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媒人手記】隨Sam回到記憶裡(一)

昨天早上,有朋友通知我,許冠傑網上Live演唱會《2020許冠傑同舟共濟Online Concert》下午5時開始,但我沒有打算看。我知道他的本意,是要為鬱結的香港人打氣。

下午5:11,我以前報館的上司Whatsapp我,急於通知我他的歌有含意,全部是給「黃絲」聽的。剛巧有朋友之前發了一條Facebook連結給我,我便試著按上去聽。我本想知道,他有什麼信息要說給「黃絲」知道?這個下回分解。但當我聽第一首歌《世事如棋》,眼淚已經湧出來。

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呢?我再聽下去,每首歌的歌詞在我的心內蕩漾,把我的思緒帶到過去,我感到激動。我又不是落魄,又或經歷什麼困難,不需要他的歌鼓勵我, 但為什麼我會那麼激動的呢?他的歌究竟與我有什麼關係呢? 

Sam網上的演唱會很快完了,只唱了大約20首歌。由於我當時的電話接收不好,我只是斷斷續續的聽。回家後,我想重聽整個演唱會,但怎也打不開有關連結,我便隨意尋找他的舊歌聽。

我第一個看到的是他大約40多歲時的演唱會。他當時真的很吸引,我只是十來歲的少女,很喜歡他。 之後,我挑了《這一曲送給你》,歌詞非常鼓勵人,「如果君心裡,常覺有顧慮,前景感到崎嶇,人生有若遊戲,他朝總有轉機…」;跟著是《心裡日記》。


很多朋友哭了  重新發現過去

就這樣,我整個心被吸了進去,眼淚一直流。 今天很多朋友聽他的演唱會都哭了,為何他的歌會有這個力量呢? 

一直播放他的歌,慢慢地,我找到了答案。 這是因為他的歌陪伴我們成長,重聽他的歌,彷彿走進時光隧道,重新發現過去,怎能不感動呢? 

1971年,許冠傑畢業於香港大學,主修中文與心理學。1974年,他推出第一張粵語專輯《鬼馬雙星》,收錄了《鐵塔凌雲》和《雙星情歌》等代表作,令他一炮而紅,更興起了廣東歌的潮流。就這樣,Sam的歌跨過幾代人,成為香港人的集體回憶,擦過每個人的生命。

我對許冠傑的印象,大概開始在9歲。有一天,哥哥打電話通知我到元朗看電影,看許冠傑的《半斤八兩》(1976年,由許冠文、許冠傑、許冠英主演)。我是鄉下妹,從未看過電影,很緊張。穿了媽媽新年買給我的蘋果牌牛仔褲,從大帽山的家,戰戰兢兢地搭巴士到元朗。下了車看不到哥哥,心很害怕,一個人在城市裏怎算? 怎知哥哥很快就與朋友迎面而來 。我看了電影 ,但可能年紀太少,之後我一點印像也沒有。

小時候 ,我們很喜歡到舅父在秀茂坪邨的家,住上幾天,與「霞表姐」及「民表哥」玩。每次都是哥哥帶著我搭巴士攀過大帽山到荃灣,每次我都很害怕我倆會走失路,但最後都能輾轉到達秀茂坪。這就是香港城市人住的地方,其實是一個徙置區。

他們對面家的小孩常常坐在鐵閘內伸手向外取食物。舅父的家沒有房間,一家四口睡在廳中的雙格床。我仍然記得,在他們家外的冷巷裏,每天播著的都是70年代許冠傑的歌,《浪子心聲》,《有酒今朝醉》、《打雀英雄傳》、《學生哥》、《天才與白痴》,他的歌就這樣伴隨香港人捱過來。


1974年的《鬼馬雙星》是Sam推出的第一張粵語專輯,代表歌曲有《雙星情歌》和《鐵塔凌雲》。

《天才白痴往日情》是1975年電影《天才與白痴》的插曲 作曲:許冠傑 填詞:許冠傑、薛志雄


情竇初開  無心向學 

哥哥讀中學的時候,常常帶朋友回家玩。小六及初中的時候,我喜歡上哥哥的朋友,其中一個樣子很帥,他差不多每天都來我家,還記得他迷人的淺笑。

哥哥讀書成績很差,我很擔心他,常常教他英文,順道在他的朋友面前,表現自己。到中三左右,哥哥退學了,跟舅父當電器學徒。 其實我的成績都不太好,中一被派位到元朗洪水橋的柏雨女子中學 ,是一所私立女校。

最初,我很用功讀書,但中三的時候,我開始喜歡「扮靚」,又想「識男仔」,變得無心向學。當時校裙要及膝,每日有“Prefect”守門口檢查,但我常常硬要「穿短裙」上學,經常被帶到校務處見校長受罰。為了不被抓住,我試過衝入校門,跑進課室躲避,但不是每次都成功。有一次,我與Prefect追逐,最後被她們趕上來抓住,差不多全部同學都看到了,那次我真的感到很尷尬! 學校旁邊的「裘錦秋中學」,有幾個男孩常常在巴士站望著我,撩我說話。情竇初開的我心裏很甜,每天經過都希望他們望著我。這就是我的初中年代。

