刪除傳媒Facebook留言,房屋局局長何永賢想隱藏什麼? 

今天房屋局局長何永賢在Facebook作出年終總結,《透視報》在帖文下留言,希望提出善意的意見,盼望官員聆聽社會的聲音。我們選擇放入屬中央媒體《橙新聞》揭示大坑西村居民缺乏安置的專題報道,也放進本報的相關社論,但兩個留言很快被取消了。

《橙新聞》的報道揭露了大坑西邨居民未能在2024年3月遷出的限期前找到居所,內容表達了居民的困苦。該報道訪問了大坑西邨的長者,證實他們由於年長被業主拒絕租屋,而找不到居所,因此難以在平民屋宇規定的2024年3月期限前遷出,這意味着政府沒有確保平民屋宇“妥善安置居民”,有違城規會的規定。 

我們的官員一直聲稱把中央放在心上,奈何這個屬中央媒體的報道,也被何永賢的Facebook取消了。這是否反映我們的問責官員其實心裏不尊重中央? 如果何永賢局長不願意聆聽傳媒所反映的民間疾苦,那麼她一直聲稱自己是「民有所呼,我有所應」(中央治港目標)可能只是自我推廣的口號吧!

傳媒反映市民的意見,如果一個年終總結是虛心的,官員應該聆聽社會的聲音,從而改善施政,而不是取消留言,這多少反映了一位官員的誠信。

何永賢Facebook取消《透視報》的留言之後,一位讀者再在其Facebook帖文,留言並貼上《橙新聞》的報道,但不久後該留言也被刪除了(跟據該讀者提供的資料,何永賢FB用了隱藏/hide留言的技巧,即只有該讀者及其網友可以看到留言,令其察覺不到留言被取消了,但其他人全部看不到留言)。

傍晚本報再在何永賢的Facebook留言(見下),發表了公開信給何永賢,譴責其Facebook取消留言一事,並再次貼上有關報道。由於我們理據充足,暫時未見最新的留言被刪除。就算再被刪除,我們也會堅守使命,無畏無懼的發聲,絕不畏懼於權勢,誓要揭露真相,正如我們所說「無論如何淹沒真相,真相是不會死的。只要傳媒工作者堅持,真相必在黑暗中發亮!」

何永賢Facebook取消《透視報》的留言之後,一位讀者再在其Facebook帖文,留言並貼上《橙新聞》的報道,但不久後該留言也被隱藏了。


在“取消傳媒Facebook留言”的事件上,有關官員不但阻止了傳媒行使第四權,更嚴重的是,涉嫌違反《基本法》所捍衛的言論及新聞自由。特區官員,包括何永賢,在就任時宣誓效忠《基本法》,如果連這基本的守則也公然違反,她是否合格做官?

由於這是何永賢作為房屋局局長的個人Facebook專頁,取消傳媒留言的決定,就算不是何永賢本人的所為,也應該是得到她批準才可以作出的,因此何永賢須為此負責。

我們更加要深思的是,為什麼何永賢不怕被問責,而不顧一切要取消本報在其Facebook轉貼《橙新聞》的報道? 是否如一些讀者所說”心中有鬼“? 如果政府的大坑西邨重建政策是理直氣壯的話,為何不想公眾看到《橙新聞》的報道,官員要隱藏什麼?

我們之後再分析。

Sherry Lee
透視報主編


以下是《透視報》傍晚在房屋局局長何永賢Facebook帖文下的留言,發表給何永賢的公開信:

致何永賢局長,

《透視報》今天早上在閣下Facebook這個帖文下留言,貼上《橙新聞》的專題報道連結,內容揭露了大坑西邨居民未能在2024年3月遷出的限期前找到居所,這意味着政府以及平民屋宇不能符合城規會要求須”妥善安置”的規定。我們也附上《透視報》相關的社論,細緻地評論居民缺乏安置的問題。可是局長的Facebook很快刪除了兩個留言,令公眾看不到該兩篇報道,因此不能得知大坑西邨居民面對的困境。

一直以來,為了保護公眾利益,傳媒肩負第四權,即是在行政、立法、司法三權之外的第四種政治權力。在行使第四權下,傳媒透過報道,對政府和社會發揮監察作用,並讓大眾得到知情權,用以揭露社會黑暗、彰顯公義、為民發聲,目的是改善政府施政,推動社會進步。

我們今早在局長帖文下的留言,附上了傳媒的報道,正正是履行傳媒第四權,讓公眾得到知情權,了解房屋局在處理大坑西邨重建事件上的不公義,明白到居民得不到妥善安置的事實是違反城規會規定的,可是局長的Facebook竟然刪除了留言。這個舉動不但反映了局長涉嫌阻止傳媒行使第四權,還涉嫌違反了《基本法》所保障的言論和新聞自由。《基本法》第27條規定「香港居民享有言論、新聞、出版的自由」。局長涉嫌違反傳媒第四權、新聞自由和言論自由的行為,會造成錯誤的示範,令市民仿效,對社會造成負面影響。

現在我們再貼上同一個《橙新聞》專題報道的連結,以及同一篇《透視報》的社論,希望局長能夠聽取傳媒所反映的社會聲音,了解民意,從而改善施政,重新審視房屋局針對大坑西邨重建的政策。我們希望局長尊重傳媒行使第四權的權利,尊重《基本法》,不再刪除留言!

透視報

4
1
請分享文章,支持我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aptcha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