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析】香港怎樣才可以解脫殖民思想?

香港需要從殖民地的思維解放出來,是回歸後不少人都知道的事情。 但到了今天,也就是回歸後的第23年,年輕人嚮往過去英殖的崇洋心態不但沒有因為回歸祖國而減弱,而且似乎還越來越強烈。

很多人都歸咎前主子英國為自己利益而在媒體洗腦與一些「餘孽」在搞鬼,但是如果香港完全沒有戀殖的土壤,大部份的成年人還沒擺脫殖民心態的話,年輕人又怎會這樣瘋狂的去媚外仇中? 因此我一路來都說要怪就先怪成年人,不要一開口就罵年輕人, 他們都是成年甚至是老人教出來的。

首先,在回歸前一般大陸同胞都以為香港能夠擺脫百多年的殖民統治是一件很值得慶幸的事,也以為被外國人壓迫了150年的香港人能夠擺脫殖民的統治。中國領導階層當然不會那麼幼稚,深知道香港有極強的反共力量,人心回歸是比較困難的事,而且很可能會有些動亂(看鄧小平1987年接待基本法起草委員會的談話)。

無論如何,回歸後中央引入英治時代根本不能想像的特首選舉,國家更負責香港的國防經費,比之前擁有更高度的自治,長遠來說香港人沒理由看不見的吧!

但香港青年在回歸二十多年後竟比之前更「戀殖」,相信連鄧小平當年也想不到的。首先我們要了解什麼是殖民心態,然後才能夠討論怎樣「對症下藥」。


在回歸前一般大陸同胞都以為被外國人壓迫了150年的香港人能夠擺脫殖民的統治,但現實卻相反。圖為去年7月1日,在回歸22週年慶典完結幾小時後,反修例示威者衝入立法會,把港英旗蓋在特區區徽上。相片:AP/Kin Cheung


根深蒂固的集體自卑感

首先到底何謂殖民地?在網上很難找到一個統一的定義,就姑且選用一個吧: 「一個國家絕對或者部份控制另外一個國家,把自己國家的人口移植到那邊,以及藉此在經濟上剝削」。 (The policy or practice of acquiring full or partial political control over another country, occupying it with settlers, and exploiting it economically.)

因此,英國人侵佔香港的150年,與他們在鴉片戰爭後在中國大陸的欺凌的性質是不一樣的。第一,以前的租界教育主要是中國人自己辦的,即使教會有參與也沒有叫你不要做中國人的「洗腦」成份,反而會叫你不要忘本讀好書服務國家。第二,在租界官方語言不只是英文法文等,但香港的官方語文大部份時間都是英文。第三,香港的“城教”就是基督教,幾乎是信者得救,也是香港的特色。

這個題目不但複雜且有爭議性,香港人在殖民地時期所構成的自卑感,是國內人沒辦法感受得到的。在香港一段很長的時間內,不少人甚至有識之士都會認為英文比中文更有表達能力;西方比中國民主和科學; 白種人的文化比黃種人以及其他民族更能統治世界;西方的基督教不是迷信,中國人對神靈的膜拜就是迷信等。

這些都是當年的殖民統治者在不犯「政治正確」的原則下傳遞給本地人的。 要不然怎能說服本地人允許他們可以在這塊土地上擁有統治權和獨佔商業上的利益,更令英語可以定成為唯一的官方語文(香港被英國人統治132年後,即1974年,中文才成為官方語文)。

歸納殖民地主子灌輸給香港人的觀念包括:1)這個世界種族(甚至族群)的排列是有次序的,白種人最聰明;2)西方語言比其他語言表達力更好;3)西方的宗教相比其他國家的膜拜是進步的;4)西方的(主流)制度是比其他地方的文明。 

