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局】無大局觀的任命,是誰毁了一國兩制?

近日,傳聞將會由香港左派政治組織工聯會立法會議員麥美娟,出任民政與青年事務局局長。多年來,大部分市民都不知道麥議員在香港的政策上作過什麼貢獻,只記得其最出名的「政績」,就是(據東方日報在2019年6月20日的報道)在2019年港府推出修訂《逃犯條例》期間,在6月15日於禮賓府舉行的內部會議中,用粗言問候行政長官林鄭月娥,麥之後對傳言不置可否。 

較早前政府宣布新政府架構重組方案,採納3司15局架構,以及額外增設3個副司長職位。近日傳媒報道工聯會立法會議員麥美娟是民政及青年事務局局長的熱門人選。圖片:網上報章截圖


粗口議員做青年局長 成社會“錯誤模範”

當權者若任用此人處理青年事務,是非常壞的“身教”,彷彿教育青年人,可以繼續在會議中用粗言對待未來的行政長官李家超先生。任命被指講粗口的議員做香港的高官,不但成為社會“錯誤模範”,粗口文化將蔓延香港社會,還鼓吹一種“反權威”的意識,對社會的發展百害而無一利。如果一個講粗口的議員可以做局長,只會貶低了政府管治團隊的水平,污了特區政府的名聲。

昨晚Facebook已經有理性愛國專頁發聲反對此“疑似”任命,指:「香港真的沒有政治人材了嗎? 要搵一個“爆粗大媽負責青年事務”? 難道要香港空轉多五年,多兩代年輕人反政府?」。有市民也忍不住說「真痴線!」。此等聲音反映了社會的不滿,如任命成真,必再推低特區政府的管治威信,進一步影響香港的穩定。

東方日報先在2019年6月19日在“政Whats噏”以八卦新聞形式報導,指內幕對話錄音流出,疑似金融服務界議員張華峰向監警會主席梁定邦,講述工聯會議員麥美娟爆粗鬧林鄭大鬧禮賓府一幕。該報道更刊出了對話內容,見上圖。圖片:網上截圖
隔天(6月20日),東方日報以《傳麥美娟禮賓府爆粗罵林鄭》為題,再正式報道麥美娟爆粗罵特首事件。


香港左派鼓吹政治主導法律 影響司法獨立

更嚇人的事,傳聞由另一​香港​左派立法會議員,民建聯副主席張國鈞,擔任副律政司司長。香港左派傾向內地的一套管治方式,他們如果上任了,會否把內地的一套搬到香港呢?這個可能性不容忽視。如果真的發生,這也絕非中央的意思。本人不是說內地的一套不好,國家的管治制度有很多強項,但香港是奉行國家為了收回香港所推出的「一國兩制」,左傾只會自行破壞一國兩制,影響香港原有制度,必不是中央所樂見的。

另外,香港的左派鼓吹的是政治主導法律的一套,他們在2019年香港暴亂至今在社會鼓吹的種種不可行的建議可見一斑,整體都是「話做就做」,漠視法律上的考慮的。香港的普通法是依照案例判案,由政治掛帥的建制派去處理司法事務,會否影響普通法制度?這樣,香港真的能有獨立的司法系統嗎?

再者,黨政與法治一向要分開。基本法63條規定,律政司主管刑事檢察工作,不受任何干涉。在普通法的國家中,從來不會任命政黨要員擔任律政工作,若由政黨副主席負責協助刑事檢控工作,將會予人政治干涉法治的印象。香港律政司的工作需要作政治解說,一向由政治中立的公務員負責,將來如由有政黨背景的副司長來擔任此工作,怎樣可以保證政治中立?在5月17日的一個傳媒訪問中,張國鈞談到設立律政司副司長能加強政治游說工作,增加與政黨的聯繫。在政治游說期間,以他作為民建聯副主席一職,民建聯對法例的意向不會經過他而影響政府的決策嗎?怎樣可以做到黨政分開?

根據《行政長官選舉條例》,香港特首不可具有政黨背景,從而保持施政的獨立性,那麼為何主要問責官員又可以有政黨背景呢?這不是制度上的自相矛盾嗎?

執業律師張國鈞自2009年4月起擔任民建聯副主席,身兼立法會議員,傳聞指他將擔任副律政司司長。圖片:am730


民建聯人當律政高官 會否重演胡仙事件?

