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局】陳文敏教授,您是否認為「革命無罪,造反有理」?

陳教授,校友您好,好久沒有通信了。 這次又看到您在電台訪問的節錄,讓我不期然又希望就您的言論發表一下。

首先您好像抱怨《港區國安法》草案內容太含糊,我就很納悶,都說明是草案哪裡能夠詳細?

中央已經說了會聽取香港(有用)的意見,相信無論在涵蓋的層面與執行的細節都會吸取的。 還記得基本法嗎? 還不是由中央領導下撰成的,比國安法更複雜不知多少倍的法律文件,據我所知您並沒有參與,但香港還沿用至今,我相信您對中央政府的不信任是有點過份誇大了吧。 您自己擔心不打緊,不要引起市民過度恐慌就好了。  


法案不能只「針對一小撮人」?

您提到的各點我們一個一個來吧。

您說國安法不能只「針對一小撮人」,就能令市民安心。哎,中央這樣的去表態,其實是政治性與法律無關的。 法律怎會未開始就說我要抓多少人呢?中央說這話的原因是去年犯罪搞破壞的人實在太多,潛台詞是我先要抓你們的頭頭。 你從今不跟隨那些煽動造反的人就可以放過你們,不然就…..

從歷史裡面舉一個您熟悉的例子吧。 1945/56的紐倫堡大審判。當年犯下滅絕猶太人的戰爭罪行的何止萬人?幾十萬吧!但最後被判有罪的只是「一小撮」的161人。 裡面只有 37人被處死。香港的情況不言而喻了。


議員說什麼也不應該DQ?

跟著您又說「若因(議員)反對立法就被取消參選資格是不合理」。 我認為是看你反對什麼? 如果你是合理地反對國安法裡面的條文細節比如判刑量數是沒有問題。 如果你是反對中央為香港的國家安全立法的權力或者反對立法會應該就23條立法,就當然有問題了。議員是效忠中國憲法和基本法的,如果他們不跟隨這兩者,那是不是發假誓要DQ呢?甚至應該根據《選舉管理委員會(選舉程序)(區議會)規例》104 條作出虛假聲明而被檢控。就是你過了選管會和立法會也可以啟動DQ程序的。

2020年5月22日,香港民主党成员在中联办前抗议。
圖為立法局議員胡志偉(中)和黃碧雲(右二)在中聯辦前抗議,反對人大制定 「港版國安法」。陳文敏表示,若議員因反對國安法立法,就被取消參選資格是不合理。 相片:美國之音

刑事法就不能有追溯力?真的嗎?

您又說「港區國安法是刑事法律,不應設有追溯力」。陳教授, 我很想知道您說這話是根據什麼理論/前例?有一個相信比您在這方面知得更多的人,也是您熟悉的港大客座教授 Richard Cullen。他對法律的刑事追溯力的問題寫了一片文章。 姑且把文章連結給你看看:

https://www.scmp.com/comment/insight-opinion/article/2117646/hong-kong-could-apply-national-anthem-law-retrospectively

文章引用的是普通法裡面的刑事例子,他認為追溯力在技術上是可以的。  您可以去和他討論討論。  

當然常識告訴我們要不要追溯主要是看是否很多人計畫在法例生效前「亂博懵」玩個夠,繼續犯法。 而且追溯的形式可以很多,可以在刑罰方面減輕一些,甚至特赦。

所有法例目的是要大眾知道政府的嚴肅,作為法律學者應該提醒大家自律不要趁機犯法,如不清楚是否犯法就先避免一些行為。揮舞港獨旗幟,喊口號攻擊中央又不是洗澡吃飯,不做不會死的吧?

港大客座教授 Richard Cullen在SCMP的文章中指出,有些法律界政客聲稱普通法裏面的刑事法例是沒有追索力的,直指「這些說法是錯誤的」。他說英國及澳洲的高等法院已經認可具有追索力的刑事法例。


不受法院規管的特別法庭:香港有前例

您又認為港區國安法與一般刑法罪行沒有大不同,不需要用專門法庭審理,否則會令人質疑專門法庭是否有特別的審理原則。 

陳教授你長處是說一些表面上好像有道理很中肯的話。 你說不能訂立特別法庭來處理的理論到底是什麼? 法律都還沒出來,你怎知道不需要特別的人來應付呢? 首先我問你為什麼幾乎所有國家都有軍事法庭?英國美國甚至所有的國家也有不少特別法庭,又是何解?美國的特別法庭很多都是總統委任法官的。

