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局】伊朗上空的戰雲

本月3日,美國用無人機擊殺了伊朗的第2號人物蘇萊馬尼(Qassem Soleimani),此事事關重大,在軍事上意味着被現代科技控制的無人機可隱蔽地潛入敵境,靠人面識別功能精準刺殺目標人物。美國顯然掌握此技術,但中國的無人機技術及人面識別技術一樣精湛,將來是否雙方都會多用此武器?

美國從中東脫身難度增

但更重要的問題倒是搞清楚特朗普及美國的鷹派究竟意欲何為?不少評論指出,美國此舉自相矛盾。特朗普上台後,對軍事開支龐大頗為不滿,隨着美國能源已能自給自足,中東對美國的戰略重要性已不如前,所以美國已把注意力轉到中國,認為她才是主要對手,全球衝突的潛在熱點,變成是東海、南海及油輪必經之路馬六甲海峽,美國正試圖從中東脫身出來,她過去在那裏挑起的人民及不同國家之間的爭鬥,美國可以少加理會,把戰綫集中在對付中國之上。若然如此,在中東再挑起火頭,而不是靜靜地和平地加強保護自己的利益,於理不合。在撤退中突然要出回馬槍殺敵首領,必招致報復,美國在中東自拔的難度,顯然大增。

美國如此作為的一個簡單解釋,是特朗普為人愚蠢,被鷹派觀點說服,而且知道蘇萊馬尼是軍事天才,所以也是美國的心腹大患,就算天下人痛罵美國,使其外交資源大為損耗,特朗普也在所不惜。此類解釋,也許有正確成分,但卻可使我們忽視另一些可能性,從而對新生風險缺乏防範意識。

如果美國視中國為頭號對手,那麼綱舉目張,美國的動作便應以其對中國的策略來解釋。伊朗是產油大國,西攬運油戰略要地霍爾木茲海峽,東接與中國友好的巴基斯坦。中國在這地區有重要戰略利益,石油仍是她發展所需的血液,這區域亦是「一帶一路」市場的各國交集之地,實不容有失。

石油過去從中東及非洲靠油輪經過馬六甲海峽運到中國,正是山長水遠,而且馬六甲海峽容易被封鎖,南海亦有美艦騷擾,不見得安全。正因有此風險,中國也與巴基斯坦合作,打算建造「中巴經濟走廊」,2015年4月20日已正式啟動建設一系列的樣辦工程基建項目,其中包括從巴基斯坦南邊的瓜達爾港至北邊中國新疆境內的喀什,建設公路、鐵路、油氣通道、光纜通道的經濟大動脈,尤為矚目。全面建成後,中國輸送石油入境便可多了個只有3,000公里的管道,中國商品亦可較迅速運至中東及非洲海岸。中巴走廊正是「一帶一路」的旗艦項目。

中國巴基斯坦共建走廊

倘若美國只是為刺殺蘇萊馬尼而沒有後着,中巴通道的建設與運作不見得會受到美國的騷擾而有所改變;但假如美國有更大野心,並願意付出軍事代價像佔領伊拉克般去佔領伊朗,那則另當別論。如果伊朗是美國的勢力範圍,鄰近的中巴通道並不見得安全。

美國不見得有此實力,她搞得不好的話,可以兩邊不到岸,一方面在中東繼續泥足深陷,但又佔領不了伊朗,阻止不了中巴通道成為中國的大動脈;在東海南海方面,也因分身不暇,無力拖慢中國統一過程,石油亦源源不絕地運往中國。如果美國成功,先控制了伊朗,截斷中巴通道,沒有了後顧之憂,兵力都集中在東海南海,那麼中國會有麻煩,所以中國不應坐視美國對伊朗的攻擊。最近伊拉克投票通過要美軍全數撤離,正是一個訊號,顯出美國已心勞力竭,沒有足夠實力支持她達到戰略目標。

中東有事,對香港可能是好事,因為美國更無多餘資源在港發動攻勢,有助香港早日回復平靜。

雷鼎鳴

科技大學經濟系前系主任,此文章轉載自晴報 財經/地產 專欄

Chinese
English Chi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