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毛澤東建黨及建國 5(堆來枕上愁何狀 江海翻波浪)


說起毛澤東,恐怕很少人會聯想到深情、浪漫、羅曼蒂克等形容詞,但這可能是因為大家對他的瞭解過於片面。他不可能一生下來就是威嚴、理智、善於權謀、近乎冷酷的政治家,而是也如所有人一樣走過不同的成長過程,包括‘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的階段。年青時的毛澤東高大英俊,很早就獲得了恩師楊昌濟的女兒楊開慧的芳心暗許,兩人的戀愛故事用纏綿淒豔來形容絕對不為過。

1921年春夏間,為了準備即將來臨的中國共產黨黨代表大會,毛澤東暫別新婚不久的妻子楊開慧,外出考察農村狀況。在旅途中,他因為思念新婚妻子,終夜輾轉難眠,寫下了一首詞【虞美人.枕上】寄給楊開慧,表達思念之苦:“堆來枕上愁何狀,江海翻波浪。夜長天色總難明,寂寞披衣起坐數寒星。曉來百念都灰燼,剩有離人影。一鉤殘月向西流,對此不拋眼淚也無由。”

愛得如膠如漆  為救國暫別新婚妻

毛澤東為了尋找改變國家落後挨打局面的道路,竟然把愛得如膠如漆,結婚不夠半年的妻子扔在家裡,但在途中卻寫出“寂寞披衣起坐數寒星、對此不拋眼淚也無由”等溫柔思念字句。從這之中,可以見到他並非無情之人,也在側面反映當時28歲的他做事是如何認真,救國的意志是多麼的堅定。

因為母親病重,毛澤東於1919年4月初從北京回到了長沙,帶著滿腦子的新思想及活動經驗。一個月後,震動全國的「五四運動」爆發,在陳獨秀的領導下,北京各學校師生舉行了聲勢浩大的遊行抗議活動,各省也紛紛響應。當時的湖南督軍張敬堯實行新聞封鎖,長沙的報紙遲至5月9日才報導北京學生的愛國運動。毛澤東、何叔衡(毛的「一師」同學)等以「新民學會」為班底,迅即與各校代表組成「湖南學生聯合會」(學聯),發動學生總罷課。在以後的幾個月時間裡,毛澤東成為這個富有鬥爭性質的學生組織的實際領導者。港獨份子以為”假託香港學聯來製造特區分裂”是高招,在中國共產黨面前,這就如在關公面前舞關刀那麼可笑。


1919 年北京爆發「五四運動」,在陳獨秀的領導下,北京各學校師生舉行了聲勢浩大的遊行抗議活動,各省也紛紛響應。剛回到湖南的毛澤東與各校代表組成「湖南學生聯合會」(學聯),發動學生總罷課,成為學聯領導者。相片:網上



創辦雜誌書社推廣新思潮

為了宣揚新思潮,學聯根據毛澤東的提議創辦《湘江評論》雜誌,標明以宣傳最新思潮為主旨。在大多數時候,毛澤東身兼主編、主要撰稿人、排版、校對,有時還要親自上街叫賣。《湘江評論》在湖南發揮了很大的影響力;創刊號印了兩千份,很快便要加印兩千,仍洛陽紙貴,日後中國共產黨裡很多要員如任弼時(開國中央五大書記之一)、蕭勁光(開國大將)就是受這份雜誌影響而覺醒的。

但在1個多月後,販毒腐敗及作惡多端的湖南督軍張敬堯橫蠻地封禁了學聯及《湘江評論》,又鎮壓焚毀日貨的抗議示威大會,結果激起了湖南人民的憤怒。在毛澤東的領導下,學聯發起了「驅張運動」,派代表到北京、廣州、上海、湖南各主要縣城等處串聯請願。12月,毛澤東率領「驅張代表團」到北京,向北洋政府國務總理提出驅張要求。當時,毛澤東的恩師北大教授楊昌濟雖日益病重,但仍扶病致信時任廣州軍政府秘書長的章士釗,推薦毛澤東與蔡和森(毛澤東的學友和戰友,早期著名的中共領導人之一),指出:“吾鄭重語君,二子海內人才,前程遠大,君不言救國則已,救國必先重二子。” 因為毛澤東等一行人的揭露,張敬堯不久被驅逐出湖南。在北京期間,毛澤東通過李大釗接觸到《馬克思主義》,《共產黨宣言》等書籍,思想發生了很大的變化。

