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聞】戴耀廷再籲「違法達義」前度學生斥:妖言惑眾

近日佔中發起人之一的戴耀廷在網上發表其「超然法律觀」的言論,重申「違法達義」的合理性。 言論引起一班港大法律系畢業生及律師的不滿,昨在網上發出公開信,譴責他的言論為「妖言惑眾」。

事緣4月18日警方以涉嫌於去年反修例運動期間,組織及參與未經批准集結, 拘捕泛民15人,包括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李柱銘獲釋後稱對與年輕人同被告「感到驕傲」,鄧炳強不點名批評,稱對其言論感到驚訝,擔心會鼓勵年青人犯法,並重申「如果你唔想俾我拉,只有一個辦法,唔該你唔好犯法。」


港大生斥超然法律觀「妖言惑眾」

隔日(19日),提出「違法達義」理念的佔中發起人、港大法律學院副教授戴耀廷在其Facebook專頁發文,不點名反擊鄧的言論,說:「這種說法背後其實反映出一種非常落後的法律觀。」

在發文中,他詳細論述他的「超然法律觀」,認為「不公義的法律就不是法律」。「若人民認為一些法律不能符合公義的要求,法律不單沒有規範效力懲處他們,人民更有權利以違反那些不公義規則的行動,去改變法律及制度,以達成公義。」

 

戴耀廷4月19日在其臉書,提出「超然法律觀」的言論。


戴的言論隨即引來「一群港大法律系畢業生及律師」的反擊。昨日(22日)他們在網上發表了一封題為「戴生,我們受夠了!」的公開信,狠批戴耀庭所說「不要犯法」的法律觀落後為「妖言惑眾」。

「叫人守法及不犯法竟然已經變成了「落後」的法律觀? 未知聘用你的香港大學及法律學院的其他教授是否也同意你這些謬論 ? 我們明白你本身已經是戴罪之身,已經有刑事案底, 現正保釋等候上訴, 當然是心有不甘,也希望逃避牢獄之苦,而寫這些歪理本來已經有一定的利益衝突,但如果你連最基本的個人承擔及法律責任也想用花言巧語蒙混過關 ,你還有什麽資格去教導學生﹖你實在枉為人師!」

他們又痛斥戴作為法律系副教授「長年累月去煽動廣大市民及青年人去 “違法達義”、 美化暴力、不尊重法律及不遵守法律」。公開信表示戴仍然留在港大領取高薪教授法律是「厚顏無恥」,又批評港大法律學院浪費納稅人金錢仍然聘用戴去「繼續荼毒香港的下一代」。


質疑「公義」標準  誰有權定公義? 

他們亦在信中主力挑戰戴的「公義」言論,說他的所謂「公義」標準並不代表所有人民的標準。

「我們留意到你文中和你長年累月在其他文章中不斷重複又再重複然後也是重複提到的什麼所謂“公義”。想請問這個“公義”有一個客觀的標準嗎? 如果有,這些標準又是由誰去決定呢?」他們續說:「你在文中提倡 “不公義的法律就不是法律” 。 你這句簡單的論述完全沒有解答一些更需要解答的問題 。例如誰有權決定一些法律是否公義?」

信中亦狠批戴經常用「超然」的法律觀去混淆視聽、誤導市民,卻從未譴責暴徒的惡行。

「我們對戴耀廷先生的失望,不單在於你道德水平沒有底線,歪理連篇,更故步自封地以為自己思想進步,走在時代的尖端,並且長期誤引一些你以為及所謂的現代及超然的法律觀去誤導市民、荼毒市民。與你這種人一同生活在香港,我們不單止感到驚訝和羞恥,更加感到心寒。」


公開信的原文節錄如下:

戴生,我們受夠了!

戴耀廷先生:

我們是一群香港大學法律系畢業生及律師。歲月如梭,回顧我們在香港大學的數年光陰,發現有笑有淚的生活與學習中,不少都是對法律學院的敎授與講師們的感恩。每年都有新同學加入這個法律界的大家庭,而年復一年,Professor Michael Wilkinson、 Professor Peter Wesley Smith、 陳弘毅 敎授等都會無私教導,悉心栽培,孕育一批又一批的法律人材,服務香港社會,守護法治這個香港珍而重之的核心價值。

正正因為懷著對教授們的敬仰,所以令我們對你於2020年4月19日在你個人面書頁Facebook Page 的言論感到特別驚訝、憤怒及恥與為伍。本來尊師重道是一種美德,但當為師不尊甚至妖言惑眾,便必須直斥其非!

我們深信法治的一個非常重要也是不可或缺的基礎是每人都要承擔犯法的法律責任。你聲稱「如果你唔想俾我拉,只有一個辦法,唔該你唔好犯法」是一種非常落後的法律觀。我們對你這番謬論感到震驚和莫名其妙。

叫人守法及不犯法竟然已經變成了「落後」的法律觀? 未知聘用你的香港大學及法律學院的其他教授是否也同意你這些謬論 ? 我們明白你本身已經是戴罪之身, 已經有刑事案底, 現正保釋等候上訴, 當然是心有不甘,也希望逃避牢獄之苦,而寫這些歪理本來已經有一定的利益衝突,但如果你連最基本的個人承擔及法律責任也想用花言巧語蒙混過關 ,你還有什麽資格去教導學生﹖你實在枉為人師!

