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郵輪成隔離營 乘客以平靜渡過難關

一艘由香港出發的五星級郵輪,「世界夢號」,由於在上月航次中,曾有乘客確診新冠狀病毒,進入台灣被拒登岸,船上1800多名乘客,回港後亦被隔離,被迫留在停泊在維港的郵輪上,隨時面對被隔離14天。

本報得知郵輪上曾有多名船員有咳嗽及發燒,有些船員亦被送院,餘下的乘客現在怎樣?被隔離在船上的生活又怎樣渡過呢? 記者決定前往啟德郵輪碼頭,遙距拍攝,及以在電話訪問了其中一名乘客,了解船上最新情況。


豪華郵輪假期  遊台灣

本月初,香港人Mei Mei與丈夫參加了一個豪華郵輪假期,但她怎也沒想到,這個4日3夜的旅程會變成「被隔離」的開始。

她乘搭的「世界夢號」郵輪於2月2日由香港出發。郵輪上有1800名乘客,大多是香港人,還有來自世界各地的員工。隔日(3日),郵輪泊岸到台灣基隆,他們一行人開開心心,上岸觀光半天遊;晚上他們回到船上,預備第二天到高雄的旅程。

早上(4日),郵輪到達高雄,Mei Mei和丈夫準備上岸,到處遊玩。但就在這刻,台灣當局通知郵輪,拒絕乘客上岸。原來,「世界夢號」所屬船公司星夢郵輪,於周一(3日)晚上獲中國政府通知,得悉上月的越南航次中,有3名內地乘客返內地後確診。翌日通知台灣,台灣以安全為由拒絕旅客及船員在高雄下船。

 

曾有確診者登船 被台灣拒入境

被台灣拒絕登岸後,Mei Mei 聽到船上廣播指,曾有確診者登船。郵輪於是提早回香港。「我們開始時是有點失望的,但由於出發前已預料疫情會有變化,所以早有心理準備。」她說。

2月5日(周三)早上9時,「世界夢號」比原定回程時間,提早六小時,抵達啟德郵輪碼頭。身穿全副保護裝備的衛生署職員隨即登船,為工作人員及旅客檢疫。他們發現33名船員曾有呼吸道感染症狀,當中3人曾發燒。隨後,救護車先後抵達碼頭,把那3名患病的船員送院隔離,及接受新型冠狀病毒測試。送院後,證實一位患上普通流行性感冒,另外有兩人仍未確診。

Mei Mei以為回到香港後,便可以回家。但為了控制疫情,香港政府拒絕郵輪的乘客上岸,要他們留在船上,暫未知船上的人需否隔離14天。「當我們得知不準上岸後,船上很平靜,大家都很明白政府的做法。」

事情發展得很快,隔天(6日),台灣當局突然宣佈,由昨天(7日)起,停辦港澳居民落地簽證,有特殊事故訪台,要事先申請及遵14日居家檢疫。Mei Mei 說,上船前,她已查詢旅行社行程會否受疫情影響,台灣會否拒絕他們上岸?臨近出發時,旅行社確定一切沒有問題,亦表示若有任何事故,客人可保留旅費作以後使用。旅行團最後決定依期出發。但疫情變化迅速,導致他們被拒在台灣登岸。

現時由於疫情迅速蔓延,更多郵輪乘客像Mei Mei一樣被隔離。停泊在日本橫濱港,載有3700多人的郵輪「鑽石公主號」,上月一名80歲香港男乘客,在香港下船後,被確診感染新型冠狀病毒。日本至今驗出共64乘客確診,患者被送進當地醫療機構,船上所有人員被要求留在船上,繼續接受隔離14天,有美國乘客形容郵輪,如一座「有毒的監獄」。同時,曾於2月1日停泊香港的郵輪「威士特丹號」,昨天也被日本政府以懷疑船上有武漢肺炎患者為由,拒絕入境。

 

連接收到船隻乘客確診感染病毒的消息,並沒有令Mei Mei擔心。她說,她和丈夫沒有感冒的症狀。「每天都有人上船為我們做檢疫工作,我們未知何時可以下船,仍不知會否被隔離14天。」

 

海上隔離  以平靜渡過難關

現在他們就只有等待,就這樣,Mei Mei開始了她的「郵輪隔離營」的生活。 「我們在船上百無聊賴,唯有打麻雀自得其樂。」她笑說

在市區惶恐的疫情中,口罩、厠紙、消毒液被瘋狂搶購,被隔離在維港的豪華郵輪上,只顧吃喝的生活,口罩厠紙都免費供應。這可能比呆在家中,出街擔心「搶不到」日用品的日子好過吧!