80年代初,經過中三評核試,我升上中四,到屯門讀津校。同時,我們一家搬到上水,住在爸爸當海關的宿舍裏,正式在城市裏居住,可以搭𨋢,我感到很興奮。有一年冬天,我當時15歲。有一次在家樓下,有幾個20歲左右的男孩“撩“我。之後,我就跟他們到附近的恆樂戲院看戲,那時的我真的沒有危機感! 

那間戲院很殘舊,又簡陋。當時是1982年,上映的是新藝城以重資開拍的動作喜劇《最佳拍檔》,許冠傑是男主角KING KONG,票房勁收二千七百萬,轟動全港。當時Sam非常「靚仔」,高挑的女主角古嘉露(叮噹)極漂亮,片段今天仍印在我心中。不知怎的,看電影後,我跟他們說「這是低級笑料!」,這些男孩都呆了,說「新藝城的戲也是低級笑料!?」 其實我說的話只是引人注意而已。 之後幾日,那些男仔在我家樓下等我,打電話叫我下去,我突然又嚇怕了,沒有出現。 


1981年的《印象》作詞:許冠傑/黎彼得 作曲:許冠傑


到新世界中心「溝仔」 開P心跳  

之後,就是80年代。當時,我跟朋友喜歡到剛建成的尖東新世界中心狂街,商場裏面全是名牌子,我根本買不起。其實我們只是站在商場中央位置,引人注意「溝仔」。那段時間,香港流行開 P (party), 我與朋友Set和Martha,每次出動,會先在公共洗手間化妝gel頭,打扮得極「索」,然後到佐敦的P場。裏面很黑,女孩子坐在一排,對面的一排是男孩。每次我的心都不停跳,會不會有人請我跳舞呢? 但每次都有。

80年代中,梅艷芳、譚詠麟、張國榮開始冒起。同時,香港亦迷上日本風,儘管不懂日語,但我們最愛中森明菜和近藤真彥,聽日本歌,看日本電影。許冠傑很有潮流觸角,1985年他作曲填詞的一首歌《日本娃娃》描述一個窮小子追女仔的故事,裡面融入大量日本文化,「尋晚響東急,碰正個日本娃娃,對眼特別大,仲有尖尖嘅下巴, 有似中森明菜唔係講假」,歌曲流行一時,贏了不少頒獎禮。


1985年的《日本娃娃》 作曲/填詞:許冠傑


失戀買醉   決定分手 

中五畢業後,由於會考成績很差,我未能繼續讀書。 我有一年不去工作,跟著朋友Do Do,我開始了去酒廊喝酒猜枚的生活。我認識了一位黑道大哥,和他一起感到「很威」,很喜歡他,後來失戀了,常常喝醉,在街上亂狂,希望碰上他。

1985年是許冠傑的高峰。當年,他與王祖賢主演《打工皇帝》,裡面收錄了插曲,Sam的《心裡日記》,是我很愛的情歌。那年,失戀後的我,認識了一個男孩。他的朋友喜歡飛車,我常坐他們的車飛馳清水灣道。

與他們去看《打工皇帝》就是在這段日子,不知為何,對這電影的記憶特別深刻,還記得那一晚在什麼電影院看戲,和劇中的一些情節。 用計數機一算,原來已經是35年前的事,我真的不敢相信,為何就像昨日一樣?  那個男朋友很喜歡我,但我一直不喜歡他,最後我選擇分手了。 

之後還有很多事發生了,我不想在這裏說。 這些都是少年輕狂做過的傻事,當中犯下很多錯。 


1985年的電影《打工皇帝》插曲《心裡日記》 曲:許冠傑 詞:林振強


謝謝Sam  伴我走過青蔥歲月 

那段日子,是許冠傑的黃金年代,亦是我一生最難忘的日子,而他的歌曲就這樣伴我一起走過青蔥歲月。 

Sam還有很多情歌是我非常喜歡的 ,包括1974年的《雙星情歌》 、1975年的《天才白痴往日情》、1976年的《知音夢裡尋》、1981年的《印象》和 1982年的《難忘你》。

人生好像一部停不了的汽車,在公路上奔馳,少有空間回憶過去,回看我們人生的高處低處,落寞與歡笑。 

我感謝Sam的歌曲在我的人生中紀錄了一點回憶,足以回味一生。


Sherry Lee

自少非常有膽色,小學時,被同學冠以「敢死隊」之稱。長大後當上《南華早報》記者,本色不變,憑着勇氣獲獎無數,現專職為公義發聲,不平則鳴。

Chinese
English Chi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