換句話說,殖民主義的本質就是要在本地居民的心目中製造根深柢固的集體自卑感。


1922 Prince of Wales Visit
殖民主義的本質就是要在本地居民的心目中製造根深柢固的集體自卑感。圖為英國王子於1922年到訪香港時的情境。相片:Moddsey/Gwulo: Old Hong Kong

香港人在殖民地時期所構成的自卑感,是國內人沒辦法感受得到的。相片:Fan Ho


自卑感造成莫名其妙的自大

當時,這些殖民者的「洗腦」政策和行動不擔心會造成反抗嗎 ? 當然會有,但是香港當年是割讓地,全管地,有警察有軍隊,也有一群精通英語的「高級華人」在協調,故此因為殖民政策而引起的大混亂事件不太多,歷史上基本只有兩次。

但是本地人對殖民壓迫的反感可以從香港的街名看出來。今天的「麥當勞道」以前是叫「麥當奴道」,也就是說當時的愛爾蘭人港督Richard Graves MacDonnell 是當奴隸的。 很多人不知道今天灣仔半山的司徒拔道在二戰前的幾十年是叫「史塔士道」的, 至於當年的香港人為什麼不喜歡當時的港督Edward Stubbs,自己看歷史吧!這些例子其實非常多。 當年不少香港人對殖民主子的不滿可想而知。 儘管如此,自卑感是在香港人心裡面己經形成了, 而這些小動作更是集體自卑感的體現。

這些殖民地的壓迫張力在不少地方出現。 比如語言,以前在香港你不懂英文根本就永不出頭。就是買彩票(當年叫馬票)發了財你也不是上等人,甚至比英國最窮的一群社會地位還要低, 因而造成很多人的不滿。 筆者小時候就常聽到一些小販等勞動階層的人,對那些滿口英的香港高級華人說:「識英文好叻咩!」(但自己又對子女說要學好英文啊,找工作容易!)。

可是,這種壓迫下造成的自卑感又製造了一種莫名其妙的自大狂, 因此今天還有很多人說西方語言哪裡及得上我們漢語,擁有幾千年的歷史及字型最美的方塊字!這些人當然英文水平不怎麼高,甚至毫無認識,而說這些話也只不過是對殖民地下的挫敗感的發洩。


People protest an extradition law in Hong Kong on June 10, 2019, part of a larger fight for democracy in China.
香港人在殖民地的壓迫下造成的自卑感製造了一種莫名其妙的自大狂,並在歧視大陸和大陸人中表露無為。去年的反修例示威正正反映香港人把自己的地位置於中國之上。相片:Getty Images


被歧視引起對大陸人「轉移性」憎恨

當年英國人對本地華人的歧視,本地的廣東裔香港人因為「高壓」而不敢吭聲,但是他們對新來的移民的敵視和歧視程度,比英國人對香港人的歧視強烈很多。別以為香港排斥內地人今天才出現,50年代就已經非常厲害。當時大量的外省陸人携著資金逃難到香港,本地的廣東裔居民不但沒有歡迎中國人帶錢來發展,讓英國人不要小看我們,相反他們非常排斥新來的移民,欺負他們,騙他們錢,甚至因為人家不會說廣東話就拒絕與他們溝通。這種被歧視而引起的「轉移性」憎恨,今天又在香港上演了。

這種殖民制度引起的自卑到今天仍然存在。很多香港青年覺得回歸是在英國人後的第二次殖民,不同的是英國人換成了大陸人,英語被普通話代替,就把那種自卑感與憎恨感便從英國人轉移到大陸人身上。從此更與 英國人/美國人在「斯德哥爾摩症候」下變成朋友。

自2007年後,大量大陸人來港購物,顯露的財富十分驚人,香港人埋在心裡的自卑又浮到水面,疾呼不要用普通話來壓迫我們,不要用錢來逼迫我們, 我們廣東話比你們普通話強多了。 殖民地造成的自卑至今還扎扎實實的在香港生根存在,只不過是轉移效應把憎恨不滿轉移到中國大陸和大陸人上面而已。


Protesters clash with a mainland traveller during a rally against parallel trading. Photo: Reuters
自2007年後,大量大陸人來港購物,顯露的財富十分驚人,香港人埋在心裡的自卑又浮到水面。2015年2月15日,有團體在沙田發起反自由行旅客行動,示威者喝罵內地旅客,情況一度混亂。相片:網上


