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毛澤東建黨及建國 4(丈夫要為天下奇)


祖籍湖南衡陽,明清時期偉大的思想家「船山先生」王夫之的學說主張“知而不行,猶無知也”,反對空談,力倡治學當為國事民生計。他這種注重實際效果,立足經國濟世之道的思想影響毛澤東一生的行事風格。

在退出湘軍之後,考入長沙湖南省立第一師範學校(一師)之前,時年18歲的毛澤東曾先後修讀過警員學堂、肥皂製造學校、法政學堂,不過都因不滿意裡面所傳授的知識有限而離校,最後以第一名的成績考入「湖南全省高等中學校」。在這間學校裡,毛澤東留下了一篇使他的國文老師也為之動容的文章《商鞅徙木立信論》。文中,毛澤東以「商鞅徙木立信」一事評論秦國時百姓的愚昧,執政者之煞費苦心,從而慨歎中國數千年來民智不開,導致國家蹈於淪亡之慘。文章全文不過六百字,但老師的批語卻有一百五十字,盛讚毛澤東是“偉大之器,再加功候,吾不知其所至”。


毛澤東19歲時所寫的小楷作文《商鞅徙木立信論》
毛澤東19歲時所寫的作文《商鞅徙木立信論》,獲得國文老師柳潛盛讚其目光如炬,是有功於社會的文字,反映少年毛澤東的天賦才智。圖片:網上


不滿中學課程狹隘   退學每天到圖書館自學 

但是,毛澤東對這所學校裡的狹隘課程卻很失望,半年後便自動退學,改為每天步行半小時到省立圖書館自學。在之後的半年時間裡,這個農家小子讀了大量的中外書籍,特別是嚴複翻譯的如英國經濟學家亞當.斯密(Adam Smith)的《國富論》及湯瑪斯·亨利·赫胥黎(Thomas Henry Huxley)的《天演論》、法國首位公開批評封建統治的思想家孟德斯鳩(Montesquieu)的《法意》等等,相等於為自己安排了一次西方近代思想文化的啟蒙教育。在圖書館進出時,他看到館內掛出來的世界大地圖,方才知道中國原來只是世界的一小部份,湖南省則更小。

1913年,毛澤東考進了一師就讀,在許多老師之中,影響毛澤東最大的莫過於教授倫理科的「板倉先生」楊昌濟。楊昌濟自幼飽受中華傳統文化的薰陶,後留學日、英、德、瑞士等國十多年,就算放在今天也是一名不可多得的學貫中西人才,更何況是一百年前的中國。不過,他學成回國後屢屢辭謝軍閥的禮聘為官,堅持在家鄉培養以後能拯救國家的年輕一代,心胸廣闊、眼光遠大之處能不讓醉心鑽營高官厚祿,在肺炎疫情中推搪塞責的香港官痞政棍無地自容?

在眾多學生之中,楊昌濟最欣賞的是毛澤東與其好同學蔡和森,曾說:“二子海內人才,前程遠大,君不言救國則已,救國必先重二子。” 蔡和森也是中國共產黨早期的重要領導人之一,於1931年來港發展工作,一次參與香港海員的集會時被國民黨特務誘捕,並在港英政府的默許下被押到廣州,最後被殺害,時年僅36歲。


楊昌濟(左)是毛澤東(右)在一師求學時的老師,祖上幾代都是讀書人,自幼飽受中華傳統文化的薰陶,後留學日、英等國(先後進入蘇格蘭的阿伯丁大學哲學系、愛丁堡文科系學習),又前往德國和瑞士考察,隨後回到闊別了10多年的祖國,堅持在家鄉培養以後能拯救國家的年輕一代,是對毛澤東影響最大的老師。圖片:網上


師範頂尖學者塑造英才   影響毛澤東深遠 

一師不但不是豪門子弟心儀的所謂貴族學校,而是專門招收困苦但有潛質的窮學生,學費分文不收,更會每月向學生派發生活津貼,經費來自省政府及有心人士的捐獻。學校校長孔昭綬以及一眾老師如楊昌濟、徐特立、黎錦熙、方維夏等人盡皆湖南省教育界的頂尖學者,難得的是都抱有以教育塑造英才報國的崇高理想的人,從學校的校歌歌詞就可以完全看到他們辦學的宗旨:“衡山西,嶽麓東,城南講學峙其中。人可鑄,金可熔,麗澤紹高風。多材自昔誇熊封。男兒努力,蔚為萬夫雄。”

