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人物】一個「愚公植樹」的村民

「你可以為社區去到“幾盡”?」

不知是否有人曾問你以上的問題。

我認識的一位朋友,他在居住的社區無私的付出了八年時間,以保育及美化環境,為原本污染的鄉村帶來奇妙的改變。 他的名字是列安邦,人稱列哥。

列哥住在北區一個偏遠的鄉村,名叫虎地坳村。由於我義務參與了一個政府資助的鄉村文化復育計劃,復育村內具歷史價值的生活痕跡,因此結識了列哥這位村民。時常聽列哥提到村內風景如畫,有漁塘有文物,故特意邀請他帶我入村走走,之後更由於計劃的關係會經常到訪虎地坳村,與列哥開始熟落起來。列哥是一個普通不過50多歲的村民,讀書不多,只有小學程度,住的是一間簡單木屋,每次見到他時都是拿著鋤頭,帶著草帽,跟一般農夫沒有分別,但他擁有的堅毅和服務社會的精神,一直感動著我。

虎地坳村為一條非原居民村,位於上水北面,靠近羅湖文錦渡,於梧洞河與雙魚河之間,村內隱含眾多古跡文物,包括礦場遺址及戰壕,也風景如畫。由於虎地坳村與塱原濕地相近,形成南北農地,故季候鳥時會經過虎地坳村棲息及覓食;加上虎地坳村內有漁塘,在秋冬之時,眾多白鷺,或在漁塘、或在樹上,有百烏歸巢之感覺。

 

村民列哥在居住的社區無私的付出了八年,為原本污染的鄉村帶來奇妙的轉變。 圖片:藍天


鄉村被工廠包圍   帶來空氣污染

可是,在過去不同年間,村內被不同工廠及設置包圍,包括污水處理廠、濾水廠、屠房、瀝青廠、貨櫃場和高壓電塔等,令該村有點被圍困的感關,原本清新的空氣換來不知名的異味。問題也反映了香港缺乏城市規劃,工業往往混入鄉村的民居,引起極大滋擾,尤其對村內深居簡出的長者。聽列哥說,曾有不同村民及村民組織,與不同部門反映及與相關持分者開會,以解決空氣污染問題,但問題未有改善。

居民以為這就是他們永久的境況,可是2013年村內發生的一場山火為死氣沉沉的虎地坳村帶來奇妙的改變。 

大火後,列哥開始一個人在村內種植不同的樹木和花草,主要是桃花,也包括鳳凰木和大紅花等,不但為了填補被火燒去的山林,亦希望以灌木作屏風阻止污濁的空氣入村。「有人說這是不可能的,認為我只是浪費時間!」他對我說。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八年後的今天,他在村的四周建立了一個猶如萬里長城的「綠色圍牆」,成為天然的屏風,阻擋臭氣進入村內。 不但如此,他所種植的花草樹木亦成為季候鳥及不同小動物的棲息地。

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八年後的今天,列哥在村的四周建立了一個猶如萬里長城的「綠色圍牆」,成為天然的屏風,阻擋附近工廠的臭氣進入村內。 圖片:藍天

村民化身愚公  用八年種樹阻污染

在過去八年裡,列哥種植了過百棵桃花,他希望在春季桃花開花時,遊人可看見漫天花海。列哥期待著現時這些灌木,都能長成喬木。列哥曾帶我到山上看他裁種的花草樹木,期間曾看見平常少見的蝴蝶,如豹紋蝶及嶺木蜂,更有一家大小的野猪在此棲身。在山上遠觀,一邊是上水、一邊是深圳,都是海市蜃樓式的建築物,更感到山上自然風光的美。

列哥娓娓道來的自發性保育行動還有著其他功能及意義。他種植不同的花樹,除了為禿光的山頭帶來賞心悅目的效果,更以含豐富水份的灌木代替容易燃燒的野草,用以減慢山火的快速蔓延。他也在樹下旁到處放上白色小水桶,注滿清水「自創水彈」在山火時自動滅火。

列哥為村內之付出帶來了微妙的變化,改變著人心。漸漸地他的「保育工作」感動了村民,曾見有村民遇見列哥時,會豎起手指頭稱讚「好野!」自從有村民向身邊朋友分享了列哥的故事,口耳相傳下,有些人慕名前來,了解列哥之保育工作,當中有一對學習國畫的夫婦因而受感動,在村內寮屋牆身畫了一幅「桃花山」。

在過去八年裡,列哥種植了過百棵桃花,他希望在春季桃花開花時,遊人可看見漫天花海。圖為列哥所種的桃花,正含苞待放。


自發保育者   永不言倦

早前,列哥更與一位手工師傅合作,將桃花樹上的「桃膠」(桃花樹流出的軟膠狀的樹汁,呈淺啡色)摘下,結合朱古力,造成「桃膠朱古力」。原來桃膠與朱古力的配搭十分美味。列哥細緻解釋,裁種的桃花沒有使用化肥及農藥,以有機方法種植,跟坊間所買到的桃膠不同(大多長久儲存已經硬化),而他所摘下的桃膠,在短時間內制成朱古力,因為新鮮製造,配搭出來的口感近似橡皮軟糖,但它卻比橡皮軟糖有益。列哥說,朱古力大師自磨朱古力粉,入口細滑軟綿,我還未一試,但聽時已口水直流了。

以上種種,每當聽列哥分享時,都感到他似乎忘卻了所付出的辛勞。

曾在探望列哥時,我眼見過他在酷熱天氣下搬運有機花肥,為植物添養分;在乾旱時想辦法引喉灌溉。他一身黑黑實實的身體,是永不言倦的保育者。雖然如此,他亦曾於過勞時不適。這時,他會用村內山頭野生的植物,為自己治療。記得他提過一種葉名叫「寛葉十萬錯」,因為植物名稱特別,所以印象深刻,後來上網搜尋資料,才知道植物名稱為赤道櫻草,有豐富的藥用價值。列哥說如果認識的話,其實整個山頭都是「寶」。

我曾好奇問列哥為何這樣付出。他告訴我,除了佛教上眾生的體會,昆蟲、動物皆有情有性外,更感到他熱愛身處之地,為季候鳥及不同動植物的生存空間而著想;加上對植物的興趣,以及關注環境保育。相信這些都是推動列哥在這些年間無私的付出。

列哥的故事非常感動我。很多時候,我們做事會計算,評估結果之後才作出行動。但若有些事是「應該做」和「值得做」時,我們又可否像列哥般,明知是愚公,仍能繼續?


藍天
一位成長於北區的小薯仔


相關文章: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