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毛澤東建黨及建國 3(唯楚有材,於斯為盛)


惟楚有材,於斯為盛”這對對聯如果被放在別的地方,肯定會被人覺得大言不慚,唯有掛在湖南長沙的湖南大學嶽麓書院門外,才能給人一種氣勢磅礴,確實如此的感覺。

自晚清以來,湖南人在中國的軍政界中舉足輕重,影響國運深遠,所以有“一群湖南人,半部近代史”的說法。在軍事上,曾國藩、其弟曾國荃、左宗棠等為晚清守住了殘局多年;沒有曾國藩兄弟的苦戰,太平天國洪秀全老早取清代之,不是左宗棠拼了老命,新疆現在不會仍屬於我們中國。在政治上,晚清中興四大名臣中除李鴻章是安徽人之外,其餘三位曾國藩、左宗棠、胡林翼皆是湘漢子。此外,在近代戊戌變法、辛亥革命,湖南譚嗣同、黃興、宋教仁等著名維新派與革命派人物也都扮演了關鍵的領袖角色。


源自明代王夫之  湖南人軍政界舉足輕重 

在中國共產黨的開國歷史,中央五大書記裡的毛澤東、劉少奇、任弼時是湖南人,十大開國元帥中的彭德懷、賀龍、羅榮桓是湖南人,大將中則更誇張,十之有六人出自湖南,至於在中將、少將當中,湖南人佔的比例之高,使人嘖嘖稱奇。在橫跨晚清、清末、北洋民國、新中國的百多年時間裡,經國濟世的軍政人才密集地出自一省不是機緣巧合,而是源自明末清初與顧炎武、黃宗羲並稱“明清三大思想家”的湖南衡陽“船山先生”王夫之。

王夫之主張“知而不行,猶無知也”,反對空談,力倡治學當為國計民生的務實精神。他深究天下利弊,尋找經世致用、解決問題的學說深刻地影響了一代又一代的湖南人,風氣至今猶強。反看香港,情況完全相反,官員及所謂社會精英不幸繼承了英國文化中的“說無敵做無力”糟粕,沉醉於走程式,喜歡在抽象的民主自由口號中務虛,與實際情況完全脫節,無視結果。回歸23年後,各種惡果終於在港獨黑暴危機中全面顯現,而在這次新冠狀病毒肺炎疫情中達到極致,使香港成為一部經典的反面教材。


中央五大書記中,毛澤東(左1)、劉少奇(左3)、任弼時(右1)是湖南人。圖片:網上


自知“井底蛙”後勤奮學習  遇上老師改變一生

1910年,17歲的農家小子毛澤東離開家鄉湘潭,入讀長沙的湘鄉駐省中學,踏進了現實世界。一到長沙,毛澤東立即向好友借錢,買下了報攤上所有的報紙閱讀,恨不得一下子把裏面的所有新聞塞進自己的腦袋裏。他很快就發現,自己原來是一隻“井底蛙”,對自己國家的狀況乃至世界事情基本上一無所知。從此以後,他竭盡所能地吸收知識及資訊,養成了一生對書本及報章愛不釋手的習慣。由此可見,毛澤東學識淵博,善謀能斷的能力並非出於天賦,實在是長時期勤奮學習所致。反觀香港,教育局在學校硬推通識科,說是培養學生分析能力,但很多老師本身的歷史時事知識都異常膚淺錯漏,如何格物致知?怎能不出大亂子?

1911年,新思維在包括湖南在內的全國範圍內湧動,毛澤東也覺得自己應該以實際行動支持孫中山的革命,遂進了湖南新軍當列兵。半年後,清皇朝被推翻,毛澤東就天真地認為革命已經畢全功,自己也應該回到學校,追求知識。不久,他考入了「長沙第一師範學校」,讀書儲能,希望將來能做一個有用的人。在這裡,毛澤東遇上了改變他的思維與人生軌跡的老師楊昌濟(後來成為他岳父,楊開慧的父親)。


毛澤東考入了「長沙第一師範學校」,遇上了改變他的思維與人生軌跡的老師楊昌濟,救國思想開始形成。圖為1919年5月,學校的湘潭學友會合影,二排左三為毛澤東。圖片:網上


眾新聞- 從一則政治笑話談起
1919年7月,毛澤東創辦其起家的第一份報纸《湘江評論》,在當時的影響力不少,尤其是對湖南讀書人。圖片:網上


中國一盤散沙  毛澤東尋求救國  

楊昌濟的學問思維深受王夫之影響,提倡修齊治平,並以格物致知的途徑,追求經國濟世之學。在授課時,楊昌濟指出,當時中國雖然成功推翻了帝制,但國人依然是一盤散沙,列強在中國進行瘋狂掠奪的情況沒變,全國依然陷在水深火熱之中,乃處於三千年未有之大變局,亟待英雄出現,帶領國家走出這個絕境。這些說話無一不在重塑毛澤東的思維,更激蕩著其經國濟世的情懷。在老師的介紹下,毛澤東開始參加“船山學社”的講座及活動,尋求救國的方法。可以說,船山學說裡的樸素唯物主義和民族意識伴隨著毛澤東思想形成的整個過程。建國後,貴為國家元首的毛澤東曾於1950及1956年兩次為“船山學社”題詞。

毛澤東是一位超級書迷,無論是我國的經史子集或外國的翻譯書本,一到手裡必定通宵達旦看完方休。因為生活貧困,他最喜歡到長沙的書社打書釘,看免費書,每每受人白眼,但他從不介意,只專注書本內容。楊昌濟憐惜人才,見毛澤東經濟拮据,不時以金錢接濟,著他置換殘破的衣服鞋襪,但他每一次都是把錢花在買書上,把破爛衣服縫補後再穿如儀,老師也沒他辦法。

毛澤東雖去世多年,但直到今天,毛澤東思想仍然是中國共產黨的立國、治國之本,這就是為什麼在改革開放時,鄧小平提出的“一個中心,兩個基本點”就包含必須堅持毛澤東思想。弄清楚毛澤東的成長歷史與淵源,我們才能夠瞭解他的性格、思路及價值觀,方可以對他一手參與創立及塑造的中國共產黨有著比較準確的認識,也就會對中央現在所做的一切有所理解。不然的話,就如毛澤東常說一樣,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遺憾的是,鸚鵡學舌,人云亦云是當今香港社會的通病。

(未完待續)



曾財安
退休總警司,專研中國歷史及孫子兵法,擅長以「諸子百家」之兵家以及縱橫家鼻祖鬼谷子學說,分析香港時局及國際大勢,借古鑑今,為香港及世界拆局。

Chinese
English Chi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