坊間有人認為,梁愛詩在回歸後任首屆律政司司長,她亦有政黨背景,是民建聯的創會會員,所以張國鈞以民建聯副主席身分被任命為副律政司司長,就沒有問題。這樣的謬論,是基於沒有總結一國兩制經驗之過。

前刑事檢控專員江樂士於2013年11月接受《南華早報》訪問時透露,在15年前的胡仙案中,他認為有足夠證據起訴胡仙,惟被時任律政司司長的梁愛詩推翻。胡仙是前全國政協委員,亦是星島集團前主席,1998年捲入一宗詐騙案,涉與集團三名行政人員串謀,誇大旗下報章發行量,詐騙廣告客戶。案件中三人最後被判入獄四至六個月,但胡仙未被起訴。江樂士稱曾與梁愛詩討論,梁以公眾利益為由拒絕批准起訴胡仙,稱因為案件有機會令星島集團1,900名員工失業。

胡仙事件突顯出的是,民建聯背景的律政司司長,是可以基於其他所謂的「公眾利益」,而不起訴刑事罪疑犯,令有特別身分的人士,免受刑事起訴,事件衝擊了香港法治的基石。若張國鈞最後真的被任命為副律政司,歷史會否重演?這是否意味全國人大政協等權貴,會因有民建聯黨員當律政高官,而可以免受刑事起訴的風險?

回歸後當首屆律政司司長的梁愛詩是民建聯56位創會會員之一,她處理前全國政協委員胡仙案件備受爭議。圖片:民建聯網站截圖


社會眾多有能之士 為何要用建制派當高官?

以往中央“親”建制派的做法是為了抗衡反對派,今天反對派已經差不多消聲匿跡,沒有力量再阻撓施政,應用多時的“政治任命”作高官這套已經不再需要了,香港還需要建制派在新的管治班子嗎? 社會上眾多有能之士,懂青年事務的、懂法律的專才大有人在,為何不重用他們,令香港受益,而要用建制派的人?此等任命只會令人感覺偏私,增加社會的不公感,對穩定民心沒有好處。

但願,這些全無大局觀的任命不是真事,而只是某些陣營在傳媒「吹風」。若然成真,究竟是誰在摧毀一國兩制呢?

回歸後的25年來,反對派、建制派都只是為自身利益作政治鬥爭,並非為公眾利益,也非真心為民服務。香港的核心問題遲遲未能處理,導致民怨四起,這些政客可以說是罪魁禍首,有份引致香港回歸後的亂局,逐步引領香港走向2019年的黑暴。

若繼續由這些人管治香港,香港何來可以開新篇?


無言
一位不平則鳴的政界中人



相關文章:

6
3
3
4
1
請分享文章,支持我們:

5 thoughts on “【政局】無大局觀的任命,是誰毁了一國兩制?

  1. 青年政策影響未來,由說粗口的麥美娟出任,將成為話柄,於包括所有20出頭以下年齡的學界,更難以服眾,甚至造成鑑尬。反對派及黃絲陣營,甚為雀躍,準備日後成為攻擊民政事務及青年政策推行的火力目標。從黃絲陣營的社交媒體,均可見粗口局長主持青年政策的「支持」言論。

    十八區的民政事務處及區議會秘書處的政務主任及行政主任,不少也感到不服氣,日後推行地方行政,將產生不少阻力。

    3
    2
    1
    1
  2. 民建聯組員被政府委任任何一個職位都不同意,皆因無論香港發生任何政治社會事件,民建聯都是躲在背後默默不聞不問,此種態度不知是否認同社會事件呢?當社會事件平息之後,攻擊最政府最大的聲音就是民建聯!導致社會聲音對民建聯被委以重任一職有着強烈不滿反對的聲音,正常!

    3
    3
    3
    1
  3. 作為一個議員,公眾人物,理應保持一個品格高尚形象給市民,像撥婦罵街,還要做公職人員,這個影響深遠。另外作為民建聯副主席,若張國鈞真的加入政府成公職人員,由於瓜田李下,怎能使大眾市民信服,他的政黨不會利用其政府的職權作利益輸送?政府應該找尋沒有政黨人士做司長或局長的職務,否則市民對政府公信力將不斷下降,難以服眾!

    4
  4. 香港的政治變得比以前更加黑暗。令人徹底失望。
    愛國者治港是口號,台面上無八成都七成是爛人。
    所有牛鬼蛇神非但無人受罰,更入內地搵真銀。壞人充好人,太公報幫手做保護傘(想起唐山),以權謀私公器私用的做選委。立法會日做議員,晚做KOL,打兩份工收兩份糧,當然不理民間死活。
    整個香港是非觀無哂,正邪不分。都唔知係物世界!
    邪人當紅當道,失民心者失天下。人在做,民在看。
    香港翻過去的,原來是更爛的一頁。

    5
    3
    3
    3
    1. 一直人們以為房屋是香港的核心問題,但其實這個政治制度、這批人才是香港的真正核心問題!你講得對,國安法立了之後,很多市民以為會有更好的日子,但原來可能是更爛的一頁。希望這些任命不是真的!

      4
      3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