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寵物】失去女友 得到我的寶貝

想起來已是12年前的事了。那年是2008年,未婚妻突然患了癌症。記得在她做完手術那天,我在學生放學後,立刻坐巴士趕往醫院探望她,在座位上十分焦急的我,腦海中一片空白,不知怎地,兩行淚水失控地流了下來,直到下車,我抹乾眼淚。

上到醫院病房她已睡著了,但醒來時見到我,仍堅持掛著微笑,想必是不想我擔憂吧!經治療後,她的病情漸漸好轉。因工作關係,我不能每晚到她家探望她,而我亦感到她母親實在不太喜歡我!就算我買一大堆生果去探望她,她母親亦不肯接受,要我取回!


突然提出分手    

漸漸地,時間一點一滴地溜走。有天,突然因某些事情,她提出分手。我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為何她要與我分手? 但我终於失去了她!

在往後幾年間,我都是獨自一人,沒有勇氣再開始另一段感情。 每天下班後,便回家。 

我不時在學校放學期間,見到一位叔叔於山腰間幫他的狗兒梳毛,這隻狗全身長滿長長的黑毛及小部分白毛於面頰及腳掌上,帥氣非凡! 在2010年的某天,我终於走上前問叔叔:「這是什麽狗?」,他說:「是邊界牧羊犬!」牠體形龐大,服從性高,需然不太親人但可愛極了!

叔叔十分好動,他每天都會带他的邊牧行上柴灣墳場再在山腰間往大浪灣或歌連臣角方向急行疾走!熟悉了後便跟他說,「可否跟你一起行山 ?」他說,當然可以!就這樣,跟他和他的邊牧行了數次山後,便決心買一隻邊牧了。


與狗為伍的生活 

我開始上網找尋有關邊牧的資料,因為當時在港 (專業)繁殖邊牧的人不多,所以很快便给我找到了!便往位於元朗的狗場參觀。繁殖場的負責人說,最近這胎只剩下一隻4個月大的狗女。

雖然這隻小狗没叔叔那隻邊牧那樣帥氣,但心裹就是想著牠!到下一個周末,我急不及待再去看牠,越看越喜歡牠!付了錢便帶狗兒回家!第二天便為牠改了名,叫 Mui Mui 吧!與我的姓氏相稱。


Mui Mui 一個月大的時候,樣子非常可愛。

由於基因上有著強烈的牧羊犬「管治」心理, 牠對其他種類的狗都必定想「管」!


就這樣,便開始了與狗為伍的生活!

以往,我早上8時前回到學校,直至晚上9時才回家。養了 Mui Mui 後,我每天提早趕回家,帶牠出外、餵食、跟牠玩,和教牠做基本動作。每當我回到家,牠都開心得不知所以,躺在地上等我撫摸!

由於基因上有著強烈的牧羊犬「管治」心理, Mui Mui 對其他種類的狗都必定想「管」!我們多次於街上遇到其他狗,牠都會立即伏下,隱藏自己,等對方再接近點時便立刻起身大吠!牠們都不是牛亦不是羊,你為何要這樣激動?若不是拖上繩,牠想必上前催趕!

養了 Mui Mui 大约三個月左右,有天我帶牠從筲箕灣走到柴灣,找叔叔及他的邊牧一起行山。叔叔帶我們到柴灣的石廠找另一邊牧,之後我們到墳場,他叫我放開狗繩,讓 Mui Mui自己跑!「吓!可以嗎?」他說:「你要對牠有信心!」

就這樣,我解開了狗繩,牠便跟著兩隻龐大邊牧奔馳而去!牠第一次得到真正的自由,很快地 Mui Mui 便消失於眼前!  情急下,我便像跟牠每晚在阿公岩道一個籃球埸玩飛盤時,吹哨子一樣叫牠回來。一瞬間,Mui Mui 從消失的轉角位跑回來,探頭望着我,彷彿想問我「是要我回來嗎?」

牠终於得到了自由奔跑的通行証!我們每次上山,我都會放開狗繩,而牠亦會跟著兩隻「邊牧哥哥」學習一些生存技能!好像,在那裏有水源可以飲水,和浸於水中令身體降温等。


每次上山,當我放開狗繩後,Mui Mui 會立即跟著「邊牧哥哥」們飛跑,並學習一些生存技能!

每次到山上,Mui Mui (左) 都會跑來跑去,開心極了,之後就跟朋友躺在地上休息。


Mui Mui 給我無比的愛

Mui Mui 很懂事,每天零晨5時30分,我帶牠外出後便上班, 直到黃昏7時才回家!但牠從來不會在家大小便,或是吠叫影響鄰居。 

養了 Mui Mui 後,每當我回家時,看到牠的眼神及笑臉,我感受到牠有多麼的期待我回來!牠每次都是擺著尾巴,躺在地期待著我的愛錫!

Mui Mui 給了我無比的愛!

搬了家幾次,身邊常有人說:「你除了返工便是和狗一起!一點空間也沒有!不辛苦嗎?把牠送給別人、愛護動物協會、或漁護署吧!」我聽了真有點生氣!若他們的父母老了,他們也會把父母送走?


Mui Mui 很懂事,每天零晨5時30分,我帶牠外出後便上班, 直到黃昏7時才回家!但牠從來不會在家大小便,或是吠叫影響鄰居。 


再見寵兒

七年很快便過了。老爸因腎衰竭而入了醫院!因平日返工緣故,無暇往醫院探望只好等到星期六才去醫院!

某個星期六,我如常帶 Mui Mui 出外後,便往醫院探望老爸。大約4小時後,我回到大埔住所,開門時 Mui Mui 沒有立刻走過來。開了燈,心知不妙,猛然看見一地嘔吐物及排泄物,由睡房至客廳,而牠更已因掙扎而推倒一張木椅,並倒臥在客廳的桌子下!

我跪下來按著牠,叫牠,但牠沒有反應,牠身體已經冷卻了!

我沒有驚慌,亦沒有流淚!心中只是想著為何會這樣呢?腦海中不停細想,帶牠出外時的每一情景,每一個步驟;我真的想不通,我做錯了什麼!我心愛的Mui Mui就這樣離開我,沒有和我說什麼,只留下一段段難忘的回憶。

我打電話通知一位狗友,她給了我一所寵物善終公司的電話;晚上,職員終於到來,帶走 Mui Mui 往他們公司,再排期火葬。

兩星期後,我獨自走上善終公司進行火葬。一個人望著好像睡著的Mui Mui,我撫摸著牠冰冷的身軀,回想起牠的笑臉,眼淚已不其然在眼眶中流轉著!

時間到了,服務員要把牠推到火爐旁。我真的依依不捨,當他把 Mui Mui 推進爐前,我想再上前摸牠一次,但我說得太遲,職負已急不及待把牠推了入去火爐中!

我只能嘆了一聲,心裏跟牠說再見!我相信,我們必定會在某個空間再度相遇!再見!


Clement

一位老師,每天與少年人相處的時間,比在家與父母相聚的時間多出以倍數計。 

English
Chinese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