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平機會研究立法 杜絕歧視內地人

本報獨家訪問平機會主席朱敏健,他透露平機會將會研究立法,保護內地人在香港免受歧視。自去年6月,隨著反修例運動爆發,社會政治化,中港矛盾日深,導致歧視內地人的趨勢加劇。在訪問中,朱敏健透露「居民身份」歧視的立法有「迫切性」,平機會將會在未來一年展開研究,然後向政府提出立法規管,希望政府優先處理。

「過去一年,我們看到店舖不招待內地人,因為疫症的原因,就連說普通話的人也不招待,所以我們看到 “居民身份” 歧視的立法更加有迫切性的需要 。」

他透露,平機會希望搜集更強的理據,支持居民身份歧視立法。若成功立例,《居民身份歧視條例》將會涵蓋歧視內地新移民、從國內來港工作人士、和內地遊客。 「在未來這一年,我們會循立法的方向,再探討一下 “居民身份” 是否可以設立一些具體的條文。」 

同時,平機會亦會檢視現有4條反歧視條例的涵蓋範疇,以及探索其他立法需要,從而處理新的歧視問題,包括政治立場歧視、和歧視警察等。


「不招呼內地人」屬居民身份歧視  研究立法 

朱敏健說,自從新冠病毒疫症爆發之後,有餐廳、店舖、甚至酒店,清楚表示「不招待內地人士」和「不招待講普通話的人士」, 平機會總共收到超過600個投訴。 

他說,《種族歧視條例》保障所有人士不會因為他們的種族、膚色、世系或人種而遭受歧視,但並未涵蓋國籍、公民身份、和香港居民身份(指其在香港的身份是居民、遊客或移民)為保障範圍,因此平機會並沒有法律基礎,未能處理內地人因「居民身份」而受到的歧視或不公平對待。

平機會早於2016年,因應內地新移民遇到的歧視,向政府提交《歧視條例檢討》意見書,建議把「居民身份」列入《種族歧視條例》的保障範圍,唯當時政府沒有納入立法時間表。他指出,由於現時「居民身份」歧視大增,平機會將會再建議給政府立法。

「作為一個遊客 ,若他們去獲取服務的時候,例如到一個餐廳 ,因為說普通話,或是從湖北來的,你就不招待他,目前法例是照顧不到的。這個不公平的待遇的而且確是違反了公義,所以需要有一條新的法例,《居民身份歧視條例》,才可以令到遊客在這方面獲得保障,這個我們認為比較貼近公義。」

自從新冠疫症爆發以來,有香港的餐廳、店舖、甚至酒店,表示「不招待內地人」, 平機會主席朱敏健透露,平機會將會研究為「居民身份」歧視立法,保護內地人免受歧視。 相片:網上


跟現有4條反歧視條例一樣,新建議的《居民身份歧視條例》將會賦予平機會權力,代表受屈人向歧視的一方提出民事訴訟,要求賠償。

但朱敏健提醒公眾不要誤會平機會偏袒內地人,因為《居民身份歧視條例》不單止保障內地人,還會保障世界各地的遊客,在港時免受歧視。

「遊客是可以來自歐美、中東、非洲、南美, 所以立一條《居民身份歧視條例》,對於遊客的身份,甚至是來香港工作的非香港居民,涵蓋的意義並不偏幫某一地域的人。」 

至於會否在《種族歧視條例》之下立法,還是獨立成為一條法例,平機會仍然未有定案。朱敏健說,他們亦會考慮在建議的法例中加入「刑事罪行」。 他說,根據現時《種族歧視條例》,若違法者涉及嚴重中傷,在沒有受屈人的情況下,平機會也可進行刑事檢控。

他說,平機會將會整合過去一年有關歧視「居民身份」的新增案例,從而加強其2016年「歧視條例檢討」意見書中的立例理據,然後組成一個新的報告書,建議具體條文,給政府參考立法。他強調,平機會只可以向政府作出建議,有關的諮詢工作和法律的修訂工作必須由政府進行。「我們希望政府可以將這個條例的立法建議,放上一個優先的次序去考慮。」

 

「藍絲與狗」涉政治立場歧視  惟立法困難 

他說,近日出現區議員辦公室外張貼「藍絲與狗不得內進」的標語,拒絕服務不同政見人士,社會上有很多聲音要求平機會立例監管「政治立場歧視」。

「我們收到超過1000個投訴,有區議員因為政治立場,「藍絲與狗」的事件也街知巷聞了,是他們不會服務的。有些說 “若你支持某些立法,我也不服務你的”。這些政治立場的歧視,完全在2019年之前是沒有出現的。」 

自一月起,深水埗區議員李文浩和和劉家衡在聯合辦事處門外張貼「本辦事處不為任何藍絲提供服務,藍絲與狗不得內進」的告示,惹起市民強烈不滿,到其辦事處理論及抗議,期間雙方爆發衝突。

朱敏健坦言,現行歧視法例無法規管針對「政治立場」的歧視,但他稱平機會必須極其小心考慮應否立法規管,指政治立場會隨時轉變,令執法困難。「政治立場歧視的議題是一把雙面刃,政治立場可以涵蓋極為廣闊的範圍,不只說某類政治立場就會被歧視,某類就一定不會被歧視,所以立法的後果可以極其嚴重。」

