架。他的英勇戰蹟多不勝數 ,當年的青年都紛紛報名到莫敵所在的部隊參軍。


伯父出生於1909年,14歲時參加剛成立的國民軍。他是當年國民黨 “桂系” 的將領,抗日英雄,我八歲的時候,他在香港逝世,才53歲。相片:網上。


之後他參與國共內戰,最後共軍得勝。1949年桂林解放後,莫敵率部隊退到山區,奉命守住桂林,但上級已經紛紛逃跑退守台灣,由於不想自己部隊的士兵犧牲, 他決定與解放軍進行談判,願意投降,並提出到香港定居的要求。 1949年12月22日,他率領部隊向解放軍投誠。1950年初,共軍按照協定將莫送往香港定居。 1962年,他在港病逝 。

今天在百度搜查,他們這樣介紹伯父:「莫敵的名字在士兵和當地民眾心目中受到極度尊崇,被譽為常勝之將,其部下將篆書書寫的 “天下莫敵” 四個字繡在軍旗上。」


来源:资料图
相中的女子是他的太太,即我的伯母,安徽人。那個時候的軍官的確是所有女孩的英雄,由於愛慕他的英勇,她18歲時便嫁給當時30歲的伯父。相片:網上


伯父還在生的年代我還很小,到大一點的時候他患了肺病,不方便和我見面,因此對他的印象就只有我四五歲時,常到他家住的一兩年間。 他自己沒有兒女,年紀來說他差不多可以做我的祖父。在我的記憶中到他家住是非常溫暖的一段時間,既有父親與祖父的萬般寵愛,又沒有其他的人跟你 “爭風”,被寵壞了的日子。 

最後一次見他是他離世前不久,他很想見我,爸媽帶我到他最後的居所隔了最少十幾英尺的距離見他。 當時知道他身體不好,但由於我年紀太小家人完全沒有告訴我他快離世了。 他見我最後一面的時候的眼神到了今天還烙印在我腦海中。 他彷彿很想問我「知不知到最疼愛你的我病重快見不到你了」,但是欲言又止,怕讓七八歲的我擔心。相信那是一生戎馬英明果斷,每一次在他領導下都能夠保護同袍打勝敵人的他,所做的一個困難決定。

又想起小的時候父母閒聊的時候說起1944年的桂柳大撤退。 當時日本人在太平洋戰爭失利,希望打通與緬甸那邊的聯繫因此在中國西南部發動瘋狂的攻擊,桂林/柳州都受到威脅(最後都被攻破,可是對日本來說是為時已晚),國民黨當局下令桂林人民撤退,讓日本人進來也是收空城一座,同時發動反攻戰,襲敗的日軍最後撤退。史稱桂柳大撤退。

當時的中國大部份的人民連車都沒有坐過甚至見過的,你說會有多狼狽。 會開車和有車開的變成最搶手的貴族,聽說有些有錢人的姨太太為了逃難就答應與一身爛泥的司機結婚。

我聽到一個故事,有人託一個貨車司機把一個女大學生從桂林送到後方並照顧她,當然還有不少報酬。 結果那個司機在一個月內每個晚上都強姦那個女大學生(以當時的社會狀況當然還是處女)。 雖然這人最後伏法槍斃,是他個人的罪過,但是也是戰爭引起的禍害,那些在香港討論日本侵華的利與弊的人根本是腦子裡生了毒瘡。

父母親當時在桂林。他們與桂林大學的學子後來撤退到比當時的窮省廣西還窮不少的貴州,到埗後幾天就下大雨,一夜間水位已經升了幾層樓那麼高。 要知道當時大部份的人是不懂游泳的特別小孩,因此都有溺死。民居的老少都要上了頂樓聽天由命。 我媽親眼看到旁邊的一家人十來個都上了屋頂,手握手的坐在那邊。 但是一個巨浪衝過來,把一些小孩沖走,小孩叫「媽呀」。 母親喊「天呀」。

與日本人侵華有沒有關係? 當然有。戰爭把人力資源都送到軍隊裡面,基礎裝備與救援的人力都沒有,遇到這種大水當然普通人民會受害。

因此香港要接受再教育的人不是學生,而是那些在學校裡,在考評局裡,甚至在教育局的,腦子生蟲的垃圾。

紀念七七事變,它是中國人擊退日本帝國主義,世界法西斯主義浪潮的第一槍。


莫遂興

Chinese
English Chi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