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澳門這本書難讀嗎?—— 從1966年的12月3日說起


我前一陣子寫了一篇文章叫「香港這本書難讀嗎?」,以當年新華社香港分社社長姜恩柱的一句話為題,對香港的政治史發表了一些意見。 今天想談談澳門近代的政治史。分享一下澳門這本其實也不容易讀的書。

很多香港反「攬炒」的人士對澳門的情況嘖嘖稱奇,不但在1999年前對回歸有著香港人不能理解的「渴望」,回歸當晚澳門特別行政區的邊境人員與珠海經濟特區的邊境官員熱情的握手稱慶,而且在回歸後多年來對北京的統治完全沒有反感,對大陸的旅客熱情款待,社會上沒有對國內同胞有任何的排擠,23條的通過完全只有研討沒有阻力,社會上也沒有任何的反中言論更不會覺得中國大陸是打壓他們,限制他們自由的惡勢力。 

原因到底是什麼? 有些不求甚解的人說哎呀,他們立了23條嘛,香港立了就不會那麼的亂啦。那是倒果為因,因為澳門根本與中央沒有矛盾才可以迅速立了國安條例,而不是以23條使他們變乖。香港市民則選擇與北京對立才到現在都立不成,要中央用港區國安法來填補空檔。

那為什麼這兩個相隔只是幾十公里,大家都是以嶺南文化為主調的社會,兩地看的都是香港電視,講港式粵語的地方,但大家的想法相去那麼的遠?

還是那一句,有後果必有前因,要知道現在為什麼是這樣就要了解過去是什麼模樣,以及什麼因素造成今天的狀況。


內地旅客數增一成二
澳門人在1999年前對回歸有著香港人不能理解的「渴望」,而且在回歸後多年來對北京的統治完全沒有反感,對大陸的旅客熱情款待。相片:力報


澳門與香港看大陸南轅北轍  始於123事件

澳門與香港的政治思維,與社會一般民眾對大陸的看法的南轅北轍,是澳門1966年的123事件引起的,次年1967年1月以後澳門就變成完全的「親中」,與香港的「反共」是越扯越遠的。

很多香港人都聽過香港1967所謂的「暴動」,但很多人都不知道其實澳門1966年年底是發生了一個非常大型的流血騷亂的。兩者的成因不一樣,但是同樣是受到中國大陸文革的反帝國主義的浪潮影響的。 

首先要交代一下當時的背景。 澳門在60年代的時候是葡萄牙殖民地,葡萄牙本土的政府是從30年代已經統治葡萄牙的極右法西斯大獨裁者薩拉沙António de Oliveira Salazar統領,國內非常缺乏言論以及其他自由,而葡萄牙當時是承認同樣很獨裁和法西斯的台灣中華民國政府的。香港當時的統治國英國與北京政府已經有外交關係,而英國本身是由當時仍然信奉社會主義的工黨執政,與澳門是基本上是倒過來的。

葡萄牙人管理澳門與英國人管香港的方式也很不一樣。 他們並沒有培養一群會講葡萄牙語的高級華人,與本地民眾溝通基本上是倚靠會粵語(但不會寫中文)的本地的混血澳葡人士。

言歸正傳,1966的123事件的起因是於1966年11月,澳門離島氹仔的基層工人因爲貧窮小孩無法上學讀書,因此當地的社區協會向當時非常貪腐的澳葡政府工務局申請擴建校舍,但經過七個月和很多次交涉無果後,民眾自行先行搭棚動工(後來的一些研究發現當時是因為氹仔居民沒有付買通官員的「課金」因此遲遲不批動工的許可)。但是行政局代局長晏德地Rui de Andrade在11月15日上班途中發現學校門前搭起棚架,大吃一驚,於是派出警察前往勸止,工人不但不聽勸告,更與警察發生衝突,很多人被警察打傷。

1115的警民衝突在跟著下來的幾個禮拜裡不斷發酵擴大,很多人說是受到文革的反帝國以及民族思維的影響。市民示威行動陸續升級,到了12月3日更有幾千人在市中心示威甚至把一些標誌葡人統治的銅像拉下來破壞。他們又圍堵葡督府,市政廳及警察總部,終於造成大型流血衝突,有兩個人被警察用槍打死,跟著政府宣布宵禁。宵禁期間有市民因為各種原因被警察和軍隊槍殺,事件中總死亡人數根據官方報導是8個,但很多人說11個才是正確的數字。