我們深信法治的重要性,所以我們絕不能接受一個法律系副教授長年累月去煽動廣大市民及青年人去 「#違法達義」、 美化暴力、不尊重法律及不遵守法律。

你既然不承認香港法律的約束力,甚至又曾經犯法,你怎能夠繼續 #厚顏無恥在香港大學領取高薪教授法律﹖你有資格嗎﹖ 只能又一句:枉你為人師表! 我們也實在不明白港大法律學院怎可以浪費納稅人的金錢去繼續聘用你這般質素的老師去繼續荼毒香港的下一代。

我們留意到你文中和你長年累月在其他文章中不斷重複又再重複然後也是重複提到的什麼所謂「公義」。想請問這個「公義」有一個客觀的標準嗎? 如果有,這些標準又是由誰去決定呢? 是由你去決定嗎? 如果不是, 那麼是由誰去決定呢?是由一些自稱支持「民主」 (不論這詞到底是什麼意思) 的人去決定嗎? 如果也不是, 那麼應該是由誰去決定呢?

我們聽說你好像聲稱自己是一個基督徒 (如果這是真的, 我們實在感到驚訝), 那麼這個公義是否應該要由你聲稱所信的上帝去決定呢?  你所說的公義, 會否也包括你所信的上帝對你個人的默示? 假如有其他信徒也聲稱上帝對他們有與你截然不同甚至南轅北轍的默示,那麼應該由誰去決定誰最可以代表「公義」發聲? 又是由你閣下嗎?

你在面書中提到「人民」、「若人民認為一些法律不能符合公義的要求…」,請問你能代表所有人民嗎?你有問過香港七百幾萬人嗎?

你和一些稱聲支持民主的人仕過去不斷以「民主」的獨家發言人自居 (根據你們的簡單邏輯, 和你們有不同意見的人就一定是反民主的), 不斷以「公義」這些抽象概念去混淆視聽,  而你現在又提出什麼「現代的法律觀」及「超然的法律觀」。

請問這些你所謂的「超然」的法律觀是在什麼地方超然? 請問這些「超然」性是否又有什麼客觀標準? 誰又有資格去決定那一些是「超然」的法律觀?  又為什麼這些人有資格去決定哪些法律觀是「超然」或「非超然 」的?  又由什麼人去決定到底誰人有資格去做這決定?

我們不厭其煩的提出上列一連串問題, 無非是想指出我們對你長年累月用一些看似深奧的法律名詞去誤導廣大市民, 實在是受夠了。

其實你所提出的那些看似深奧的法律名詞都只能用來欺騙一些缺乏獨立思考或者討厭思考的無知市民及學生  (當然你也深知這些人不會對自己的這方面缺點有足夠的認知能力), 當中的邏輯不單止簡單,更是幼稚,說穿了, 都是用來掩飾閣下的理據的空洞及薄弱。

你在文中提倡「不公義的法律就不是法律」。 你這句簡單的論述完全沒有解答一些更需要解答的問題 。例如誰有權決定一些法律是否公義? 是否任何人只要覺得某些法律不公義就可以不遵守法律, 並且可以以此作為逃避法律責任的理據? 如果不是,那麼你一句簡單的「不公義的法律就不是法律」不是廢話是什麼 ?

容許我們教你一則最基本不過的法律知識:無人可以凌駕法律,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其中包括你和我們。

戴先生,你說「故不公義的法律就不是法律」。那麼請問關於禁止縱火、傷人、亂擲汽油彈、毁壞公物、侵犯別人私隱、擾亂公共秩序、「起底」及「私了」的法律是「公義」還是「不公義」的法律?如果這些都是「公義」的法律的話,為何沒有聽到你譴責任何暴徒的行爲,甚至連一句「這些行爲是不對的」都好像沒有說過?

還是你心裏其實根本有雙重 (甚至多重) 標準, 即是上述法律如果是應用在你和一些口裏支持民主 (或支持閣下) 的人身上就不是公義的法律,但如果是應用在其他人身上又突然變成是公義的法律?

香港是一個言論自由的社會 (你能夠長期在大氣電波及傳媒中妖言惑眾正正足以證明這一點), 如閣下要堅持走閣下一路走著的歪路, 當然有閣下的自由。  

我們也相信以香港自由的程度 (雖然我們留意到香港總有一些人天天樂此不疲地堅持說香港沒有這種或那種自由) , 不少傳媒會很樂意為閣下繼續提供散播歪理的台階, 我們也尊重傳媒有這個自由。

但今天我們這一大班同樣擁有法律專業知識及經驗的律師 (包括不少比你更具專業知識及經驗的律師) 都很想對你說一句 : 我們受夠了!

最後容許我們借用並修改你在你文中最後一段說話去說出我們想對你說的話 :

我們對戴耀廷先生的失望,不單在於你道德水平沒有底線,歪理連篇,更故步自封地以為自己思想進步,走在時代的尖端,並且長期誤引一些你以為及所謂的現代及超然的法律觀去誤導市民、荼毒市民。與你這種人一同生活在香港,我們不單止感到驚訝和羞恥,更加感到心寒。

一群香港大學法律系畢業生及律師

2020年4月22日


文:Peter LiuSherry Lee

English
Chinese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