譚新強:恆指2萬點的悲哀

上年尾當香港恒生指數再次上到兩萬點,很多市民感到驚喜,但一位筆者極為欣賞的投資總監兼金融評論員譚新強卻唱反調認為這是香港的悲哀!

12月10日譚新強在其《譚新強世界Zoom》Youtube視頻節目中,提出一個問題:為何回歸25年以來,恆生指數仍原地踏步徘徊在兩萬點(雖然恒指近日大發神威,截至1月16日恒指已經從去年10月底低位14,687點升至21,746點)?他指出恒指在1997年回歸時已經有15,000多點,由於香港的發展緊靠於中國,中國的GDP在25年間升了18倍,期間大量內地企業來港上市,恆生指數理應達到幾十萬點才對,但在25年內沒有多少升幅,究竟當中發生什麼事?根據譚的分析,情況其實反映了國內一些管理問題,進而影響來港上市的國內公司的表現,而這些問題反過來限制了香港的發展及恒指表現。

簡單解釋一下恒生指數的運作,讓大家明白這個問題的重要性。恒指會每季揀選一些有實力及代表性行業的上市公司作為指標,恆指的升跌是基於這些企業的股價表現,實力雄厚的公司股價自然會水漲船高,恆指便可以節節上升。換句話說,如果來港上市的內地企業是有實力的國際品牌,股價處於高位,那麼必定能夠推高恆指,否則恆指只會原地踏步或者處於低位。恒生指數對香港的經濟息息相關,因為指數高的話,代表香港有健康的營商環境,可以吸引外資來香港上市及營運企業,因而推高香港的就業率以至整體經濟,而企業亦得到發展的資本。相反如恒生指數處於低位,本地經濟將會受限,影響香港的發展。

畢竟金融是香港的支柱基業,甚至支撐樓市,多少移民外國的港人,也是靠香港股票市場賺到的第一桶金才能有本錢作選擇。我們沒有什麼製造業,也沒什麼高增值高科技行業支撐,金融業便一枝獨秀成為台柱了。

譚新強一直是一位清心直說的金融界人士。從耶魯大學管理學院畢業的譚新強,是中環資產投資基金的創辦人兼投資總監,曾任美林證券及所羅門兄弟等外資證券基金公司。一直以來,他也是評論股市的能手,但近年他開始在不同網上平台對周遭發生的政經事件表達其看法,而他觀點以大膽直接見稱,絕不轉弯抹角!

在這個題為《恒指2萬點的悲哀》的視頻中,他直指“恆指2萬點的悲哀”這問題,許多香港人仍看不明白,但不少懂得金融的朋友都知道,看破不說破而已,他的言論在瞬息萬變的世界中確實發人深省!

譚新強在這個視頻裏分析引致這個問題的一些原因,筆者歸納了一些重點,如下:


內地政策令企業難以成長  來港上市只想cash out 

股市經歷超過97年到現在已經25年, 仍然維持在2萬點左右其實表現真的很差勁。25年間,中國的GDP增加了接近20倍,就算經過這幾年新冠疫情的調整,增長也有接近18倍,期間很多內地公司來港上市集資,而他們理應可以令香港的股市有很大增幅,但事實並非如此。究其原因,根據譚新強的分析,不少內地公司來港上市並非為了發展,而只是集資。很多時候,這些內地公司做了一盤好看的帳目來上市,但當小股民“瞓身”投入以後,才發現原來這些公司「吹得大,回報小」。投資者進貢以後,這些內地公司的估值並沒有更上一層樓,那麼恆生指數又怎能有上升的動力?這多少反映一些來港上市的內地公司缺乏實力,這跟內地管理及監管行業的方式有關。

譚新強指,西方以海洋文化見稱,骨子裡就是想衝出去征服全世界,繼而再影響世界,美國Tesla電動車公司的創辦人Elon Musk 、Amazon的Jeff Bezos 甚至Netflix都是這樣想的;但中國的企業走向世界很多時候是為資金找出路,而不是夢想做大盤生意。中國監管政策差不多每五年清洗行業一次, 內地企業做得出色的往往在壯大後便要出國發展。中國大的科網公司幾乎只剩小米、美團的創辦人仍留在國內,其他大企業創辦人一早已經溜往海外(例如阿里巴巴的馬雲已經一時在日本、一時在泰國)。

由於現時中國的監管政策差不多每五年清洗一次太頻繁,換句話說國內的企業只有五年時間可以培育自己,時間實在太短,不足以讓公司穩健成長成為衝出國際的環球企業,走不出國門,又如何和美國競爭,繼而有長期穩定增長? 

難聽一點說,便是所謂割韮菜,內地一些公司在香港上市不久便要cash out要走,不能繼續健康的做大下去,這不是健康的企業文化,間接令到恆生指數市場不能穩步上揚。

再者,由於疫情原因,中國企業的市盈率(用於衡量一家公司的價值的比率,高市盈率表示投資者預期公司未來盈利水平較高)由過往超過15%跌至現在只有8或9%、中國GDP增長仍低於亞洲的平均值,還有國內的債務問題,和美國的競爭問題,由此可見國內企業盈利能力仍然受限。因此,中國公司必須改善盈利能力,否則這麼營運效率低的一盤數,就算已經上了市,很難再吸引投資者入市投資,亦失去了公司上市的意義,難於持續集資為公司添新血和新動力。

上市公司賬目不清、營運效率低又怎樣吸引大型的海外基金公司及散戶投資者?!加上各類政策影響投資生態平衡,讓很多海外大型基金更加望而卻步,不敢投資中國企業的股票,恆生指數又怎會不受影響? 


