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媒】攻擊TVB之藍黃打鬥已現形


今天(19日)是電視廣播有限公司成立53年台慶。簡稱無線或TVB的無線電視,是在1967年11月19日成立,是香港目前最大的商營電視台。TVB在本地電子傳媒中一直佔據領先地位,收視率最高峰達到80點,好景時一般超過40點, 近年黃金時間收視率平均仍能保持25到30點,具備競爭力,是廣告商的主要選擇之一。 

但是近年無線電視長期排名第一的地位卻被黃營政黨攻擊為一台獨大, 隨之而來是一連串有系統、有組織的攻擊,彷彿已進入低強度戰爭。 曾幾何時,黃營政客為了強廹香港特區政府開放免費電視市場,公開及有組織地批評亞洲電視節目重播,又批評無線電視一台獨大。


傳媒乃兵家必爭之地  TVB四面受敵

當日亞視被泛民如排山倒海般的狙擊情景猶歷歷在目,想不到今天滅聲計劃又再度展開,而受狙擊的傳媒正是TVB。自去年6月反修例運動爆發後,黃陣營狙擊無線電視已由低強度戰爭變得明顯及密集,近月藍營亦加入戰團,令TVB四面受敵。

TVB面對四方八面的攻擊,內憂外患,無綫電視已多次報警求助,更與同被網民涉刑恐記者和狙擊廣告商的東方日報一起於4月30日發表聯合聲明,指有黑暴恐嚇廣告客戶,要求政府嚴正執法。由於你在光我在黑, 要追尋這些在網絡用化名的打手, 可能需要警方大量人手去調查,很難杜絕攻擊。 

無線電視不是一直都被批親中嗎?為何藍營有人會攻擊它?其實背後原因很簡單,從來,傳媒乃兵家必爭之地,1941-1945年香港的日佔時期,香港電台也被日軍控制,所以當黃藍營不顧一切針對無線電視,所謂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面對四方八面的攻擊,無綫電視已多次報警求助,更與同被網民標籤及攻擊的東方日報一起於4月30日發表聯合聲明,要求政府嚴正執法。相片:東網


黃營標籤為CCTVB  恐嚇商戶阻採訪 

回歸後第一任特首上任,社會漸趨政治化,任何支持中國的媒體開始受到攻擊,被視為“紅媒之一”的無線電視首當其衝。早幾年針對無線電視只屬零星個案,包括間中有“市民”到無線電視門前撒溪錢、 發動在無線台慶日宣傳“萬千熄燈賀台慶”。這個冇組織之中又有組織的運動目的是要影響無線電視的收視率。

過去十年網絡欺凌越趨明顯,利用攻擊無線電視作為培訓年青人的不滿情緒,循序漸進增加他們對TVB官媒的仇恨,誰是牽頭人我們不知情,不過一點肯定的是只要蘋果日報做宣傳,其他泛民網台都會互相配合,做到一個大型洗腦,宣傳“仇恨或反華”的效果。

早期對TVB的欺凌比較鬆散,最近這兩三年變本加厲。

自2014年佔中運動開始,黃營已經將TVB描述為CCTVB(指中央電視台)和黨媒,這帶有戰略性的標籤手段,目的是要將思想簡單的市民“洗腦”,經過好幾年密集式的灌輸TVB即是CCTVB,令市民潛移默化地認同TVB不好, 每當社會產生不滿情緒,怪責別人,就將矛頭指向特區政府或傳媒。亞視被除牌之前首當其衝,之後,無線電視成為代罪羔羊。

2016年,首先是毛孟靜立法局議員對無線電視於黃金時段播放普通話新聞及使用簡體字字幕興師問罪、新民主同盟范國威更發動一人一信行動向通訊事務管理局投訴,通訊局一日內收到逾萬宗投訴。


2016年,毛孟靜立法局議員等反對派對無線電視於黃金時段,播放普通話新聞及使用簡體字字幕興師問罪。相片:網上



2019年行動升級,黃營推動反政府暴亂,借勢集中火力供打TVB,由如八國聯軍,控制輿論。有黃民擺明車馬開面書專頁杯葛TVB,甚至開專頁召集網民向TVB廣告商窮追猛打,恐嚇商戶停止在無綫投放廣告;在面書及手機不停有網民定期出貼指責TVB;更在網上煽動他人阻撓無綫新聞採訪工作,損毀攝影器材,破壞無綫活動及滋擾藝人等。又有人利用新聞工作者在院校任教,向新聞系學生洗腦將傳媒以黃藍分類,遂步將TVB標籤。

同時,黃營亦不斷用放大鏡找出TVB的錯處之後聯署施壓,組織大量投訴信向通訊管理局投訴 。不约而同,香港中文大學傳播與民意調查中心公布2016年的民調,把無綫電視的公信力評分為5.88,在電子傳媒中排名最後。2019年11月,香港當前發生大規模反中亂港示威的敏感時刻,中大又公布無綫電視公信力評分再創新低,只有 4.45。這些民調的年份,配合得天衣無縫 。


