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毛澤東建黨與建國 8 (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


1921年7月23日,中國共產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於上海法租界望志路106、108號(現上海市黃浦區興業路76、78號)開始舉行會議。會址乃李漢俊(上海一大代表之一)及其兄李書城(同盟會元老)的住所,也是陳獨秀李大釗、李漢俊等人發起成立的“新時代叢書社”通訊處,當時為新建民居,馬路對面是荒涼的田地,地段偏僻隱蔽,不招人耳目,非常適合舉行秘密會議。


「十月革命」成功 助開展中國共產黨

1917年,列寧 (Vladimir Lenin) 發起武裝「十月革命」,成功推翻俄國資產階級臨時政府,建立了蘇維埃政權和世上第一個由馬克思主義政黨領導的社會主義國家。因為歷史原因及意識形態的截然不同,此新生的政權及蘇聯共產黨與歐美西方資本主義國家的關係形同水火,雙方展開了異常激烈的生死鬥爭。1924年1月,列寧病逝,史太林接任為蘇聯的最高領導人,他極欲擴大蘇聯的國際勢力以抗衡西方,故以「共產國際」之名派人來到中國,協助建立共產黨,這就是「共產國際」代表馬林與尼科爾斯基列席一大會議的背景。西方列強對此當然有所警惕,所以在自己所控制的中國租界內一直嚴密提防。

TML Daily
1917年,列寧(Vladimir Lenin) 發起武裝「十月革命」,11月7日,以列寧為領導的布爾什維克武裝力量向資產階級臨時政府所在地聖彼得堡冬宮發起總攻,推翻了臨時政府,建立了蘇維埃政權。這個消息也傳到了中國境內,中國大地歡聲鼓舞。圖為1919年5月25日列寧在莫斯科的公眾廣場「紅場」發言。圖片:網上


在1921年7月23日第一天會議,共產國際代表馬林首先指出中國共產黨的成立具有重大的世界意義,共產國際因此增加了一個東方支部,蘇共又多了一個親密戰友,並對中共提出了建議和希望。尼科爾斯基隨後介紹了共產國際遠東局的情況,要求中共把工作進程及時報告遠東局。接著,一大代表商討此次會議的任務和議題,一致贊成先由各地代表報告本地工作,再討論並通過黨的綱領和今後工作計畫,最後選出黨中央領導各地機構。可以這樣說,沒有蘇共的大力推動、指導及支持,中國共產黨會否建立也是一個未知之數。飲水思源,我國各屆中央領導人在這點上是對俄羅斯心存感激的,具體反映在出錢出力維修俄羅斯境內與中國革命有關的文物及建築物。

第二天會議於7月24日舉行,各代表先後報告其所屬省份黨團組織的狀況和工作進程,並交流了經驗與意見。25、26日休會以便起草中共的綱領和今後工作計畫。27、28和29日三天分別舉行了三次會議,集中討論此前起草的綱領和計畫,討論認真熱烈,大家各抒己見,既有統一的認識,又在某些問題有所爭論。毛澤東說話不多,只在介紹「長沙共產主義小組」時作過發言,給其他與會者的印象是老成持重,沉默寡言,但十分留心聽取別人的發言。他很注意思考和消化他人的意見,會後常在住的屋子裡走走想想,搔首尋思,乃至有人在窗前向他打招呼他也看不到沒有反應,所以被一些人稱為書呆子、神經質。

image
在“一大“會議,毛澤東說話不多,只在介紹「長沙共產主義小組」時作過發言,給其他與會者的印象是老成持重,沉默寡言,但十分留心聽取別人的發言。圖為中共一大會議場景蠟像。圖片:網上


一艘紅船,承載信念,劈波斬浪

30日晚,一大舉行第六次會議,原定通過黨的綱領和決議以及選舉中央機構。會議剛開始幾分鐘,法租界巡捕房密探程子卿(巡捕房華人探長,上海黑社會頭子黃金榮的拜把兄弟)喬裝闖入,後以弄錯為名迅速離開。具有豐富秘密工作經驗的馬林警覺地認為這人一定是探子,建議立即停會,大家攜帶所有會議記錄分頭離開。十幾分鐘後,兩輛警車包圍了一大會址,法籍警官親自帶隊進入屋內詢問搜查,但沒有找到多少證據,無奈在威脅警告一番後撤走。

陈志武微博_陈志武_陈志武其人_陈志武公知
7月23日晚,中國共產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在上海法租界望志路106號開會。30日晚,兩輛警車包圍了一大會址,法籍警官親自帶隊進入屋內搜捕開會人士。圖為文革時期的一大會址。圖片:網上

這次突然而來的事件雖然沒有帶來損失,但一大會議是不可能再在原址進行了。當晚,轉移出來的一大代表集中在李達(另一名上海代表)寓所商討,大家一致認為行蹤已經暴露,會議不能再在上海舉行了。有人提議到杭州去開會,但卻認為杭州過於繁華,容易暴露目標。當時在場的李達夫人王會悟提出,不如到她的家鄉嘉興南湖湖上開會,離上海很近,又易於隱蔽。大家都覺得這個安排很妥當,一致贊成。

第二天(31日)清晨,除了兩位「共產國際」代表因目標太大、李漢俊及陳公博兩人在經歷驚嚇後沒有出席外,其餘代表分兩批乘火車前往嘉興。10時左右,代表們先後到達嘉興車站,在鴛湖旅館稍事休息後登上事先租好的南湖畫舫(慣稱紅船)。11時許,一大最後一天的會議在緩緩劃行的畫舫上開始,代表首先討論並通過《中國共產黨的第一個綱領》,這份15條約700字的簡短綱領,確定了黨的名稱、奮鬥目標、基本政策、提出了發展黨員、建立地方和中央機構等組織制度,兼有黨綱和黨章的內容,是中共的第一份正式文獻。

湖州
幕後女功臣王會悟:負責中共“一大”會議的安排和警衛工作。圖片:網上

王會悟1991年在北京家中。圖片:網上


中國革命面貌煥然一新

會議接著討論並通過《中國共產黨的第一個決議》,對今後黨的工作作出安排部署,決定把主要精力放在建立工會組織,指導工人運動和做好宣傳這三項工作上,但強調要與「共產國際」建立緊密關係,和其他政黨的關係上要保持獨立政策。最後,一大代表選舉中央領導機構,代表們認為黨員人數少(全國只有50多名)、地方組織尚不健全,暫不成立中央委員會,只首先建立由三人組成的中央局,並選舉陳獨秀任書記,張國燾為組織主任,李達為宣傳主任。中共的第一個中央機關由此產生。在一大中,毛澤東既不是核心人物,更不是如張國燾般一開始便已進入了中央局任職,但他當時已經明顯流露出湖南「船山學派」的‘知行合一,先知才後行’的實事求是風格。

一大召開標誌著中國共產黨的正式成立,但當時誰也沒有想到這是一件將會改變中國乃至世界歷史的事件。由於中共一大召開於7月,而在戰爭年代檔案資料難尋,具體開幕日期無法查證,因此,在1941年6月中共成立20周年之際,中共中央發文正式規定7月1日為黨的誕生紀念日。到了1970年代末,中共黨史工作者才根據新發現的史料和考證成果,確定一大的召開日期是1921年7月23日。(未完待續)


曾財安
退休總警司,專研中國歷史,創立香港警察部歷史學會,至今擔任歷史主講,擅長以「諸子百家」中的孫子兵法和縱橫家鬼谷子學說,分析香港時局及國際大勢,借古鑑今,為香港及世界拆局。


圖片編輯:Airon Yiu

Chinese
English Chi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