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析】大坑西邨民反擊2:直踩街站拍片,力證立法會議員梁文廣涉嫌失職

2022年1月3日,立法會會議廳舉行了一個莊嚴的活動,90位新一屆立法會議員面向國旗及區旗肅立,同唱國歌,之後逐一到台前宣誓就任。他們的誓詞說 「本人就任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議員,定當擁護《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盡忠職守,遵守法律,廉潔奉公,為香港特別行政區服務。」

這屆清一色建制派的立法會議員已經服務了香港一年半,究竟他們有沒有遵守誓詞,「盡忠職守」為香港特別行政區服務?

要回答這個問題,我們先看看立法會議員的職責是什麼?

《基本法》第七十三條訂明立法會的重要職能包括:1)對政府的工作提出質詢;2)就任何有關公共利益問題進行辯論;3)接受香港居民申訴並作出處理。根據立法會的資料,這三項主要工作的目的是要監察政府的工作,從而制衡《基本法》賦予行政長官及政府的職權。簡單而言,有履行職責,便是盡忠職守,遵守了議員誓詞;沒有履行職責的,便是違反宣誓。

《基本法》第七十三條訂明立法會的重要職能包括:1)對政府的工作提出質詢;2)就任何有關公共利益問題進行辯論;3)接受香港居民申訴並作出處理。圖片:政府網站截圖


微透視一位建制派議員,看立法會的縮影

那麼,現時90位建制派立法會議員有沒有履行以上的職責?由於沒有相關調查研究,我們難於準確解答這個問題,但我們可以找一個例證,微透視一位立法會新任建制派議員,從他如何對待一班受重建影響向他求助的大坑西邨居民,或許看到今天立法會的縮影。

他的名字是梁文廣。

梁文廣曾出任兩屆的深水埗區議員(在2011-2019年),是建制派梁美芬在2008年成立的地區團體「西九新動力」成員,在2021年立法會地區直選獲選為立法會議員。由於他的選區是九龍西,正正包括將會重建的大坑西邨,他理應關心居民遇到的各種問題,接受他們的申訴,從而履行立法會議員的職權。

可是,除了梁文廣近月的舉動似乎違背了議員的職責外,上週五(8月18日),一班大坑西邨民直踩他的街站,親身經歷他拒絕會見有需要市民,涉嫌違反了立法會職能(見文章視頻,和文中的居民記錄)。幫助居民的前民協副主席譚國僑指出「他是無從置疑,違反立法會直選議員的職能。」

上週五(8月18日),一班大坑西邨民直踩他的街站,親身經歷他拒絕會見有需要市民,涉嫌違反了立法會職能。圖片:居民錄影截圖


想了解梁是否違背了立法會議員職能,讓我們由大坑西村居民如何受逼遷說起。

受重建影響的大坑西邨居民,面對一系列的不公平對待,包括發展商平民屋宇有限公司沒有為居民提供安置居所,違反城規會在2021年批出重建計劃時訂明平民屋宇要「妥善安置居民」的要求。該機構只給住戶租金津貼,而租金津貼只維持五年,如果建築工程超越五年時間,該機構沒有說會補貼租金給居民。最關鍵的問題是,他們更要求通過第一輪資格審查的居民(即資產上限不超過300萬的住戶)在屋邨重建後,再要通過第二個“資格審查”才可以回遷,但一直沒有公布審查的標準是什麼,意味著居民搬出後便會失去回遷的權利,永久失去家園。但居民沒有選擇。平民屋宇強迫居民接受這“回遷安排”,否則失去居住權,必須於明年3月前搬走、失去租金津貼,還要支付平民屋宇署控告居民的律師費。屬於基層的居民,當中大部分是長者,怎有金錢支付律師費?如果失去居所,他們將來可以住在哪裡?這就是地產商的霸權!

居民要求政府以公屋安置他們屋,但房屋局一直拒絕,一直重申大坑西邨屬私人出租屋邨,政府不應動用公屋資源安置。但大坑西邨的居民本身就是合資格是公屋居民。1960年代,政府以特惠地價批出土地予香港平民屋宇有限公司(The Hong Kong Settlers Housing Corporation Ltd. 下稱平民屋宇)興建大坑西邨,用以安置當時受徙置區清拆影響的租戶,如果政府沒有把他們安置在這裏,就會安置他們在公屋,因此他們與公屋居民無異。 