她說,在船上旅客能享受免費的住宿及飲食,每天有口罩和廁紙供應,什麼都不缺。船上服務人員會定時把船上設施及房間消毒清潔。「船上也提供免費Wifi及洗衣服務,與五星級酒店差不多。」她笑說。船上有9位兩歲以下的嬰兒及幼童,船公司已安排所需的奶粉及尿片。「船上亦有長期病患者,他們所需的藥物,船公司也會提供,做得非常周到。」

船上的1800人在海上,每天都戴上口罩,與世隔絕, 唯一的聯繫是看電視新聞報道,以及手機傳來的短訊。 「我從群組裏面收到很多信息,見到人們搶購口罩、廁紙等,好像失去理性,我覺得他們的過度懼怕很可笑。」

郵輪公司會賠償每房$500,但乘客全部都不能上班了。可是Mei Mei對事情的發生,沒有怨言。「我和先生已退休不用上班,但聽到有其他乘客表示不能上班,有些擔憂。」

乘客Mei Mei坦言,初時感覺「要被隔離14天好慘」,但後來想通了……
相片:Mei Mei

早前,網絡上出現有「世界夢號」乘客,向外發「求救信」,稱擔心在船上會釀成交叉感染,不滿政府沒有通知怎樣處理他們,令他們與家人不能見面,亦抱怨缺乏個人用品及衣物更換。一名讀者對本報說,他的同學也在船上。「我們同學的群組只有五個人,她悶到一日發過百messages給我們。」 

 

他個人認為「世界夢號」的問題不大,但由於她的同學常常看新聞,變得過份擔心。 「最初她一點也不擔心的,但後來她看完新聞後,知道日本郵輪有多人確診及被隔離,便越來越驚。她很擔心會被困在船內交叉感染,變成“喪屍船”。她說只有幾名衛生署人員負責全船測試,他們好像是被遺忘的Titanic,她說“只想回家”。」

 

但Mei Mei認為隔離14天是合適的。她坦言,初時感覺「要被隔離14天好慘」,但後來想通了,因為疫症傳染力強,如果有人感染了,貿然上岸,會傳染給更多人。「雖然新冠狀病毒沒有“沙士”殺傷力那麼強,但會隱藏且發病慢。船上大多數人,都理解隔離的安排。」

這幾天, 她在船上安然渡過,香港就在「瘋語中」飄搖。

Mei Mei 知道醫護罷工的事情,坦言醫護不應「不顧人命」來「玩政治」,她也懷疑有人在疫情期間操控超市貨品,製造混亂。 被問及對政府有什麼要求?「政府已被某些人玩弄了八個多月了,此時此刻我們不是應該團結起來抗疫嗎?政府對付那些搞破壞的人已受夠了,所以我認為不投訴,平靜地渡過,就是幫忙政府了。」



記者後記對於很多香港人,驚恐不安及批評政府,似乎已經是一個常態,但從訪問之中,被困船上的Mei Mei,一直都是以鎮靜又親切的語氣說話,不緩不急,沒有一絲負面情緒。

跟她訪問令我對人生有些反思。原來一件事件,是禍是福,視乎每一個人的觀點。有些人可能認為被隔離14天,情緒會很波動;亦有些人選擇以破壞,甚至罷工,的形式表達對政府的不滿,發洩情緒,不理他人死活。但是,Mei Mei以智慧選擇了自己的方式,接受逆境,包容體諒,以平靜的方式渡過難關。

香港人記者:狄雪莉

相片及影片:Sky

船上相片:Mei Mei 提供

Chinese
English Chi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