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評】我一生的挑戰 -新加坡雙語之路

我誠懇的為大家介紹這一本書。 它是李光耀重溫自己的語言歷程,以及新加坡在1965年獨立以來的語言政策。很多人以為新加坡從開始已經決定以英文教學,因為受英國教育的李很崇尚英國,這兩個想法都是錯的。

新加坡政府在被逼脫離馬來西亞獨立建國之初,其實是受到華人團體強大的壓力,說要用華語(普通話)作官方語文,李光耀因為其他族群的關係當然反對。無論如何,他最後採用英文作為政府工作語言之外,也讓華語學校持續一段長時間。

連他自己的兒女也是在華文學校讀到高中的。第一因為家裡已經說英語,不怕英語不好。 第二其實是……希望自己每天有跟兒女鍛鍊華語的機會(李夫人跟兒女是100%英語的)。

為了讓星加坡的語言政策可以有最終的定案,他讓家長自己用腳來投票,看他們喜歡把兒女送到英校,或者是華校。 當然家長會選擇出路好的英校(所有的公司都愛請英語棒的人),到了70年代中他見到時機成熟,決定把所有的學校蛻變成為英語教學。

跟著,他又推展華語代替方言運動,因為他自己學語言的經歷以及對周遭環境的觀察告訴他如果學校教英語,家裡說方言,但又要學普通話,對一些天資不太好的學生是一個沈重的負擔。 

他當年要推行華語的原因,不是因為知道中國會像今天的強大,為新加坡人作職業上的準備,而是深知就算新加坡廣用英語,人民不會因此變成英國人的,文化的根源怎說還是中華文化,而文化跟語文是掛鉤的。要保存文化的生命力,學習文化背後的語言是必須的。同時他也強制其他少數民族-印裔的和馬來裔的-學習自己的語言。

李光耀本人也身體力行,他從政後為了應付政敵而必須學會三十歲前自己很少說的華語,福建話以及客家方言(小的時候應該都聽過,但沒有說)。 他的福建話頂呱呱,但後來他因為教育,文化和社會的原因,要新加坡把這個最重要的方言放棄。他自己窮一生的力量,在公餘的時間內去改善自己的華語,一直到死前不久還在堅持,我覺得他對未能把華語說得像英文一樣的好是一件遺憾的事情,我亦因此瞭解到要中文跟英文一樣的好,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那他以及新加坡的語言故事為我們香港帶來什麼樣的啟示呢? 

第一,兩文三語是給學生帶來學習的不便和困擾的。 優秀的學生可應付,資質差的學生就很容易落後,這是他當年對新加坡兩文三語情況的觀察和洞悉,我非常同意。第二,就是中文和英文一樣的好,是幾乎不可能的。 那麼你一定要用一種語文作為主要語文,另外一個是次要,但一定也要學好的。第三,就是尊重家長的投票。

在這三方面香港的情況又如何呢?  香港是保留了李光耀要消除的兩文三語。  其實我自己當年教過兩年英文,是我決定不再教書的原因。

第一,香港的兩文三語政策根本給學生帶來很大的壓力,最後一事無成。  第二,香港也根本沒有中英文(說、聽、寫)水準都非常好的人。在香港,以為自己英文好的人很多,但真正好的人少得可憐。在媒體上看到一輩子受英語教育,包括律師在內的泛民議員,見記者時英語彆扭到“毛管動 ”,你就知道香港的英文教育是如何的失敗了。

第三,家長作了什麼樣的選擇呢?  幾乎所有有經濟能力的家長都是把學生送到國外,或是國際學校讀書的,目的就是畢業後可以輕鬆的找到工作,不管你做什麼行業。在私人企業裡,英語流利是第一條件。 政府其實也是以英文決定升遷的,當然對中文的要求是比商界較高。家長們也看中了國際學校的普教中,對校內不用廣東話教學是完全不在乎的。

另外政府也作了同樣的選擇,據我所知在母語教學失敗以後,現時香港已經沒有以前的中文中學了。

從這幾個因素看來,你認為香港應該推行怎樣的語言政策呢?  唯一的選擇就是新加坡的雙語之路,別無他選,我幾乎是跟李光耀在差不多的年代得到這個結論的 。

也很大膽的說,香港不改革語言政策和教學方式,只有一代接一代,越來越多廢青。而這些廢青不只是學歷低的階層才有的。唸完了大學,出來社會以後,英文差找不到好工,也可以變成憤世疾俗不求上進的。香港如果不解決李光耀和新加坡幾十年前要解決的語言問題,社會,經濟甚至政治問題是永遠不能根除的。

莫逆

一個熱愛文學文化的人,凡他懂得的語言,他都會研究其文學文化,包括幽默感與髒話。 

English
Chinese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