2013年11月19日TVB,快必譚得志等反對派號召網民到TVB門前參與「萬千熄機賀台慶」,逾200名巿民響應,傍晚到無綫將軍澳電視城外踩場,高叫口號,聲稱是向電視霸權「say no」。


去年,攻擊TVB的標語在大埔連儂牆出現,警告商戶不要在TVB放廣告,否則杯葛其產品。相片:網上 


藍營標籤TVB黃營電台  不停出貼指控TVB  

近月,藍營看準時勢,就利用這段時間向TVB落井下石,出的貼排山倒海,似乎是要延續黃營的“持久戰”。因為警方要調查大量網民對無線電視及廣告商勒索的工序需時,黄藍共同進退向公眾落毒,令無線電視股價創新低,一旦投資者失去信心,後果不堪設想,這種天衣無縫的吻合,如果說沒有軍師在幕後指揮,沒有黄藍雙方的合作,難以說服任何人!

繼黃絲成功將TVB描述為CCTVB,藍民狙擊無線電視已變本加厲,指控TVB支持黃絲,呼籲市民罷看。但藍營很多指控卻令人摸不著頭腦,例如說其新聞總監為“港獨大黃屍”,可是黃營一直指控TVB報道親阿爺,又何以會搞港獨? 藍營也將無線一兩集電視劇內容描述為撐黃,甚至標籤TVB為黃營電台,把市民洗腦。經過好幾個月密集式的灌輸TVB即是黃絲,竟然又有人信,更隨大隊一起攻擊TVB。



藍營將無線一兩集電視劇內容描述為撐黃,甚至標籤TVB為黃營電台。相片:網上



藍營的文宣手法一直不能和黃營相提並論,攻打TVB未算成功,藍營也模仿黃營一樣組織八國聯軍來對付TVB,又以某些KOL牽頭攻擊,只是藍營KOL的內容牽強,又用一些備受爭議穿梭於黃藍陣營的“網民”在面書發貼,效果不太理想。無論如何,藍絲已成功在面書及手機密集式出貼指控TVB,再組織投訴信向通訊管理局投訴,並產生了輿論, 一旦通訊管理局的投訴成立, 無線電視的股價一定會再插水,藍絲的手段, 似乎有高人在背後指點。藍絲追擊無線電視的手段接近黃絲,TVB不得不提防。 

無線電視根據其 2019 年報,在香港及海外共僱用 3,785 名員工。一部分TVB的新聞從業員都是由本地大學訓練出來的,如果說無線不持平,為何不見黃絲藍絲到各大院校抗議“教錯書”或投訴教育局局長楊潤雄?心照不宣吧!


藍民指控TVB播放的節目支持黃絲,洗腦市民,呼籲市民杯葛罷看。相片:臉書


藍絲已成功在面書及手機密集式出貼指控TVB,再組織投訴信向通訊管理局投訴,產生輿論。相片:臉書



陪伴香港人成長 加深中國人身份認同 

無線電視已經53歲了,陪伴了香港人成長。無線成立當年,香港發生了67暴動或反英抗暴事件,社會矛盾日深。無綫在1969年開始了彩色電視製作,包括播放彩色的《香港節》節目。 《香港節》活動成功令市民增加對香港的歸屬感,減少因為對社會的不滿而加以破壞。二次大戰結束之後香港的不安定和繁榮就由 《香港節》之後逐步建立起來。

其實,1967年無線電視成立之前,香港仍然未實施強制教育,香港是1971年才實行6年強迫及免費的小學教育,到1978年擴展至9年。即是說1967年無線電視成立之前,香港有很多文盲及未受教育人士,無線電視的古裝劇及具備歷史背景的電視劇, 讓在殖民地成長又錯失讀書的香港人,重新認識中國歷史文化。獨立的古裝電視劇雖然並非有連貫性,但透過不同劇集及經典電視劇歌曲,讓觀眾對中國過去的歷史有一個輪廓,加深中國人身份的認同。港英殖民地政府有意無意在香港殖民地淡化中國歷史的背景下,無線電視功不可沒。在整個六、七十年代,學界鼓吹「中文運動」,無線電視中文台的誕生,天衣無縫,間接推動了中文運動合法化,我們應該對TVB心存感激。

無線電視為了保持收視率的第一位會不惜犧牲一切包括調動節目及法律訴訟。1980年無線原定播80集長劇《輪流傳》,卻因收視率不敵麗的電視的《大地恩情》,至第22集劇後腰斬。亞視於1987年5月宣佈從第三方(體運傳訊)奪得漢城奧運會香港獨家轉播權,為此,無綫入稟英國法院,以公眾利益為由投訴亞視壟斷,最後亞視被英國樞密院判敗訴。無線電視的領先地位,得來不容易。