之後,政府在清拆其他公屋時再安置300多戶公屋居民在大坑西邨,政府也安排輪候公屋的人士在大坑西邨居住。由於政府把他們安置在這裏,他們完全是被動的。根據公屋重建的政策,公屋居民遇到清拆時可以獲安置在公屋裏,由於大坑西邨居民本身就應該有公屋資格,只是政府的行政安排放了他們在大坑西邨,因此這些居民也應該獲得政府的公屋安置。但房屋局局長何永賢一直冷漠對待居民的要求,居民冒著大雨到政府總部請願、到區議會爭取與官員見面、到特首禮賓府向特首請願,也得不到幫助。 

受重建影響的大坑西邨居民,面對一系列的不公平對待,包括發展商平民屋宇有限公司沒有為居民提供安置居所,違反城規會在2021年批出重建計劃時訂明平民屋宇要「妥善安置居民」的要求。圖片:HK01

梁沒有履行立法會「接受香港居民申訴並作出處理」職能 

身為立法會議員,更是立法會房屋事務委員會副主席、也是香港房屋委員會資助房屋小組委員,梁文廣理應了解香港的公屋政策下的重建安排,知道大坑西邨的居民在情在理應該得到公屋安置。他不但沒有幫助居民爭取安置,還站在居民的對立面,在不同的平台通過文章以及視頻訪問,評擊居民要求政府安置他們到公屋的訴求。

在早前的社論《立法會沒有盡責破除利益固化和排解民生憂難,大坑西邨便是一個例子》,我們揭露立法會議員的失職,裏面特意提到梁文廣,寫道:

這名西九新動力成員早前發文,反對政府用公屋安置受影響的居民後,上週再接受背景不明的兩個網媒《HKG報》與《幫港出聲》專訪。在這兩個媒體聯合製作的YouTube視頻中,他與主持人周天慧一唱一和,把事件說成「牽涉政治因素」。梁文廣在訪問中斬釘截鐵的反對大坑西邨居民「一屋換公屋」被安置在公屋的訴求,指公屋是用來幫助最有需要的人。他的言論隱瞞了很多對居民不公的事實(請看本報社論《大坑西邨重建,折射的利益固化藩籬》了解更多)。梁更在沒有提供證據下,指有人在選舉期間把重建政治化,煽動不安,「有人提議一些方案出來,鼓動不安情緒的居民出來反對,結果沒有可能取得共識。結果計劃一拖再拖,拖了那麼多年。」他說。大家請留意,梁作出的論述就是暗示有反對派搞事,與前政府新聞統籌專員馮煒光於6月13日發文內容「離奇地」配合,馮煒光在沒有提出證據下,指居民不滿意重建的方案,要求被安置到公屋,是「攬炒派」鼓動的。

大坑西邨居民權益關注組主席歐陽潔珍對本報說一直要求與梁文廣見面,但對方一直沒有回應。這態度反映梁沒有履行基本法訂明的立法會「接受香港居民申訴並作出處理」的職能,這是他第一宗罪。事件明顯有關公共利益,梁文廣也沒有在立法會提出問題進行辯論;他也沒有在立法會質詢政府為何拒絕居民的要求,為居民爭取公平安置的權益,這也是他的失職,為第二宗罪。

從以上言行看到,梁文廣把正常爭取權益的居民與攬炒派扯上關係,意圖混淆視聽,阻止他們爭取安置。梁在重建事件上,如同反對居民得到公屋安置的“助攻手”。對民生問題有如此強烈個人立場的他,怎能大公無私的為市民服務?他有否履行《基本法》訂明的立法會議員的職責,答案清楚不過了。


2022年1月3日,立法會會議廳舉行了一個莊嚴的活動,90位新一屆立法會議員面向國旗及區旗肅立,同唱國歌,之後逐一到台前宣誓就任,其中一位是梁文廣。圖片:Am730

居民踩入街站拍片 力證梁文廣拒絕履行議員職責 

有人可能會認為傳媒評論偏頗,過濾了事實,那麼我們現在去片(看看封面視頻),公眾會更清楚這位立法會議員平日是如何對待有需要的市民,就可以公平的評論究竟他是否履行了立法會議員的職責。 

事源上週五(8月18日),梁文廣在大坑西邨附近的石硤尾地鐵站擺街站,為兩位估計會參加今年12月區議會選舉的建制派人士陳國偉和陳麗紅推廣。有街坊發現他,立即通知大坑西邨居民權益關注組主席歐陽潔珍,她隨即帶一班街坊到場,目的是邀請梁文廣安排見面,把居民面對迫遷的苦況告訴他,請求他協助安置,但梁一直迴避,拒絕與居民會面,明顯違反議員職責。

最新文章:


以下是大坑西邨居民權益關注組主席歐陽潔珍對街站事件的口述紀錄:

梁文廣在立法會選舉時,我們也有去信邀請他來見我們大坑西居民,但他一直沒有回應我們。今日我們收到街坊電話,說梁文廣在石硤尾地鐵站擺街站,於是我們一班街坊就決定落去找他,希望爭取約見他,邀請他約一個時間入邨與大坑西街坊見面,但他的回應令我們很生氣。

梁說我們的屋邨是私人的,聽到他這個回應,代表他完全不了解我們的屋邨的歷史,漠視我們這條邨有那麼多不公平的對待發生在街坊身上。我們邀請他入邨,他說自己有入來協助一些街坊,還反問是否一定要與我們接觸才叫做幫忙呢!他其實非常強詞奪理,代表他是“揀”街坊來見。

他還抽水,指社會福利署豁免(平民屋宇將發放的租金津貼的收入)不會影響街坊領取長者生活津貼和綜援,是他爭取的。我們聽到非常憤怒,因為這個安排是當日我們一班街坊到深水埗區議會跟社會福利署專員申訴的時候要求的,兩個建制派的區議員(民建聯的劉佩玉和何坤洲)沒有幫我們說過一句,在表決的時候,還起身走,因此我們很生氣,他不但止推搪見我們,還抽水。

我懇求梁文廣給我一個時間,他仍然推搪,不給我們確定見面日期。跟著我問他給我他的聯絡電話,他說沒有帶卡片在身,之後就走了,推說有事。

身為理應為市民請命的立法會議員,他怎能不跟街坊見面來清晰了解事情? 我們一班街坊是很憤怒的。

8月18日,立法會議員梁文廣在個人Facebook回應街站事件。圖片:梁文廣Facebook截圖

梁文廣Facebook回應: 居民以激動的方式表達不滿

同日,梁文廣在Facebook發文,寫道:「有幾位大坑西邨居民到街站,以比較激動的方式表達他們不滿重建和遷置方案及要求房屋局介入安置上公屋等訴求。文廣雖然不認同他們部分觀點,但為著大坑西邨整體社區更新進步及超過9成接受重建方案居民的權益,文廣會繼續和大坑西邨居民進行互動,亦會協助個別有特殊需要和困難的租戶處理搬遷遇到的問題!」

先不評論梁文廣反對大坑西邨居民得到公屋安置的想法是對還是不對,也不評論居民是否激動,但無論他個人的想法如何,作為立法會議員,他的職責是會見提出申訴的市民,而不是以個人立場和感受先行,居民的立場與他不同,居民表現激動,就不會見他們?理據何在?

立法會網站在解釋議員怎樣履行職責時,訂明立法會議員必須「處理市民對政府措施或政策不滿而提出的申訴」。大坑西邨居民對房屋局拒絕安置他們的政策不滿,根據這個職責,梁文廣應該要會見市民,並處理他們的申訴,但他連清楚表明要求與他見面的居民,也拒諸門外,又怎能做到議員職責?

在視頻中,有居民指他“抽水”,他立即發怒,說不再談下去。作為立法會議員,就算市民對自己有誤解,也應該按耐情緒,大公無私的處理個案,他的態度反映他以個人立場和情緒主導立法會工作,不但不專業,還違背職責。

再者,我們在早前文章已經揭露,傳媒報道超過九成接受重建方案,是平民屋宇「玩弄數字,誤導公眾」,但身為立法會議員,梁文廣沒有查證便繼續沿用這個謊言,是否刻意配合平民屋宇一起玩弄數字,愚弄公眾? 

立法會議員理應是社會的精英,無論品格與學問應該高於一般人,但他的態度令人對立法會議員失望,失去信心。

多年來幫助大坑西邨居民爭取妥善安置的前深水埗區議會主席譚國僑,對梁文廣對居民的言行感到驚訝。

「梁文廣的回應似乎表現出很大程度的自我防衞和逃避,並且與受重建困擾而前來求助的街坊爭辯。直選議員的職能(無論立法會或區議會),基本是要了解市民需要和意見,向政府當局反映或爭取。梁的表現明顯沒有履行議員的基本角色和職能,故表現得沒有耐性聆聽重建街坊求助的要求,對求助街坊請求約見詳談,亦拒絕即時處理。看這些方面,梁的表現都是不合格成為議員。他是無從置疑,違反立法會直選議員的職能。」 譚說。


透視報編輯部

明天我們繼續看梁文廣個案,揭示他曾聯署要求政府“以公屋安置大坑西邨居民”,今天卻成為反對居民得到公屋安置的“助攻手”,他如何回應自己立場的180度改變? 梁對違背立法會職能的指控,又有何回應呢? 



梁文廣下集:

7
1
1
1
請分享文章,支持我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aptcha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