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我的樓蘭

如若有人把曠世深情比擬浩淼深海,我則把千年之戀喻爲無垠沙漠。

上下五千年,人類總在以不同恢弘的藝術形式來演繹愛的深遠與博鰲,曾留下許多千古流傳的精粹、愛情故事與傳奇,以供後人探究與追隨,仰慕與銘記。正因爲這個世界有愛,人類才得以豐茂的繁衍;因爲有愛,歷史在厚重中變得綺麗而璀璨,因而生生不息延綿萬年!

一首音樂早已深埋在心底,曾無數次企圖用文字來展示作曲、作詞者、歌者和樓蘭的魅力,終因懼怕對音樂敏感度的不足,難以透析如此氣勢磅礴的音樂,懼怕無法觸及作者內心的禁地及要表達的情感,懼怕自己淺顯的文字只會漂浮在歌者身外的狂野裏,懼怕有限想像無法演繹樓蘭的深沉和魅力而不得不放棄。可雲朵那穿透力的“雲端音”歌聲,清透細膩、彷如衝抵雲霄 ,穿過耳際,直抵心底,盪氣廻腸,美入骨髓,終按捺不住要寫下片言隻語。

村上春樹有一句話耐人尋味。他說:“我以爲人是慢慢變老的,其實不是,人是一瞬間變老的。”那個瞬間,恰好是某個年紀,突然聽懂了某一首歌。

初聞不識曲中意,再聽已是曲中人,大概就是這種感覺吧!第一次與這首歌曲結緣,就被她那優美的旋律所吸引,像一雙手牽引著我的心,慢慢的走近,走近,古代的樓蘭古城。

《我的樓蘭》 由刀郎作曲,蘇柳作詞。這首歌的歌詞意境,婉約清幽而宏大,跨越時空,縱橫宇宙,彷彿讓人置身於蒼涼的荒漠之中,仰望星空,緬懷千古。靈魂穿越過去,律動在樓蘭古國美人們婀娜的舞姿和節奏鮮明的鼓吹之中,與天地化爲永恆。曲風如水晶般乾淨、清澈。

《我的樓蘭》將已經衰落的樓蘭古國比喻一位沉睡沙漠中的絕世美女,表達了人們對樓蘭衰敗的惋惜與心痛。整首歌曲試圖構建一個美麗而溫暖的傳說,傳說中有佳人一笑傾城,有俊美少年永世守望一生的錯世情緣。當愛如種子在泥土裏越發盛大,美好故事的相遇卻彷彿都註定在等待一場無言的結局。於是便有了歌曲中“誰與美人共浴沙河互爲一天地,誰與美人共枕夕陽長醉兩千年”天荒地老的愛情;於是便譜寫出一場堅持與等待、守望與憧憬、純樸與深情、豪邁與悲涼,神祕的樓蘭古國繁華與落幕悽美的詩篇與傳説。

歌曲主要採用擬人和比喻的手法,描寫樓蘭的旖旎美景,描繪的景象開闊宏大, 沙漠中到處可見的沙丘,因風掠過,產生的弧度比較緩,因此放眼望去是一道道的曲線。而樓蘭,卻如一位柔弱的美女,處於這大漠風沙中,讓人不由得心生憐愛,想借那條曲線爲其縫件披風以抵擋風沙,禦寒取暖。

作詞者對樓蘭有着很深的感情,感覺好像冥冥之中與樓蘭前世有緣,所以有了“想問姻緣借那一根紅線,深埋生命血脈相連”。作詞者彷彿在某個夜晚燃起篝火,在寧靜中與樓蘭對話,全心感受樓蘭的氣息。

楼兰, 一座湮灭千年的华夏古城
樓蘭國是西域古國,是中國西部的一個古代小國,曾經為絲綢之路必經之地,國都樓蘭城,遺址在今新疆羅布泊西北岸。1900年,瑞典探險家斯文·赫定發現樓蘭國遺跡。樓蘭在何時建立至今不詳,但據考古發現的木乃伊,其年代可追溯至公元前1800年至公元前1世紀左右。圖為樓蘭古城遺址一角。作詞者對樓蘭有着很深的感情,感覺好像冥冥之中與樓蘭前世有緣,所以有了“想問姻緣借那一根紅線,深埋生命血脈相連”。


“用絲綢去潤澤你的肌膚,我就在那個懷抱裏纏綿”,朝陽升起時,這些佛塔如銀簪插在太陽上面,萬道光芒照耀下,飛舞的沙如同美女那飄拂的秀髮;月亮升起時,這些佛塔如美人的倩影靠在月亮上面,月光皎潔,如夢似幻。

想到樓蘭從兩千多年前的豐饒富庶到如今的人煙絕跡、滿目荒涼,作詞者心生滄海桑田之感,不禁想問:兩千年來誰與你共枕夕陽,共處於這沙漠之中?是我,我如你的一粒塵埃,已陪伴你兩千年。這其實是反映作詞者對樓蘭那深深的依戀,想來可能是因爲自己與樓蘭緣分前定。

也許,壓抑暗藏在魂魄裏面的某種情愫和音樂不期而遇,撞出了閃耀的火花,這文字裏旋律裏也傾注了我想用這種形式一吐爲快內心的壓抑,想隨歌聲一起吶喊的心情,如同雲朵嗓音,渾然天成,無需太多技巧,只要用情用心感悟就好。

刀郎的譜曲,隨大漠而鑄就恢弘的萬丈豪情,隨歲月的歷練成就一種厚重的男人底蘊,借力發力,把所有的情感和坎坷傾瀉在這唯美的聲音裏。譜曲深深地楔合詞意,在低沉凝重之中,緩緩地行板走來,到了副歌部分,達到高亢激昂,是一種呼喊,也是一種靈魂的叩問!然後在一種傷感的對白中又復歸於沉重乃至凍結。異域的淒美,大漠的蒼涼,也只有如刀郎之胸襟才能將靈魂注入其中。

再看歌唱者雲朵,這個來自四川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茂縣的女孩,有着自身獨特的力量,她的真音演唱可以跨越不可思議的三個八度,低音纏綿具有磁性,高音清澈透亮直穿雲霄猶如天籟,而他們有一個共性:就是都在大漠裏生活歷練多年,從而鑄就了一種魂,大漠的魂,深遠、寬曠、恢弘與豪氣。

雲朵完美地演繹出了歌曲的意蘊,唱出了歲月的滄桑和寂聊,而她在副歌部分那穿雲裂帛的高音,響徹天外,直入九霄,更能夠把聽者帶入到雲端,感悟到蒼狗白雲的迅疾和流逝歲月的無情。營造出一種淡然、自在的情感,表達了面對當下的世界,生亦何歡,死亦何懼,對於人生和命運應抱有泰然處之的態度。

整篇歌詞不帶一個“情”字、“愛”字,言情卻未寫情,無情中全是情;沒説愛,卻愛到靈魂了。旋律整體分三個段落隨着音高依次遞進,再把詞中情釋放出來,只能説一個“絕”字!歌曲最後的兩句“從未說出我是你的塵埃,但你卻是我的樓蘭”,何等的深沉,何等的驚世駭俗!

曲、詞、歌的無懈可擊,如是成就了這首前無古人的曠世之作。


樂言
音樂是一種集合人文、地域、歷史、過去與現實,而又令人愉悅的藝術,這正是讓筆者樂在其中的原因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