早於1961年,港府考慮引入無綫電視廣播,之後電視廣播有限公司(TVB)取得經營權,在1967年正式啟播。由於TVB是用無綫廣播方式,因此得名 「無綫」。


TVB首個電視劇《太平山下》,亦在1967年11月19日開台當晚播出,TVB經歷了風風雨雨53年,拍攝的劇集不下千餘部。相片:網上

一九七○年的《清宮怨》,珍妃是慧茵,瑾妃是朱承彩,皇后是湘漪,光緒是陳振華,李蓮英是梁天,慈禧太后是黃慧芬。五年後,五集的「電視劇場」變身豪華大製作《清宮殘夢》,太后和小李子人選不變,但皇后是蘇杏璇,瑾妃是程可為,光緒是張之珏,珍妃是汪明荃。同樣由鍾景輝編導。
TVB於1970年推出由鍾景輝編導的《清宮怨》,珍妃是由慧茵飾演,瑾妃是朱承彩,皇后是湘漪,光緒是陳振華,李蓮英是梁天,慈禧太后是黃慧芬。此等古裝劇讓觀眾對中國過去的歷史有一個輪廓,加深中國人身份的認同。相片:網上


城市圖書館|香港人不想當中國人?一部周潤發主演的經典影集透露身份認同
TVB很多電視劇陪伴香港人成長,包括1979年由周潤發和鄭裕玲主演的時裝長篇電視劇 《網中人》。



向亞視雪中送炭  港人卻忘了歡樂今宵   

可是這個“電視強人”亦有人性的一面。2015年,亞視因欠薪及欠交免費電視牌照費,面臨財困及釘牌,無線電視決定向亞洲電視購買一些節目的版權,讓亞洲電視在限期前繳交牌照費用。TVB與亞視一直競爭激烈,可是在亞視危機關頭時卻雪中送炭,在冷酷無情的商業世界裏,實屬罕見。畢竟,電視工作人員都是人,無線在亞視最後關頭展露了“人情味”。

TVB成立已經超過半世紀,已故創辦人邵逸夫爵士為我們留下了美好的集體回憶。邵逸夫獎由邵爵士於2002年11月15日創立,以表彰世界上在數學、醫學及天文學三方面取得「對人類生活產生深遠影響」成果的科學家,被稱之為「東方諾貝爾獎」,對國際社會影響深遠。TVB是有生命的,如果我們當TVB是一個長者,這位已經操勞53年的老人,是時候準備安享晚年,食養老金,玩雀嘆茶,我們應該問候一下。但是我們沒有,反而集體忘記了歡樂,忘記了歡樂今宵,忘記了放工食飯睇電視的歡樂時刻,眼前只看到“仇恨”二字,記憶只有“報復”二字。 其實歡樂就在今宵。

不滿意特區政府的派系,希望TVB同聲同氣,否則行私刑、勒索然後撕票,那麼你們和二次大戰的軍國主義有什麼區別? 

這幾年來TVB面對有系統的攻擊,一開始來自黃營,哪怕你是大台,我就是要到你的門口燒溪錢,在面書開討論區長期攻擊,向TVB廣告商施壓,這種纏繞式的勒索,你在光我在暗,你是花瓶我是缸瓦,都要不得!



香港的辉煌百年,你知道吗? - 知乎
TVB今年53歲,已故創辦人邵逸夫爵士為我們留下了美好的集體回憶。圖為他與其一手栽培的香港巨星。圖片:網上




港式文化大革命  逆我者死 

為何會出現這種情況?皆因港式文化大革命瘋狂地將政治議題帶到社會、學校、及傳媒。順我者生,逆我者死,這種心狠手辣接近瘋狂病變的手段和風氣比Covid 19更恐怖。同時,有政客加入聲討TVB,證明自己有魅力及影響力,這些網红也包括藍營,罔顧香港疫情,不顧一切追求點擊率的成功感,令社會撕裂無法修補,雪上加霜,對社會造成二次傷害,令人失望。

從來,勒索並非明刀明槍,是暗箭傷人,有如黑社會的爛仔方式,如果遍地開花,以後會很多人會模仿,香港將會集體被撕票,邁向不歸之路。香港不能夠讓這種“盲目攻擊異己”的風氣繼續, 否則社會一齊沉淪!

大眾傳媒本身就是兼資訊、時事、新聞、娛樂於一身,不應被政治化。為了政見向傳媒勒索斯票,意圖控制傳媒,實在太不應。傳媒好與壞,在乎你我他。 香港已經內傷,要讓我們繼續擁有翡翠及明珠,珍惜美酒佳餚,感恩有免費午餐。

2019年TVB台慶已經斬腳趾避沙蟲,預先拍好片在台慶日播放。2020年的台慶節目將於今晚播出,大家拭目以待。

翡翠明珠相輝映,藍黄別再行私刑。祝賀無線電視,更上一層樓。 歡樂今宵。


言必信
一名曾經在廣告界及電影界任職的高層,熟悉電子傳媒運作,眼見傳媒被攻擊的事態日趨嚴重,決意發聲。

Chinese
English Chi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