中美爭霸、科技瓶頸 影響國內機構擴展 

中美爭霸,隨便一個國家跑出反而世界和平,大家距離太接近反而進入一個陷阱,誰也咬著不放。中美貿易戰引起的經濟打壓,讓一些在西方上市的中國企業受到諸多阻攔,由於這些機構很多時候在美國及香港也有上市,美國政府的干擾也會影響其在香港的股價,進而影響恆指走勢。

總而言之,香港位處東西文化交匯,受國策影響、亦受環球政經事件影響,導致恆指便一直徘徊在一個不合理的低位。

譚新強指出,中國科技發展方面也面臨瓶頸,不論是AI人工智能、元宇宙、半導體等等,而很多初創科技企業初心也只是想獲得國家補貼資助,實際並不一定把金錢全利用在初創科研,沒有長遠踏實發展下去的動力,亦沒有實務實幹的企業家精神!!!

他認為,要讓中國品牌能夠衝出國際,首先要建立的是形象問題、信任問題。只是單純的工業生產可能只有七倍八倍市盈率,但一個好的品牌可以賣20倍30倍市盈率(像名牌服飾)。香港股市有7、8成也是中資機構上市公司,如果這些在香港上了市的國內公司的口碑好,市盈率高,當然會大大提升恆生指數價位。


中國政策缺公信力 影響投資 

據譚新強的分析,恆生指數的低位也與中國的公信力有關。他指出,國內搞動態清零耳猶在耳,在沒有“多大解釋”下政策急轉彎,一個清晰的退役藍圖始終欠奉,讓群眾有點不知所措。

其實今年7、8月20大之前已經是一個好的時間可以考慮開放,可以減低死亡數字,但現在國內在較高危的冬天才一下子放開鬆綁,又不再實時報道死亡數字感染數字,這樣確會影響中國的公信力,讓中國國際形像下滑。中國處理疫情的手法加速某些公司脫離中國,例如蘋果集團脫離中國,行政總裁Tim Cook更加迴避不願談中國問題,這個值得警惕。中國的公信力會影響其經濟發展,最終也會減低恆生指數上升空間。

拉到去年香港的一段小插曲,上年11月初香港舉行的金融领袖高峰會,有某大銀行總裁曾向其員工直言:除非中國能夠把他的措施政策弄清晰透明,否則不會再投資一元在中國。其實這不是偏頗,而是他真的看不清!究竟中國經濟將會回歸馬克思列寧主義初心搞共同富裕,還是繼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

譚新強坦言,倘若中國政府的意識型態未能放開,國內企業將不知市場定位放哪裡,給什麼回報投資者,不論國企民企都會顯得無所適從,中國香港股市更加會無運行。恒生指數其實絕對應該配合中國過去25年高速增長,如果好像美國華爾街一樣,只有拔尖的品牌才能上市,恒指見一個30萬點、40萬點亦不為過。投資是投資一個趨勢,一個未來,唯望香港股市盡快超越上一個歷史高位,為動盪的時勢注入強心針!!!

筆者後記:

以上大部份都是譚新強的分析,筆者只是在一些地方把他的論點加以說明。喜歡譚新強的分析,只有明白香港股票市場滯後的原因,才能夠思考香港如何突破自己的框框,繼續和周邊鄰近經濟體競爭。試想想如果你買的股票25年後價格還要低少少,幹嗎我還要投錢進去? 如何說服投資者未來25年將比過去25年精彩?這是作為企業管理人需要自己回答自己的!

很多愛國人士很喜歡老尾老尾的恥笑美國。無可否認,美國貧富懸殊差距大,社會問題極多,可是它有一個嚴謹的上市基制,亦可以說是一個機會主義者的天堂。這個制度起碼讓企業容易估計到結果,從而安心發展,把自己的蛋糕做大,便容易再分配給其他人。

奈何我國蛋糕尚未做大,很多上市公司富人中產便通通往國外跑,連大企業的創辦人也坐不穩,究竟所謂的共同富裕會帶給我們怎樣的新世界???

其實我們也不用太著眼於美國什麼的,天天老尾老尾,對我國目前困境沒有半點幫助,唯著眼於解決自己國內制度及管治問題,這個世界第一不單坐硬、而且坐得穩坐得久!!!

Agnes Tse
人妻、人母、70後仍有夢想的大姐,最大強項就是做自己!


編者按:

一些人或許不同意譚新強的估算,認為恒生指數怎會上到幾十萬點,甚至有人說「發神經!」。恒生指數可以到達什麼水平,並不是這篇文章的主題,題目的重點反而是探索恒生指數長期原地踏步的原因,帶出討論。

1
1
1
請分享文章,支持我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aptcha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