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派完一萬元之後又如何?

在過去多月的社會運動以及疫情的影響下,香港正面對各種民生問題, 香港應該如何解決呢? 其實解困的錦囊一早已經在政府手中,就是其龐大的外匯儲備。

截至去年12月底,香港的外匯儲備資產達42,591億港元,世界排名第七,超越全球逾240多個國家。其實很多西方國家的外匯儲備是負數的,欠下巨款;香港是極少數擁有龐大的外匯儲備的地方。 

多年來,龐大外匯儲備是香港的優勢,可是,政府一直沒有好好運用外匯儲備,改善經濟民生和提升競爭力,儼如「守財奴」。


政府一直沒有好好運用外匯儲備,改善經濟民生和提升競爭力,儼如「守財奴」。 圖片:網上

 

政府派發每人一萬元   沒有後續 

政府應該如何運用外匯儲備幫助經濟及民生發展呢? 有政客高呼:「派錢最實際!」;亦有人曾發奇想,將全部錢歸回市民。 

的確,以現時的外匯儲備水平,倘平均分給全港750萬市民,每人可分得56.8萬港元。政府當然不會這樣做,筆者亦不會贊成這種沒有持續性的派錢方式,市民花光錢後,再伸手問政府要錢,怎麼辦? 

財爺於今年二月底在新一份《財政預算案》宣佈「大手筆」向每位18歲以上的香港永久居民派發一萬元。在非常時期,「派錢」是可以紓緩經濟困境,但這只能解決燃眉之急,而未能發展經濟民生,令市民最終自立。

雖然政府派發1萬元解民困是史無前例的,但問題的核心是政府在處理外匯儲備方面缺乏長期策略。往往派完錢就算了, 沒有後續政策利用外匯儲備,發展香港的經濟及民生。最後這筆錢只會不斷滾存,在香港人來說,「有等於無」,民生問題遲遲未能解決 。 

多年來,我們聽到很多聲音批評政府不動用外匯儲備,但由於缺乏認識,很多人其實不知道政府處理的方案是對還是錯,往往都是人云亦云。筆者希望在這篇文章解構外匯儲備,以及提出政府應該如何運用這筆「巨款」,為香港謀求出路。


財爺於在新一份《財政預算案》宣佈向每位18歲以上的香港永久居民派發一萬元,但這只能解決燃眉之急,而未能發展經濟民生,令市民最終自立。圖片:東方日報

 

外匯儲備管理過於穩固  未預留金額幫助社會

外匯儲備是一個國家或地方,透過其中央結算銀所持有並可兌換為他國貨幣的總資產。換句話說,若將一個地方比喻為家庭,外匯儲備等於一個家庭的積蓄。 

在香港,金融管理局根據四大原則,負責管理這筆「積蓄」:確保港幣匯率穩定;維持足夠的外匯;保障資本規模(包括跑贏通脹及足以應付市場波幅);以及爭取最佳投資回報。

可是,由於管理外匯儲備的方針過於「穩固」,引致金錢長期被「捆綁」, 現時外匯儲備佔四成用於確保港元匯率穩定;約30至35%用作相當於兩年的政府開支「財政儲備」,餘下的便是可作投資用的「累計盈餘」,現在約佔25%至30%,而且不斷滾大。

因需要乎合匯率穩定和維持足夠外匯的投資原則,外匯基金約2/3的資產均投資於回報率低於通脹的美元短期存款票據或債券當中,從而拖低整體回報率。

一直以來,外界認為這些水平過高,同時質疑為何沒有一個份額是用作幫助社會的。


儲備量超出國際標準  造成資源浪費

究竟多少儲備量才是合適?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 (IMF) 的建議,外匯儲備水平是否合適,乃以儲備與外貿進口金額的比例 (reserves-to-import “R/M” ratio) 計算,應介乎20%至40%;即儲備總額應以能支付3至4個月的進口為宜,來應付國際收支。

可是,回歸後,香港歷任的6位財政司所維持的外匯資產水平,皆超出R/M比例,甚至有不斷上升的趨勢,顯示香港的外匯儲備有愈見超離國際收支的需要,致外匯儲備過多,造成資源浪費。

首3任財政司長平均維持R/M比例在50%以上,同時外匯儲備也長期保持在10,000億港元的水平。第四任財政司長唐英年把外匯儲備資產的水平提升至14,000億港元。後來曾俊華在任10年間,更把外匯儲備翻3倍至40,000億港元,R/M比例提升至90%。於2017年接任至今的財政司長陳茂波,繼續滾存盈餘,將R/M比例推高至2019年的96%以上,遠超IMF建議的標準!

但鮮為人知的是,政府其實是可以善用IMF的備用信貸,包括「提款權」與「特別提款權」,以應付突然的外貿支付需求。這個機制能夠讓政府避免被迫出售外國證券,或中斷外幣定期存款套現,所帶來的資本損失; 亦能適度減低外匯儲備水平。


曾俊華在任10年間,把外匯儲備翻3倍至40,000億港元,reserves-to-import(R/M)比例提升至90%。圖片:林兆彬

 

善用儲備  提升競爭力與改善民生

現時香港的外匯儲備已遠超國際標準或實際所需,政府應該把多出的資金運用於其它更有意義的地方,總好過白白讓龐大金額每年被通脹所蠶食。

政府應該把超出需要的外匯儲備份額,以「保就業、促經濟」為長遠目標,用於提升香港競爭力的基礎建設和人才政策、扶助高增值及新興產業的發展。同時,政府亦應把部份外匯基金的投資回報,用於全民退休保障、全民醫療保健、濟助弱勢社群等用途,這有助應付人口老化所帶來的財政負擔。

以上建議可讓市民分享多年來經濟發展的成果,同時對建立市民對香港的歸屬感,及提升對政府的支持度亦有助益。把外匯基金用於改善民生及提升競爭力是一個大方向,至於應該用在哪方面,社會可以詳細討論。 

現時香港人正經歷困境,這正好是發揮外匯基金作用的時機,政府不應該再做「守財奴」,要「放膽」把金錢用於幫助社會上,為市民解開困境,為香港打開出路。


周永勤

自27歲起一直連任元朗區議員,至本屆剛卸任,服務該區25年,親身參與及見證天水圍的開荒及轉變。曾經是自由黨議員,現在無黨派。

English
Chinese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