財富增長  培養「戀殖」心態

殖民自卑的另外一種表現是財富的渴求。在英治時代,60年代前,香港人要賺很多錢不容易,一定要併著英國人才會有一點好處。70年代後,香港對外經濟以及金融開始發達,創富容易多了,很多人發了財。香港變了物質主義社會,人們用金錢來麻醉自己,讓自己忘掉社會上華洋之間的種種不公平與族群之間的缺乏和諧。 再賺多點的話,就可以移民到沒有種族分割政策,人人都可以投票的英美加了…… 

這個現象又把他們自卑感底層的自大狂帶了出來,讓這些賺了錢的香港人到大陸的時候變得極度的自傲看不起人家。過程裡面香港人對「英國人」的統治又作出一定程度的調整,因為自身財富的增長,港人的「戀殖」心態在英國人快離開前又加強了許多,把殖民統治與賺錢掛連在一起。這種心態今天在我們的青少年之間爆發了出來。

近年國內經濟騰飛,香港在經濟缺乏多元化的情況下創業變成絕路,年輕人上流動力幾乎不可能,在年輕人裡面形成更強的自卑感,殖民地自卑感形成的自大狂又升回原位。 以前常說「唓,識英文好叻咩,我地中文仲好過你啦!」現在變成「你們有錢好叻咩, 你地無民主自由啊!」。他們甚至把大陸人的有錢塑造成一種罪惡。


Hong Kong lorry bus, 1970s : HongKong
圖為1970年代的香港,當時本港對外經濟以及金融開始發達,創富容易多了,很多人發了財。相片:網上

Macgregor's "Neon Fantasy" series sees him compiling photos of Hong Kong's increasingly rare neon signs into single collages.
因為自身財富的增長,港人把殖民統治與賺錢掛連在一起。相片: Courtesy Blue Lotus Gallery


殖民統治帶來整體的病   中國強大更挫敗 

香港人被英國人百多年殖民統治的結果是嚴重的病來了。很多人遺傳了這個病都不知道,而且是整體的病,不是小部份人才有的。

在後殖民時代,我們的「自我療治」方式也不一定是對的。「愛國陣營」那邊很多人都常常說「不知道為什麼香港那麼多人還反對祖國,祖國現在已經很強大了」。 那以前人家因為英國強大靠攏殖民勢力就是對的? 若中國弱,你就可以不愛中國? 愛國等於國家一定要強大? 

其實中國在世界上的地位是讓香港的青少年有更大無助感。很久以來香港人在殖民地下與大陸都有族群對立感,因此希望「返回殖民統治」或者「獨立」,不用再忍受一個陌生的族群給他們帶來的挫敗感。


1984年12月,已故國家領導人鄧小平與英國首相戴卓爾夫人於北京會面,同月雙方簽署聯合聲明,英國同意於1997年7月1日把香港交回中國。可是,香港人被英國人百多年殖民統治的結果是嚴重的病來了。相片:Pierre-Antoine Donnet/AFP/Getty Images


如何消除由殖民地帶來的自卑感?

這個殖民地帶來的挫敗感,自卑感要怎樣才能消除呢? 這個話題很大很大,政府與中央都搞不定,我就只能以吹水方式提出幾個簡單的建議,也希望大家能夠廣泛的討論。

第一是要了解問題,甚至承認自己也是被害者,承受了一百多年的屈辱心態,要知道問題的來源和歷史。 只是罵以前的主子以及現在受害的青少年都是無補於事的。 不承認有問題的就不能解決問題。


去除物質主義  建構精神生活

其中很重要的一環是要除去香港主流的強烈物質主義,拜金主義與表面主義,而且要建構精神生活。 這些現象的出現,是當年香港人,特別難民,為了擺脫國內的貧困、國內政治帶來的失望、與來港後被殖民帶來的不快而產生的,在七十年代後期成為香港的主流,簡單地說,就是以金錢麻醉自己。 我辭典裡面的精神生活不是什麼偉大的宗教、傳統與政治理想。香港人總是喜歡在這些不著邊際,自己又不太理解的理論上面去鑽,以為是消除挫敗感的良藥,是不能改造現實卻又不甘心被現實支配的心靈雞湯。精神生活可以很簡單,對知識技能一些追求,與朋友一起對美食的共享(不是炫耀),親情的溫暖,視覺聽覺的觀賞已經是精神生活。 可以說,大陸人民生活比香港人快樂很多,就是在這幾方面都比香港人獲得更大的享受。