要成立特別法庭的原因我估計有幾個。可能法律比較專門要特別的專家才可應付。又或者管轄的法律與世俗的不一樣(軍事法庭)。 甚至可能是要保密(保密是與西方的法律原則相違背的,請看:

https://libraryguides.law.marquette.edu/c.php?g=318621&p=2127210&fbclid=IwAR3c_gjj-PkokaFnqux47M9CniRu44dvas20PSZSIn2LrbLEz_GrKhifa-A

順帶一提在國安調查方面如果有特別的安排,在香港的歷史上面是絕對有前例的。 ICAC就是。 以前港英時代的政治部就是。 將來國安法有特別的調查小組,我完全不覺得是違反什麼樣的原則。提醒一下政治部就是獨立於司法機關,結合調查權與審判權於一身的機構。對犯人的判刑都不用經法院的。不過我相信中央不會那樣黑箱作業的。

國安法通過後,如果中央(因為中央才有這個權利)覺得因為法律是比較專門而要成立獨立法庭,這是在世界上的司法制度裡有根據的行動。法律都沒出來您一開口就封殺這個世界上普遍的做法,陳教授您未免又讓人懷疑您的動機是其實不信中央,而不是維護什麼法律原則。

Dissidents will no longer face Thai military courts
為什麼幾乎所有國家都有軍事法庭?英國美國甚至所有的國家也有不少特別法庭,又是何解?圖為泰國在曼谷的軍事法庭。相片:MUNIR UZ ZAMAN / AFP


革命無罪…

好了您的談話進入高峰。您建議條文應清晰列明分裂國家或顛覆政權,要涉及武力或鼓吹武力,而行為嚴重性足以達至分裂國家的目的才判罪。您舉例說,如在六四燭光晚會等和平集會,高叫「結束一黨專政」等口號,不應構成顛覆行為」,以免造成對自由言論的傷害。

高叫口號不應構成顛覆罪?「顛覆」這詞在這裡是「顛覆國家」也就是全中國。換句話說如果你在香港喊口號會顛覆中央,那算不算顛覆?是哪一個個體有權決定是否構成顛覆中國?  我香港可以寫包單保證你們大陸不會受影響? 還是你們大陸受影響是你們的事關我屁事?國安條例將會在內地與香港以同樣的準則來執行,你能在香港喊大陸就不行,你說會不會有問題?

在疫情結束後,香港每天會有成千上萬的內地旅客、學生、工作人員可以見到這些「顛覆國家」標語,他們不會受影響嗎?既然那麼多的內地人會受影響的話,我們應不應該去管轄一下?

您連叫口號的客觀環境、動機、與實際造成的效果都不考慮,就說「不應該」被判顛覆是有點操之過急了。當然希望走法律縫隙的叛逆者的嘴巴會說「我是按陳教授的本子辦事的啊」怎會是顛覆的….

很想知道如果教授認為「結束一黨專政」不是顛覆,那其他的口號好像「共匪必亡」,「打倒共產黨」,「天滅中共」等算不算帶煽動性的口號?你批評國安草案過於簡單,您的例子也好像過於簡單了。想清楚再說吧陳教授,不要讓人家誤會將來犯法啊…

算了吧陳教授,「國安」不等於「港安」。 還是讓國家領導去決定什麼是顛覆吧!

鎮幹部:天滅中共是真的
很想知道如果教授認為「結束一黨專政」不是顛覆,那其他的口號好像「共匪必亡」,「打倒共產黨」,「天滅中共」等算不算帶煽動性的口號?圖為2019年11月13日,中大學生拉起「天滅中共」橫幅。相片:余鋼/大紀元


嘴巴不能煽亂,只有武力才算叛國?

暴力這個問題可能比較敏感,不如先談談西方普通法國家的情況吧。 沒錯,有些西方國家都可能把顛覆罪與武力掛鉤(澳洲反恐法2005,但也有不少沒有掛勾的),你光罵政府沒有暴力就沒有大問題。 英國甚至取消了普通法裡面的顛覆罪,基本上是沒有這個罪行了。可是陳教授有沒有注意到人家卻有新的法例去控制一些恐怖的暴力行為? 比如英國的反恐法?而且法網收得比以前更緊,刑罰更高呢?