1920年4月,毛澤東離京到了上海,一方面送別即將赴法“勤工儉學”的蔡和森及其他同學,另一方面與較早時因逃避北洋政府的迫害而到了上海的陳獨秀見面,詳談馬克思主義。毛澤東後來回憶說:「陳獨秀談他自己的信仰的那些話,在我一生中可能是關鍵性的這個時期,對我產生了深刻的印象。」7月,他回到了長沙,應聘擔任「一師」附屬小學的校長及國文教員。不久,毛澤東與同學創辦“文化書社”,推廣新思潮,包括售賣有關新俄國、馬克思資本論、社會主義等書刊。這年冬天,他與楊開慧結婚。


《湘江評論》創刊宣言。圖片:網上



楊開慧,毛澤東一生追念不已的摯愛

楊開慧生於1901年11月6日,比毛澤東小8歲,童年時與母親在長沙縣板倉鄉下居住。在父親楊昌濟留學歸來後任教「一師」時,她一家已經在長沙居住,與常到家裡找老師談話的毛澤東很早便認識。1918年,她隨父親遷居北京,對後來到北京當北大圖書館助理員的毛澤東由佩服到漸生情愫。父親病逝後,她和哥哥於1920年2月扶靈回到長沙,不久進了「湘福女中」讀書,思想進步開放。當毛澤東從上海回到長沙後,她便跟著他在「學聯」做宣傳工作。1920年冬,兩人成親。結婚當天,楊開慧帶著簡單的手提行李搬進毛澤東的宿舍,晚上花了6塊銀元辦了一桌酒菜招待幾位至親,婚禮的簡單程度使人驚訝。


早已決定獨身的楊開慧思想進步開放,她對父親的學生毛澤東由仰慕到愛戀。當毛澤東從上海回到長沙後,她便跟著他在「學聯」做宣傳工作。1920年冬,兩人成親。圖片:網上



1923年,毛澤東到上海黨中央工作。1924年,楊開慧帶著兩個孩子毛岸英、毛岸青從湖南到上海找毛澤東,並到紗廠組織女工夜校。1925年,她隨毛澤東回到韶山開展農民運動,協助毛澤東創立農民夜校。雖然她一生短暫,就義時年僅29歲,卻為革命貢獻了自己。 相片:網上


楊開慧位於長沙板倉的故居。1927年她攜兒子回到故鄉居住,度過3年艱難歲月,直到1930年在家中被捕,並於長沙刑場英勇就義。



1928年10月,楊開慧寫出《偶感》,抒發對毛澤東日夜思念的感受,並把手稿秘藏於牆壁。上世紀80年代,長沙縣人民政府在修繕楊開慧的故居時,才在住房的磚縫中發現,此詩才得以為世人所知曉。

1929年6月,與三個孩子住在長沙板倉老家的楊開慧被湖南國民黨軍閥何鍵抓起,逼迫她宣佈離婚以打擊在江西一帶領導革命的毛澤東,但她寧死不屈,最後慘被殺害,年僅29歲。被抓之前,她把日夜思念毛澤東的感受寫在詩詞日記裡,真情字句使人動容:「不料我也有這樣的幸運,得到了一個愛人…從此我有一個新意識,我覺得我為母親所生之外,就是為了他。假設有一天母親不在了,他被人捉住了,我要去跟著他同享一個命運。」


從她的日記裡,楊開慧寫到與毛澤東是如何相愛的:「我是十分的愛他,自從聽到他許多的事,看見了他許多文章,日記,我就愛了他。不過我沒有希望過會同他結婚(因為我不要人家的被動愛,我雖然愛他,我決不表示,我認定愛的權柄是操在自然的手裏,我決不妄去希求……我早已決定獨身一世的)。一直到他有許多的信給我,表示他的愛意,我還不敢相信我有這樣的幸運!…」



楊開慧把這些紙張塞進板倉住所的牆縫裡,但遺憾的是,在毛澤東生前一直沒有被發現。1983年,當地政府對她的舊居進行維修時才找到了她這些悱惻動人的言辭,這時離毛澤東病逝已經有7年之久。假如楊開慧沒有那麼早便犧牲,一直留在毛澤東身邊,那新中國的道路會不會因此而改變呢?不過歷史是沒有如果的!

1920年12月,毛澤東在長沙建立了「共產主義青年團」,從此投身於共產主義革命,拯救國家的行列。(未完待續)


曾財安
退休總警司,專研中國歷史,創立香港警察部歷史學會,至今擔任歷史主講,擅長以「諸子百家」中的孫子兵法和縱橫家鬼谷子學說,分析香港時局及國際大勢,借古鑑今,為香港及世界拆局。

Chinese
English Chi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