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毛澤東建黨及建國 7(散家財投身革命)


1920年冬,毛澤東與楊開慧在長沙結婚,新房就是毛澤東在第一師範附屬小學的主事(即校長)宿舍。從此,楊開慧就一直陪在毛澤東身邊,協助他開展革命工作,並在翌年加入了中國共產黨。但是,就算在新婚燕爾之際,毛澤東也一直牽掛著自己一手創辦的「新民學會」,在1921年元旦一連三天召開了“如何改造舊中國”的會議。這時,「新民學會」的骨幹如毛澤東、蔡和森(時在法國)、何叔衡等人都因陳獨秀的關係接受了「馬克思主義」,對蘇聯的「十月革命」非常嚮往。


新民學會   馬列主義傳播的搖籃

一直以來,毛澤東與遠在巴黎勤工儉學的「新民學會」會友都保持著書信來往,不斷互相交流如何救國的看法與途徑。在這次會議,毛澤東參考了他們提出的意見,歸納出在會議中討論的三大綱領:成立「新民學會」的共同目的、需要採用什麼方法來達到目的以及如何行動。從這三大綱領可以看到,這個會議絕對不是一個借新年為題的聯誼活動,而是集思廣益,追求結果的聚會。中國共產黨百年以來以「經國濟世」為本,針對解決問題,追求實際效果的務實黨風相信就是源自於此。

三天會議下來,18名與會者中有包括毛澤東在內的12名會員贊成以布爾什維克主義(俄語,意思為多數派,後來發展成為蘇聯共產黨)改變中國,其餘的就持其它不同意見。早在1920年8月,陳獨秀便在上海成立了「共產黨發起組」,籌備在一年之內于北平(今北京)、漢口、長沙、廣州等地成立預備小組,並在11月寫信給毛澤東委託他發動湖南的中共小組。1921年1月13日,毛澤東、何叔衡等熱衷於布爾什維克主義的會員單獨組成了一個秘密組織,名字叫「長沙共產主義小組」,成員共有16人。半年後增至39人,新成員包括毛澤東的三弟毛澤覃。


1918年4月,毛澤東、蔡和森等在長沙組織「新民學會」。圖為「新民學會」部分會員於1919年11月16日在周南女校合影。後排左4為毛澤東。圖片:網上



在1919年10月至1920年1月的3個月時間裡,毛澤東的父母相繼去世,之後毛澤東把毛澤覃和從小在家裡長大的堂妹毛澤建接到長沙讀書,只留二弟毛澤民在老家打理田地。1921年2月,毛澤東、楊開慧帶著三弟及堂妹回韶山老家過春節。年三十晚上,一家人圍著火塘守歲,毛澤民告訴哥哥,因火災及兵痞勒索搶劫,家事大不如前。毛澤東聽後說,國亂家不寧,要舍家為國,走出去幹點事;家裡的房子給人住,田地給鄉裡種,那幾頭牛送給別人耕田,剩下的穀子給鄰裡吃,我們家欠人錢的要一次清還,人家欠我們的就算了。當時沒有人意料到,這次就是一家人團圓相聚的最後一個春節。

過完春節後,毛澤東夫婦與三個弟妹一起離開韶山回到了長沙,全家從此投身中國革命。在革命過程中,除了楊開慧在8年後慘被殺害之外,三位弟妹也先後獻出了年輕的生命,為了國家的將來,毛澤東的犧牲著實是一些淺薄之徒無法可以想像的。革命是把頭顱別在褲腰帶上的事,不是請酒吃飯,港獨黃絲邊高喊要進行亂七八糟的所謂‘時代革命’,卻邊騙取金錢享受,可總有一些白癡的香港人相信上當,實在使人發笑。


除了楊開慧在8年後慘被殺害之外,三位弟妹也先後獻出了年輕的生命,為了國家的將來,毛澤東的犧牲著實是一些淺薄之徒無法可以想像的。圖片:網上



革命是把頭顱別在褲腰帶上的事,不是請酒吃飯,港獨黃絲邊高喊要進行亂七八糟的所謂‘時代革命’,可總有一些白癡的香港人相信上當。 圖為去年7月1日遊行中,示威者舉起寫有「光復香港時代革命」字句的布條。圖片:法新社



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   為中國帶來翻天覆地的改變

回到長沙後,毛澤東立刻集中精力於組織及發展「長沙共產主義小組」上,特別在宣傳與工運上下功夫。他以工人夜校、文化書社、俄羅斯研究會等名義,親自展開及宣揚馬克思主義,又於長沙「大公報」發表馬克思主義文稿,在知識份子與學生中播種。很快,「長沙共產主義小組」就成為全國各地共產主義小組中最統一而整齊的一個。1921年6月,毛澤東接到赴上海參加「中國共產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一大)的通知,旅費自己籌集。29日黃昏,他告別楊開慧,與何叔衡(一師同學及好友)在長沙小西門碼頭登上小火輪前往上海。當時,沒有人知曉這次會議將會為中國帶來翻天覆地的改變,更為世界特別是西方列強帶來了海嘯級的衝擊,至今猶強。

參加「一大會議」的有國內外7個共產主義小組的12位代表,代表著全國50多位黨員,他們分別是:張國燾、劉仁靜(北平)、李達、李漢俊(上海)、毛澤東、何叔衡(長沙)、董必武、陳潭秋(武漢)、王盡美、鄧恩銘(濟南)、陳公博(廣州)、周佛海(日本)。會議原定由陳獨秀主持,但因廣州公務纏身,他特別指派包惠僧代表,同場列席的還有共產國際的代表馬林(荷蘭人)與尼科爾斯基(俄國人),總人數為15。各位與會者的平均年齡是28歲,剛巧是毛澤東的年齡,在他們當中,毛澤東並不是特別起眼。


1921年7月23日晚,中國共產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在上海法租界望志路106號(今興業路76號)召開。這是一大會址紀念館外景。圖片:新華社。

出席中國共產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的12名代表。會議由包惠僧代替未能出席的陳獨秀主持,同場的還有「共產國際」的代表馬林與尼科爾斯基,總人數為15。 圖片:網上



一大代表們以“北大暑假旅行團”的名義住進上海法租界的「博文女校」,會址最初設在上海代表李漢俊的哥哥李書城(同盟會元老)家裡,當時的門牌是貝勒路樹德里3號。1921年7月23日,「一大會議」正式開始,因為陳獨秀的缺席,大家推舉張國燾主持會議,毛澤東與周佛海則負責做記錄。但是,法租界的巡捕房很快便探知這個會議,立刻派出密探到場窺伺調查,準備把代表們一網打盡。

究竟一大代表們為何遭到當局打壓?他們又是怎樣脫險,並把會議成功地開完的呢?下篇再談。


曾財安
退休總警司,專研中國歷史,創立香港警察部歷史學會,至今擔任歷史主講,擅長以「諸子百家」中的孫子兵法和縱橫家鬼谷子學說,分析香港時局及國際大勢,借古鑑今,為香港及世界拆局。

Chinese
English Chi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