圖2 衝擊澳督府《反對葡帝在澳門的血腥罪行》
1966年的123事件:自11月15日的「氹仔事件」後,親北京社團的抗議行動繼續升級,每天都有人群聚集在澳門總督府外。12月3日中午12時許,總督府門前發生衝突,事件開始演變成大規模騷動,左派民眾衝擊澳督府。


Efeméride | Motim 1-2-3 aconteceu há 50 anos
同時,亦有人推翻警車。警察使用警棍,後出動防暴水車在澳督府外試圖驅散示威者。


混乱続きの香港60年代_内藤証券投資調査部のキーマンが見た「中国株の底流」 | 研修医・医師向けコンテンツサイト Doctor's Gate
消息傳出後,前來示威的群眾愈來愈多,同日下午3時後,群眾把位於市中心議事亭前地標誌葡人統治的銅像拉倒破壞,並將之掉入內港。相片:網上



北京迅速介入  澳葡政府禁國民黨的活動 

123事件爆發後不久廣東省甚至北京迅速介入,要求澳葡政府承認錯誤,接受市民提出的「六大訴求」,以及從此禁止台灣國民黨在澳門的活動。大陸不但增加邊防軍隊,解放軍軍艦還在澳門外圍巡邏,詳細大家可以上網查閱,最後的結果是澳葡政府「投降」,接受所有條件,簽署「認罪書」,懲處犯事的警務/軍方人員,賠償死傷者家屬,以及從此禁止國民黨在澳門的活動,不允許任何傷害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宣傳等。

其實從事件開始(11月15)到結束(1月28)只是兩個半月,澳葡政府已經完全接受所有澳門市民提出的條件,那為什麼香港的67事件裡親中人士鬧了半年卻什麼目的都達不到? 

我分析當時的情況是有以下的原因的:

——  澳門與香港不一樣,是沒有深水港,沒有農業的一個小城市,絕大部份的物資都要從中國大陸進口,因此澳門人發起「三不」(基本上是不賣東西給葡萄牙人)後,澳葡的管治就非常困難了。

—— 與香港不一樣,澳門的水電供應基本上都是中國大陸提供的。香港當時是自己有勉強「自給自足」的水庫和完善的發電設備。

—— 中國廣東省地方政府及北京都用實際行動,甚至軍事行動,支持澳門人民的訴求,但香港67年的騷亂中央以及地方政府只是表態,責備港英政府對勞動階層的不公,並沒有真正在物資上以及行動上支持香港的左派,最後還「下令」叫停香港左派機構的抗港英行動。 北京當時與英國的談判相信很難知道詳細,但相信肯定背後是有一些交涉的。

那麼你會問,為什麼北京在澳門事件裡那麼快,那麼硬的站在澳門民眾的一方,但67年又不在各方面強力支持香港的無產階級呢? 要了解這個問題就要回到1966年和之前的澳門的狀況。


在123事件後,澳門總督在毛澤東畫像及中國國旗下,簽署認罪書(見圖)。自此,澳葡政府失去統治意志,在政治上都以中共的意向為依歸。有人形容123事件是澳門「去殖民化的開始」,塑造了今天的澳門。相片:Wikimedia Commons



水電供應靠大陸  商人偏向中共

在1949年中國大陸解放後,澳門的本土商人便從之前與國民黨友好改為偏向中國大陸。原因很簡單,上面我說過澳門所需的糧食以及生活用品很主要來自大陸,因此本土商人要與中共保持良好關係才可以在那邊發展業務,而北京也很努力的在澳門商人中間展開統戰工作,讓澳門成為一個對外窗口。當時香港最重要的商人是英國人,而香港對大陸的依賴是遠沒有澳門那麼強的。 

澳門這個「窗口」在1950年後的幾年之間發揮了非常大的作用。當時韓戰(抗美援朝)爆發,美國對中國進行封鎖與禁運,因此很多物資都無法運到中國。管治香港的英國是美國的同盟更是參戰的國家,自然嚴密的封鎖港口,不許運送有關物資的船隻到大陸。但澳門在國際上是比較中立而且澳葡政府比較腐敗,因此很多物資就經過澳門或在附近進入了中國。 當年參與行動的包括現在已經去世的兩個香港「愛國商人」,當然少不了澳門那邊的「土豪」的配合,這些人的行動不但緩解國家所需,而且他們也賺了大錢,因此也增加了他們對國家的忠心。大家看看澳門首兩任特首的背景就知道我在說什麼了。

雖然如此,國家對澳葡政府那麼快就採取壓迫行動,在香港卻從頭到尾都沒有又是為什麼呢? 原因當然很多,是牽涉到當時澳門與香港的人口結構,兩地政策,甚至地理環境的不同的關係。


