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講】Delay No More (1)


小弟巿井粗鄙,見正苦終於按緊急掣延期臘鴨會選舉一年,並待中央決定一年「真空期」以延長本屆任期還是淋臘會的方式繼續運作,一群臘鴨立即嘎嘎叫抗議,四聲問候語險些衝口而出……當真「延遲不能」嗎?

本港現實疫情惡化,專家頻頻警告,社區爆發十分凶險。當局以巿民健康為由,並援引世界各地今年大半選舉均延期作佐證,尤其借鏡英、德、澳等西方大國國際標準,而非黃黑議員忽然非全球化地強調亞洲沒延期例子,做法有理有據,無可厚非,正常人當然理解,不會置喙。


7月31日,特首林鄭月娥公布,因應新冠肺炎疫情嚴峻,延後原定今年9月6日舉行的立法會選舉一年。相片:Xinhua/Lui Siu Wai



若從大局視角衡量利弊,分析延期立會選舉一年,此一舉措可能同時有幾樣妙處﹕

1. 黃黑視此為政府硬手,就先從硬處說起。既已有港區國安法守護,延期可以試驗黃黑(準)議員: 讓其當真哈巴狗一年,他們便會逐漸失黃黑民心;若其裝假狗,暗裏部署而表面不行動,延期此舉已能打亂其高調叫陣的35+陽謀部署,氣焰受挫。同時,黃黑議員的暴動及非法集結等官司或於年內可決,定罪甚至服刑,因而明年不能參選,不過這還須端視剛地震的律政司如何繼續。

2. 若本屆立法會任期獲延長一年,政府之前不少苦無對策之議案可於年間再呈上立法,尤其是關乎國家安全的23條,還有早前擱置的空置稅、明日大嶼研究等等議案。特別是23條有港區國安法作護法,黃黑議員將落入兩難之局面,如反對23條便有如反對國安法,由於國安法已成為基本法附件三,反對國安法即代表非真誠擁護基本法,明年便不符參選資格;如通過則會失去擁護者支持。(若以1997-98年的臨立會形式運作一年,我認為可行性很低,原因是當年的背景跟今日大不相同,臨立會形式亦牽涉複雜推選過程,本文暫不表述。)


2003年,50萬人參加了由「民陣」發起的大遊行,反對《基本法》23條立法,最後令草案胎死腹中。若本屆立法會任期獲延長一年,23條便可於年間再呈上立法,黃黑議員將落入兩難之局面。相片:Getty Images

2019年5月11日,立法會《逃犯條例》修訂法案委員會開會爆發激烈衝突,經民聯議員石禮謙嘗試以咪發言,但隨即被泛民議員上前圍堵,意圖搶走石禮謙手上的擴音器。相片:立場新聞



3. 軟處先宏觀視之,此舉措可立即試出美、英、德等大國反應(紛紛譴責香港延期選舉,但自己卻可以因疫情延遲),讓正常香港人看到國際標準如何雙重,國際面目又如何兩樣,國家更可一睹美英以外西方諸國的盤算,部署合縱連橫之策。

4. 律政司言及今次被DQ者,明年可以重新報名參選,此乃另一軟處,絕妙!說白一點,國家及當局不是拒絕反對派進入立法會,但這些黃黑議員近年 (截至2020年6月30日晚上11時,國安法正式在港實行) 要造反、播港毒、要分裂香港、推翻特區管治權的彪炳紀錄,當日歷歷,今日鑿鑿。除非他們改過自新,真愛香港(非用粗口說的愛),否則如何取信於正常人? 只要不再與外國勢力勾結,並非圖謀顛覆政府、裂土自立,本港政治未嘗沒有他們的一席之地。

硬手中有軟招,硬碰亦軟撫,中華之道,陰陽互用,方真 delay no more。


畢耶老
生於香港,長於香港,學於香港,不 yellow 不要攬炒香港的一個普通中國籍男庸人,自擾之。


相關文章:

Comments are closed.

Chinese
English Chi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