英國2000年的恐怖主義法 Terrorism Act 在1(a)裡說恐怖主義是有行動或威脅有行動的 (terrorism “means the use or threat of action….) ,換言之有暴力威脅已經是恐怖主義,不用什麼鼓吹暴力或暴力行為。 1 (b) 1(c)說這些威脅是用來影響政府民眾,讓他們的一些政治/宗教/意識形態的思維得以發揚。那正是去年黑衣蒙面亂港者(俗稱曱甴)的行為,英國對這些恐怖份子是規管得非常嚴格的。

法例有多嚴?根據 12.2(c)甚至協助他們去演講談話已經犯法,在大意的情況下捐錢給他們也是15.1. (a)(b),甚至穿的衣服或攜帶的物件若令人想起恐怖組織都已經犯法了13.1(a)(b)。

 Police officers and members of the emergency services tend to a person injured in the terror attack on London Bridge
英國2000年的恐怖主義法 Terrorism Act 在1(a)裡說恐怖主義是有行動或威脅有行動的 (terrorism “means the use or threat of action….) ,換言之有暴力威脅已經是恐怖主義,不用什麼鼓吹暴力或暴力行為。圖為2017年6月3日倫敦橋恐襲後,警員及醫護人員在現場急救傷者 。相片:Getty Images


言論自由?連口都不用開已經可以被抓了。  

還有英國2011年的反恐及調查措施法Terrorism Prevention and Investigation Measures Act,賦予英國內政大臣可以下令向某些懷疑是恐怖份子的人發出TPIM(以前叫control orders意指個人控制令)的權力。 他懷疑你是恐怖份子便可以發出TPIM,令你被警方「控制」,以後就好像坐在一個移動監獄。 限制條文包括你要住哪裡,與什麼人聯繫,租賣房子,甚至怎樣花錢都要得到警方的批准。厲害不? 詳情請看Schedule 1 Part 1。

https://www.legislationline.org/download/id/7975/file/UK_Terrorism_Act_2000_as_of_2018.pdf

而且應為因為反恐的原因警方最高可以扣留疑犯28天……,與香港的三天真的是小兒科了。

我想不出有任何的國家的言論完全不會被國家安全影響支配的。 以香港人很崇拜的南韓為例,公開稱讚北韓是犯了國家安全罪的。是否侵犯了言論自由呢教授?

在德國、奧地利、和在一些其他的歐洲國家,如果你以學術的角度去為以前的納粹黨講些好說話,也會犯上刑事罪的。是否言論/學術自由的枷鎖呢?

其他還有很多例子,我寫了一篇相關的文章請陳教授指正:


參與建設吧,陳教授

陳教授,有一些心裡的話想跟您說:曾經覺得您對於國家的所有政策都好像有破壞沒建設,有點懷疑您的目的是想包庇香港的搗亂份子而不是真的維護言論自由。不過去年在電視上見到您苦勸蒙面學生不要到橋上去拋擲汽油彈又讓我相信您是真的愛香港,愛青年的。只是可能有些「港莽」症狀,對大陸有極端和完全不公平的懷疑而已。

很不客氣的說,如果您心裡不是想鼓勵破壞,對去年黑衣人的非法行為和破壞不滿,齒冷他們殘忍不人道的「私了」行為,就應該以法律學者的身份向中央或香港政府,提出一些可以撥亂反正的法律建議。 比如西方的反恐法是否有可取的地方?  英國/歐洲的「憎恨言論」法律是否可參考引進,以消除香港人對大陸同胞/警察非理性的仇恨言論,情緒和暴力傾向等?

但您和其他香港法律界人士在香港人極端暴力的狂飆下,一個對策都沒有提出來。人家提出用老法,例如香港行使法200章(中西區區議會主席鄭麗琼被捕的根據),就說這個法例太舊了太久沒用,裡面有英女皇的殖民地舊法,最好不用。  到人家中央提出要立法你們又說這不行那不行,卻永遠不提出什麼是行!

香港的青年在你們香港法律人士/學者的言論上什麼都聽不到,只聽到到文革時期的兩句話:

革命無罪,造反有理。


莫遂興

筆者按:此文是根據6月14日傳媒報導陳文敏教授於電台節目的訪問內容,如果與實際的談話有差距或誤解,在提出並證實無誤後會作出修正。

English
Chinese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