他續說,由於「政治立場」歧視立法是非常新的議題,平機會仍然要探索,包括參考外國相關歧視條例,以及觀察問題會否持續及惡化,才確定平機會會否建議立法。「究竟這是否一個持續性的現象,還是因為今時今日不同派別的爭拗太激烈所引致的?未來當社會平復後,會否有天回歸理性,這個問題就不會成為一個要注意的問題呢?」 

「是否真的用歧視立法的方式去處理呢?有沒有其他方式處理呢?譬如說區議員張貼這些告示,現在已經有聲音以及行動,會循著 “公職人員行為失當” 這個方向去舉報,是否更有效呢? 」

自一月起,深水埗區議員李文浩(左)和和劉家衡(右)在聯合辦事處門外張貼「本辦事處不為任何藍絲提供服務,藍絲與狗不得內進」的告示,涉「政治立場」歧視。相片:獨立媒體

「本辦事處不為任何藍絲提供服務,藍絲與狗不得內進」的告示。相片:網上


「黑警死全家!」 辱警罪更有效

朱敏健指出,平機會也收到警察被歧視的投訴,包括有警察被確診新冠狀病毒後,有大批市民在網上留言詛咒「黑警死全家」、「有事就好」、「最緊要有事」等。 他說:「所有幸災樂禍和咀咒的說話,是針對那個人的職業 ,因為他是警察。」 

他解釋,由於這種歧視只是針對警察一種職業,未必足夠支持立例禁止「職業歧視」。 他指出,社會應該探討「更有效和直接的」方法解決問題,包括成立「辱警罪」。 

「如果單純警察受到不公平待遇,社會上已經有一個頗強烈的聲音。不單止今天,以往我在監警會的時候已經聽過,就是設立 “辱警罪” … 會不會可以有效地處理到警隊在執法時面對的一些問題呢 ?」

去年,考評局通識科委員會主席賴得鐘在自己的社交平台貼出「黑警死全家」的標題及言論,惹來各界批評。朱敏健說,平機會收到警察被歧視的投訴,涉「職業歧視」,但由於只是針對警察一種職業,未必足夠支持立例禁止。相片:網上


社會各走極端   出現新種歧視 

平機會在1996年成立後,負責執行現有4條反歧視條例:《性別歧視條例》、《殘疾歧視條例》、《家庭崗位歧視條例》及《種族歧視條例》,用以消除傳統文化所引致的歧視。 

朱敏健說,多年來,歧視的情況大都是與僱傭有關,例如僱員或求職者遇到殘疾歧視,或家庭崗位歧視。但他指出,自去年反修例運動爆發以來,很多不同形式的歧視出現了,全部與「政治紛爭掛鉤」,包括歧視內地人、警察、以及不同政見人士。

他歸咎於現時香港的政治化,社會缺乏理性討論。 

「我發覺整個社會,無論是政治還是社會議題,愈來愈缺乏一種理性討論的空間。 大家都各走極端 ,人生攻擊,(例如)利用一些很刻薄、幸災樂禍、咀咒式、攻擊性很強的言論,甚至歧視對方的身份。」 

朱敏健指出,自去年反修例運動爆發以來,很多不同形式的歧視出現了,全部與「政治紛爭掛鉤」,包括歧視內地人、警察、以及不同政見人士。相片:China Daily


檢討現行法例 涵蓋新標籤現象 

朱敏健坦言,現有法例未能覆蓋社會政治爭拗出現的新種歧視,透露若問題持續,平機會未來將會檢視應否將歧視條例的範圍擴大,涵蓋新的「標籤」現象。 

「歧視這個概念,很容易被社會上不同意見人士,用作大殺傷力的武器。我歧視你,我給你一個差別待遇;我貶低你,使用這一種破壞性的力量,去作議題上的爭拗…這樣會造成一個現象,令到社會偏離公義。」 

朱敏健坦言,現有法例未能覆蓋社會政治爭拗出現的新種歧視,透露若問題持續,平機會未來將會檢視應否將歧視條例的範圍擴大,涵蓋新的「標籤」現象。 相片:Sherry Lee


曾在廉政公署工作35年,退休前任廉署執行處處長,也曾帶領監警會5年多,處事一向「不偏不倚」的朱敏健,去年4月獲行政長官委任為平機會主席,任期三年。

在今天的香港,作為平機會主席,朱敏健常常被各方寫信侮辱。有人罵他是「深藍」,又有人罵他是 「深黃」。

「他們說 “主席,你這樣說是因為你是深黃”,“主席,你這樣說因為你不敢開罪政府”,“主席,你這樣說因為政府聘請你“。這些攻擊對我來說,是不值一晒的,沒有意義的。」他輕輕一笑地說。 

但朱敏健說不覺得委屈,已經見怪不怪了。「我已經做了40多年公務,都見怪不怪了,知道目前香港社會任何公職人員,都無可避免要遭受這樣的攻擊。無奈也要接受,泰然處之反而對自己更好,我的態度是泰然處之。」 

他呼籲社會領袖帶領香港改變,回歸和平城市。

「我真的想呼籲一下,一些對社會意見有影響的人士,大家明了,不用我再解釋(是那些人),很多人發表的議論,對社會很有引導性,我希望這些人士能夠盡快回歸理性。」

 

記者/攝影:Sherry Lee

剪輯:Joe Ng

視頻部分影片來源RTHK,Now TV,和網上片段

Chinese
English Chi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