請問要如何坐船過海?昔日港澳客輪坐船攻略,1952 – 1963 - 澳門記憶
1950年,韓戰(抗美援朝)爆發,美國對中國進行封鎖與禁運,很多物資於是經過澳門進入了中國,圖為1950年代的內港碼頭。相片:李玉田/澳門記憶

韓戰期間,把物資運到中國的澳門商人不但緩解國家所需,而且也賺了大錢,因此也增加了他們對國家的忠心,其中一人是時任澳門中華總商會理事長的何賢(右)。1956年他獲毛澤東(左)接見。在123事件中,身為澳門華人社群領袖的何賢的角色至為關鍵,與澳督會談,又在電台呼籲澳門市民切勿外出,儼如「民間特首」。事件後,他成為所謂的「影子澳督」。回歸後,何賢之子何厚樺成為澳門首任特首。相片:網上



從中國逃至港親國民黨人   影響媒體與教育  

在1949年解放後親國民黨的大陸居民很多都逃難到香港以及澳門,但以香港為主,而且到香港的不少是帶資金過來的資本家,與各級的技術人員和文化人才,是一個很龐大而且完整的族群,在媒體與教育都產生很大的作用。去澳門的則是比較低端的人口,因此可以造成的民眾力量不大。

但是另一方面,英國與澳門兩者跟中國的外交關係又不一樣。香港背後的英國是與台灣沒有外交關係,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反而有。澳門就剛好相反。 因此港英對國民黨管治下的台灣在香港設立的半官方與私人機構進行比較嚴密的監控,防止他們對大陸搞破壞引起外交事件。英國人對邊境和水域的巡邏很緊,所以當時國民黨在香港是動彈不得的。

澳門就不一樣了,葡萄牙與國民黨的台灣有外交關係,台灣可以順理成章在澳門設立很多表面是商業,文化與其他方面的機構(比如學校),但暗地裡是顛覆甚至是派特工進入大陸的跳板。大家翻開地圖就可以知道澳門半島與當時的中山縣(現在的珠海經濟特區)最靠近的海岸距離不到300米。世界冠軍兩分鐘就可以游到彼岸,普通會游泳的人頂多10來分鐘吧。 我以前在澳門就碰過一些新移民他們說嘿,我們以前常常是早上天還沒亮就游過來,然後逛街玩耍到天黑就游回去。 有一個跟我這樣說的還是一個女孩子。


被消失的澳門節日:中華民國國慶. 上世紀五、六十年代,澳門每逢十月都會有三大慶典設置牌樓,分別是十月一日的中華人民… | by 馬有史|
在五、六十年代,澳門每逢十月都會有三大慶典設置牌樓,分別是10月1日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慶、1-月5日葡萄牙共和國成立日,與10月10日中華民國國慶。但在1966年123事件後,澳門再也沒有慶祝中華民國國慶活動,雙十節牌坊從此消失。圖為早年澳門工團總會所設置的雙十牌樓。相片:網上



台灣透過澳門反共  123事件後中央趁機拔刺

因此在1966年123之前台灣在澳門的實力是不可忽視的,而且是中國大陸的一根刺。他們在南中國的反共宣傳,設施的破壞,特工網絡的擴大等都是透過澳門去組織與運行,實行的,對廣東省造成非常大的困擾;因此123事件發生後中央與廣東省趁機拔去這條國民黨刺是非常正常的。 大家可以參考有關羅德光的連結就可以多了解一下當時的情況。

但是你也許會問,既然國民黨台灣在當時的澳門有不少的建構,在123事件裡面不能對反澳葡的愛國群眾構成對立的阻力的嗎?  這是與澳門的人口結構有關的。澳門與香港不一樣,居港華人裡面有龐大的中產人口-公務員、律師、醫生、工廠主管、公司的中高層管理人員等,而且他們絕大多數是反中親英的一群。當時澳門的中產階級基本上都是那些雙語的土生葡人,華人裡面除了一小撮親中富豪以外,就是做小生意的商販以及工人勞動者,也是澳門政府腐敗的受害者,因此就是有台灣的影響也遠比不上親中群體勢力的龐大。當時主要報章媒體也是以親中的為主,在發生群眾主導的衝突後,國民黨當時是無法應付的。

因此,香港與澳門今天的分別,其實是1967年澳門政府同意親中的居民把國民黨勢力趕走造成的。聽說當年所有國民黨辦的學校都被封掉或者改組,原來的老師都被辭掉,對一些人包括學生造成不小的創傷,也許今天很多親台灣/美國的人會說是什麼言論自由受打擊啦,但對破壞顛覆國家的行為又隻字不提。