一師的校規裡有「國民教育趨重實際」這麼一條,影響所及,毛澤東在其聽課的筆記裡寫下了“實意做事,真心求學”、“閉門求學,其學無用”、“事關民生國命者,必窮源溯本,討論其所以然。…考其山川風俗,疾苦利病…”等字句。這些雖然已是發生在百多年前的事情,但與之相比,今天香港很多教師與教育官員猶如教棍教痞;對真實學問不屑一顧,專門聚焦在不設實際的事情上,完全不瞭解世道,至今沉淪於在西方已被證明是毒藥的民粹主義,現今社會風氣糜爛如斯,豈是偶然。不過,毛澤東可不是在文字上發發牢騷,指指點點便算。


湖南省立第一師範學校內的第八班教室是毛澤東上課的班房,圖為他上課時的座位。現址已經成為紀念館。圖片:網上


身無分文遊學   組織自願軍驅離北洋軍 

1917年暑假,毛澤東約同另一好同學蕭子升外出“遊學”,實則是身無分文,只帶同文房四寶,沿途寫字作詩送給當地的土財主換取幾個錢糊口,形同乞丐。在一個多月的時間裡,兩人以這種形式遊歷了長沙附近的五個縣共900多華里(相等於450公里),途中結交了農民、船工、財主、縣長、老翰林、寺廟方丈各色人等,後來同學都說他們是“身無分文,心憂天下”。在校期間,毛澤東還多次進行過這樣的“遊學”。可以想像,毛澤東在十多年後領導中共中央隊伍長征,指揮紅軍無後方支援作戰時,必有想起過當年這些遊學時光,當中的經驗必定大派用場。

毛澤東常對人說,丈夫要為天下奇,即讀奇書,交奇友,創奇事,做個奇男子。在1917年「護法戰爭」期間,毛澤東果然有機會做個奇學生。11月,北洋軍從湖南沿鐵路向北潰退,一師位於長沙南郊粵漢鐵路,是潰兵必經之地,市民很是驚慌,學校當局也準備把學生撤退到城東暫避。當時是學友會總務的毛澤東提出組織正在受軍訓的學生擔任自願軍,負責守衛學校,一些零散的潰兵途徑,看到學生自願軍防守有序,都不敢闖入騷擾。

幾天後,另有一支三千多人的潰軍來到,因為不知長沙守軍的虛實,在學校以南的山谷徘徊,窺探待機。此時,長沙守軍基本上全部在南面前線打仗,城中根本沒有像樣的守備兵力。在此危急之際,毛澤東把學生自願軍分成三隊,拿著木槍在山上遠處布下疑兵,虛張聲勢。他同時聯絡附近的警察分所派警員在附近鳴槍呐喊,再由學生自願軍大放鞭炮,造成人多勢眾的假像。本來就張惶失措的潰兵見此不敢抵抗,毛澤東順勢派人上前交涉,把他們全部繳械後驅離,長沙因此免去一場兵災。這是毛澤東第一次展露他在軍事上運籌帷幄的能力。

在一師畢業後,毛澤東到了北京,在恩師楊昌濟的幫助下當上了北京大學圖書館管理員並輾轉認識了陳獨秀,他的一生從此改變,中國運行的軌跡也因此改變。(未完待續)


五四運動領袖陳獨秀於1910年代在上海創立和主編的《新青年》,在五四時期發起「新文化運動」,成為反封建的主要輿論力量,影響整整一代革命青年。



曾財安
退休總警司,專研中國歷史,創立香港警察部歷史學會,至今擔任歷史主講,擅長以「諸子百家」中的孫子兵法和縱橫家鬼谷子學說,分析香港時局及國際大勢,借古鑑今,為香港及世界拆局。


圖片編輯:Sky

Chinese
English Chi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