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忘記背後,努力面前

【社論】忘記背後,努力面前

近年,香港爆發不同的社會運動,及至2019年,和平示威演變成為暴力,社會仇恨日益加深,暴露了傳媒界千瘡百孔。我們發現,推動着一場又一場暴力抗爭背後的龐大力量,竟然是傳媒。大部份本地以及外地傳媒,對香港的暴亂,均作出偏頗的報導,主要的原因是傳媒單純地認為,拿起「民主」旗幟的一方必定是正義的,而對立的一方必定是邪惡的。因此,記者們在報導時,有意無意地,對示威者的暴力視而不見,甚至刪改拍攝到的真實視頻,掩飾暴行;同時把警方執法時的錯失,無限放大抹黑。傳媒偏頗的報導,逐漸演變成為「洗腦機器」,加深社會仇恨,成年人直接或間接地支持青少年破壞、放火、私了、擲汽油彈,道德淪亡。漸漸地,傳媒不自覺地變得縱容暴力,間接推動暴力示威者繼續破壞香港,傷害無辜市民。 某報章終於在9月的一篇社論,承認了報導上犯了錯,錯誤認識事態的嚴重性,並指出當他們察覺到運動「偏離正軌,走向危險境地,也要堅定地揭示問題」,可是他們往後的報導,卻重回舊路,繼續推動仇恨,報章未能反省過來。 這種種問題反映了,香港的傳媒缺乏批判思考,忘記了幫助社會的初心,以及需要持平報道的道德操守。

本身熱愛社會的傳媒工作者,彷彿遠離社會,越走越遠。

2019年11月,我們開始籌辦《透視報》,希望透過這個創新性的媒體,以「傳媒良知, 透視真相」為辦報精神,用不偏不倚的守則報導真相。我們的目標是幫助讀者建立批判思考,把人們扭曲的思想逐漸解開,從而對社會事件作理性的討論,帶社會走向正面思維。我們希望成為中肯報導的「先導者」,重建傳媒良知,令記者們重拾初心,能不偏不倚地報導事實,深入探討社會問題,帶動社會改變,重建香港。

理想雖大,但香港人嚴重分裂,怎能攜手重建香港呢? 有人提議,傳媒帶動社會和解才是出路,「  不和解不對話,只有死路一條,歷史上所有衝突,最後都要以對話去解決」。

和解?對話?這樣更難。自2014年的雨傘革命爆發後,社會出現了「黃藍」分裂,黃的重視「民主」,藍的重視「和諧」。在2019年,政府建議修改引渡逃犯條例而引發的「反修例運動」把人們之間的決裂推向深淵。因著不同政見,社會嚴重分裂,黃絲認為藍絲親中、迂腐、大多數是收了錢的「大媽」和 「黑社會」,黑白顛倒;藍絲卻認為黃絲愚昧無知、野蠻如紅衛兵,依附英美「認賊作父」,以「民主」之名破壞民主及言論自由,支持黑衣人私了「異見人士」,甚至殺人,變成另類黑社會。兩邊的人互相恨之入骨,政見不同的家人見面時,不是吵架就是相對無言,幾十年的朋友都失去了。黃藍營的人都自說自話,人與人之間充斥仇恨,怎能和解對話呢? 

我們發現,無論哪一方,若以高壓的手段把對方壓下去,趕到絕路,並不能改變問題。修補裂痕才是出路,而第一步要做的,就是愛,當中包括謙卑及寬恕。

在電影《葉問4》裡, 甄子丹飾演的葉問,在中華總商會的會長萬宗華再三要求與他對打時,葉問說了一句 「其實贏輸,是否真的那麼重要呢?」 若黃藍不分贏輸,能謙卑地共同努力,認真了解香港人遇到的問題,對於有需要的人賦予同情和幫助,香港才能重建和諧健康的社會。 

聖經有一句話, 是使徒保羅在監獄中寫的書信:「忘記背後,努力面前的,向著標竿直跑。」 即使困在獄中,經歷人生低谷,保羅卻滿懷盼望,還以這句話鼓勵其他經歷困境的基督徒:要忘記過往的打擊、失敗和創傷,不要記著傷害我們的人,這些已成過去,苦難會幫助我們成長,重塑生命,即使在逆境中,仍要懷著盼望,向著標竿直跑。 

我們設立《透視報》,就是以對話及和解為目標,作出貢獻。 在這個改變社會的過程中,雖然會困難重重,但是我們相信憑着信心及毅力向前行,我們必能乘風破浪,終能成為黑暗中的一點光,把香港照亮。

然而,我們深信,在社會中推動「愛」,不單是傳媒的責任,亦是每個香港人的責任。若每一個人種一粒種子,這個地方就已經不同了,終有一天會變為森林。

Chinese
English Chi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