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局】中共真的那麼不光彩嗎?

泛民派在中央宣佈推出「國安法」後,雖然不至於噤若寒蟬或立刻轉軚,但很多都會變臉。如民主派大佬李柱銘竟突然支持23條立法,很多泛民議員又說自己一向不支持「港獨」,陳方安生亦閉了嘴等。反之,在5月22日中央宣佈將會為香港特區頒佈「維護國家安全法」後,一錘定音,香港各個政府部門首長力挺,舖天蓋地主動出擊,有異平常的「鵪鶉」態度;而泛民知大勢已去,紛紛龜縮,形成一個強烈的對比。

值得留意的是整體泛民最近變了調,很少說中國,多說中共,美國也同出一轍,不提中國,喜歡批評中國共產黨。主要的原因是令大家再勾起中共不光彩的過去。有些香港人宣稱他們愛國但反對共產黨,這個說法較易誤導群眾憎恨共產黨。

在長期西方國家、反對派、和傳媒的渲染下,「中共」(中國共產黨)這個名字讓人一聽到便不寒而慄,但是中共真的那麼不光彩嗎?真的那麼恐怖,而應該被人唾棄?

讓我簡單說說多年來中共做了什麼,給大家評價。

中共是過去70年新中國的執政黨。建國前,中共做了很多工作,最大的功績就是统一了中國。

建國後30年也做了很多錯事,例如在1966年,中國發動文化大革命,令很多中國人受苦。由於“文化大革命”的影響,中國不僅沒能縮小與發達國家已有的差距,反而拉大了相互之間的差距,從而失去了一次發展機遇。

這場由文化領域的 “大革命”,對教育、科學、文化的破壞尤其嚴重,影響極為深遠。很多知識分子受到迫害,學校停課,文化荒蕪,許多科研機構被撤銷,在這個時期內造成了“文化斷層”、“科技斷層”等等。

1966年,中國發動文化大革命,造成許多人倫悲劇。(取自推特)
1966年,中國發動文化大革命,造成許多社會悲劇,很多知識分子受到迫害。相片:網上


可是中國之後卻峰迴路轉。

汲取歷史的過錯,中共徹底改正以前的錯誤,並發憤圖強不斷改善政策以及人民生活。最近40年國家在中共執政下,幾近全部中國人過著比1980年前更好的生活。綜觀世界各國,中國在科技、經濟、和民生各方面,實在比大部份國家好,甚至比很多先進國家也不遑多讓。曾經是一窮二白被人欺負的弱國,中國今天已經強大到不再怕被列強打壓,已經可以重新抬起頭來。

圖為今天的上海,是中國三個全國性金融中心之一,其餘是深圳和北京,均具備特有的金融中心競爭優勢。


不但自身強大,中國更對第三世界國家不斷扶持,改善其民生、衞生、環保等方面,相比喜歡欺凌和侵略他國的霸權主義國家,中國更顯出泱泱大國之風。這一切都是由中共(被西方誣蔑為邪惡的政權)帶領著做的。這實在令人反思,什麼才是一個好政權?一個能夠令人民溫飽及富足,安居樂業,對其他民族善良的國家,就是好的政權。

這幾個月來,新冠肺炎的肆瘧,令我們看到中國如何愛護人民,如何以傾國之力去拯救國民生命,如何果斷地作出決定去帶領國民走出困境,也對其他國家作出支援,說得出做得到。在全世界有哪一個國家能夠作出這樣的承擔?

讀者可以聽聽美國著名經濟學者Joseph E. Stiglitz的一次演講,剖析中國成功的原因,並指出有些人(特別是歐美人士)對中國的誤解。Stiglitz是哥倫比亞大學教授,也是2001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


中國有今天的強盛,有賴中共。我們不應聞共產黨而色變,也不應為不光彩的過去要今天的中國負上歷史的包袱。試問人誰無過?任何國家也一樣。

中國今天實行的是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這是一種在過去40年改革開放期間,中共在共產主義基礎上,引入資本主義的部份概念而成的治國之本。中國在發展經濟之餘,仍能保持共產主義社會結構的特色,貼近北歐的社會主義,而不是共產主義。

用迂腐的眼光去審視今日中國的共產主義,實在是與時代脫節。


Peter Liu
曾任職「財富500強」企業之大中華區行政總裁,亦曾為香港主板上市公司的副主席。在社會服務方面,亦為某紀律部隊協會的創會會長。現已半退休,以freelance 形式擔任企業的策略顧問並撰稿。

English
Chinese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