在現代社會培養精神生活是要有高水準的閱讀。香港不中不英的所謂「兩文三語」的語言教育是一個非常大的絆腳石。 連四大小說都沒看過,中國詩詞一片空白,就很難從語言方面取得美感,以及不能在語言創作方面得到喜悅;中文的水準低落也造成了英文不濟。

其實英文也是能夠消除香港人的自卑感的一個工具。香港是國際城市,英文好就有好工,英文不好就沒有,這是沒得變的了,國內與全世界都一樣。找不到好工,自卑感也加重。 你看去年那些出來破壞社會的年輕黑暴都是英文(很)不好的就知道了。 在回歸前很多國內的人以為香港人的英語都很了得。到香港發現後才發現香港人原來普通話不行,英文也是爛透,雖然他們嘴巴不說,但心裡面其實是看不起香港人的。

另外一個“精神元素”是食物。由於內外的原因,香港的中餐是缺乏水準的。國家菜式是國家的文化,人民透過菜式與古往今來的勞動人民的心血與愛心交流,是國家歷史文化的一個無形教育,形成對國家認同的一個元素,也是與祖國人民心靈交通的方法之一。 喜歡中國大陸的人一般都是喜歡中國各省的傳統食物的。


殖民地帶來的挫敗感,自卑感要怎樣才能消除呢?相片:Fan Ho



接軌中國歷史文化  高官接受再教育

最後,香港的青年,甚至成年人與國內同胞的溝通也是一個大課題。香港青少年現在從小就讀普通話,可是與國內的人不能深度溝通。 其實大部份成年人,自認為愛國的香港人與大陸人的鴻溝都不淺,在做事以外能談天說地的話題,除了香港演藝界的八卦新聞以外,似乎別無其他。真正的原因是香港人缺乏對近代歷史的認知,大家共同的歷史經驗是南轅北轍的。

國內的人不管什麼年紀對國共內戰、二萬五千里長征新中國的成立、中國解放後與國際帝國主義的欺壓、中蘇關係、中國與美國的修好等歷史,都是連貫的解讀詮釋,而且透過毛澤東的詩詞老三篇和報章上的文章,上一代的口述故事與電視節目等都銘記在心,甚至是感到非常驕傲的。 與香港「傳統」的「歷史觀」—— 也就是以國民黨為主軸,以為辛亥革命後的孫中山的三民主義被中共無理中斷到今天都不能恢復 —— 是根本無法掛鉤接軌的。而且大陸的歷史給人民的是驕傲感,而不是殖民地屈辱下的自卑感和無助感。

因此,與大陸的歷史文化接軌是「解殖」的好方法,也是讓香港人心回歸的唯一長期有效的方針。

那要怎樣去實行兩地文化歷史的交接?我不知道。只知道國家對自己歷史官方的看法你是沒話語權的,長遠你不能不跟循的。 香港要再教育的不只是小孩子,絕大多數成年人都要。你去問一下林鄭以及政府高官對新中國的歷史知多少? 相信大部份都是零。 要不要先把他們再教育?

以為恢復中史教育就可以讓年輕人再度以「做中國人為傲」是非常幼稚與懶惰的想法(你要我決定我覺得再教古文詩詞還更有效些)。

把香港和內地的潮流文化與近代歷史觀念拉近是必須的,不然兩地鴻溝還會延續。但要執行的話是會遇到非常大的困難。香港政府教育部當然不知道怎樣去做,因部門裡面的官員自己對大陸的歷史完全沒有概念。要改造的話或許應該從他們與高官開始。難道要對國內的文化歷史進行考試才可晉升或是怎樣?

以香港目前的社會狀況要解決這個問題可能也要二十年,因此脫殖的歷史再教育交給官去解決吧!


莫遂興

Chinese
English Chi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