圖17  澳門國慶風采 — 陳樹榮編(二)
在1960年代,不同於香港中產華人的反中,澳門民眾多為澳葡腐敗政府的受害者,造就了勢力龐大的親中群體。因此,在123事件中,國民黨未能對反澳葡的愛國群眾構成阻力。圖為當年澳門國慶景象。相片:網上




回歸後大陸沒打擊香港反共言論  終釀2019年浩劫

那香港呢? 香港回歸前是反共的國民黨經營了48年的地方。教育,媒體的影響無處不在。鄧小平在1988年說過在九七後可以繼續罵共產黨,不搞事的話就不算帳。但回歸前香港的親國反共媒體都慢慢收斂甚至退出,台灣特工總部也聽說般到日本。回歸後大陸兌現鄧的承諾,完全沒有對反共言論有任何的打擊。就是因為中央這樣「優待」傳統國民黨反共派以及各方面的反共勢力,包括國內遷來香港的氣功團體,生果報以及其他境外勢力,加上國民黨在香港幾十年的洗腦教育,香港終於在2019年釀成一個浩劫,就像抗生素不夠強的話除不掉的細菌回頭攻擊對身體造成更大的損害。 

那次澳門「趕國」行動也有一些很少人談到的後果。那些本來在澳門撈國民黨油水風生水起的人跟著去了哪裡? 歷史沒有交代,但是很多是來了同樣講廣東話的香港是必然的了。他們在某程度上加強了香港已經很厲害的反共情緒,在67年的事件裡面也肯定有很多動作是幫助港英政府去鎮壓左派的。當時很多的炸彈事件所需要的技術知識我懷疑就是當年在大陸搞破壞的人去安排和嫁禍左派的。 當然這只是猜想而已。 

另外,123事件對澳門的經濟造成非常大的打擊。第一是那些台灣機構要撤出,本來對祖國的破壞行動經過澳門進行是幫助當地經濟的,現在沒有了,那些在那邊撈油水很有消費能力的人也離開撤到香港/台灣。跟著葡萄牙人也開始無心戀戰,由你們去搞吧我們不理了。香港人也因為澳門「赤化」也比較少過去了。 大家應該都去過澳門的舊葡京,是不是覺得很小? 但其實當年何鴻燊計畫建造的葡京是大很多的。在今天還健在的主樓旁還有一個非常長的與主樓相同的副樓,每一層都有當時港澳都沒有的橫走電梯,你看計畫是多麼的龐大。後來因為123事件把計畫縮到現在舊葡京的範圍。


123事件對澳門的經濟造成非常大的打擊,香港人也因為澳門「赤化」也比較少過去了,圖為1970年的葡京酒店。相片:網上


在123事件中發揮很大作用的澳門富商,其後代一直到今天仍然是澳門的豪門與政治人物。相片:網上



半社會主義葡萄牙斷交台灣   與中國有先天好感

澳門的經濟在十年後香港經濟起飛才開始慢慢恢復過來,另外一個因素是葡萄牙在1974年由社會主義的軍人以及民間團體發起一個十分和平的康乃馨革命 Carnation Revolution結束了法西斯統治,建立了一個半社會主義民主政權,他們在1975年與台灣斷交,與社會主義的中國有著先天性的好感,因此在中國的要求下同意繼續統治。

很多人都不知道澳門在1966年後的十年內常常搞一些鬥牛,豔舞等活動來吸引香港人,回力球也是那個時候引進,球場今天還在。

澳門123事件讓我想起今天的香港。澳門當年的排除國民黨的行動與今天的香港國安法是相當近似的,兩者的目的都是阻止不少人進行或者鼓吹顛覆國家的行動,但香港就晚很多了。香港國安法像想當年的123一樣也引起了很多人因為新的政策和其他原因要離開香港。不一樣的是香港國安法比澳門的123晚了56年。 但亡羊補牢,未為晚也。

國安法也肯定會對香港的經濟造成一些衝擊甚至打擊。但是回頭看當年的澳門民眾上下一心地為了國家的安全及民族的尊嚴,義無反顧地改造澳門殖民社會的不公,甚至經濟受影響也從未抱怨後悔,反之他們咬緊牙根等待回歸後的黎明以及燦爛。那香港今天的「犧牲」算什麼呢?

那些在心智上還沒回歸的香港人,你們醒覺了嗎?



莫遂興
從小就很不喜歡假貨。因此很討厭那些學棍、政棍、法棍。偏偏又在外國與本地讀了很多法律與政治書籍,有兩個法律學位,所以興趣是與他們研究研究囉。



相關文章:

English
Chinese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