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一國兩制”徽章與林鄭月娥的新方位


11月25日,當林鄭月娥在新一份施政報告中3次說到“我國”時,愛國愛港群眾歡欣鼓舞。

人們認為這是林鄭月娥的成長,是香港的進步,是代表了一個時代正過去、一個時代正來臨的標識。


同樣為人們所注意到的,是林鄭月娥佩戴在胸前的徽章。

徽章由國旗和區旗組成,象徵了“一國兩制”。兩面旗幟一高一低、連接成形,寓意著“一國”和“兩制”的關系。

人們還可以從林鄭月娥新一份施政報告中,發現更多微妙的變化。它們嵌在香港新一年的施政體系中,以巧妙的方式告別過去,以清新的表情擎畫未來。

在施政報告這一香港政治大事上,在2020年11月25日這一時間節點上,林鄭月娥所推開的香港向新而生的大門,卸下了香港回歸20餘年裡的沉重,宣告了香港要接受和實現的“蛻變”。

正如施政報告主題所言——砥礪前行,重新出發,香港做好了進取的新姿態。


林鄭月娥強調不會放棄「明日大嶼」計劃
11月25日早上,林鄭月娥步入立法會會議廳,預備公布新一份施政報告。一刻鐘後,在台上的她以巧妙的方式告別過去,正式推開香港向新而生的大門,宣告了香港的“蛻變”。圖片:Kin Cheung/Associated Press


與過去說再見,並不簡單。

在施政報告的“結語”中,林鄭月娥說:

“我在今年7月1日特區成立23周年酒會上說了一番感性的話,我說過去一年,是我40年公務生涯中最嚴峻的考驗,不但承受著對我個人前所未有的攻擊,亦令我對香港的前景深感擔憂。我十分感謝中央一直對我的信任,家人和好友的愛護以及各級同事堅定不移的支持。他們的關懷令我相信艱難的日子總會過去,風雨後一定會再見彩虹。 ”

這感性的話,袒露了一任香港特首的心跡。

1.特首不好干,要承受巨大的壓力乃至犧牲;

2.香港多風雨,一度會讓人焦慮、迷茫甚或遲疑;

3.離開中央的信任,難以做好香港工作;,得益於中央關懷,香港才能重新出發。

林鄭月娥的有感而發,是經歷大風大浪後的覺悟,是踏過艱難險阻後的解脫,說出了她的成長,也道出了香港賴以繁榮穩定的根基。

這就是:當香港不能自己解決自身存在的問題時,中央的支持極其關鍵,中央的出手彌足珍貴。


林鄭月娥在施政報告的“結語”中的一番話,說到:「艱難的日子總會過去,風雨後一定會再見彩虹」,是經歷大風大浪後的覺悟,是踏過艱難險阻後的解脫,說出了她的成長。


客觀而言,林鄭月娥的表現並不是一直如此。

修例風波中,她幾次對人哽咽啜泣,一度還消失在公眾視野中。有一次,她甚至還以“不能上街理發”表達一個小女人式的委屈,而在坊間流傳的一次私人宴會中,甚至還表達過“怯陣”的想法。

在2017年上任香港特首前,林鄭月娥是當之無愧的政治明星,作風凌厲,民望高企,一個風風火火、颯爽英姿的問責官員形象深入人心。

從候任始,林鄭月娥就開始體會到特首的不宜,與一般官員不同所面臨的險峻環境。仿佛一夜之間,她成為了香港社會的“眾矢之的”,日日陷於反對派媒體的狂轟亂炸中不能自拔。

一如她的前任——梁振英。

疾風、板蕩,考驗著林鄭月娥,也檢驗著林鄭月娥,體現了她的堅毅,也暴露了她的不足。

於是人們看到了。在修例風波的前中期,林鄭月娥表現出手足無措的一面,而直到中央明確止暴制亂的方針,11月份香港警務處處長鄧炳強上台,一臉憔悴的她才開始穩定步伐,找回了特區首長應有的工作風范和工作節奏。進一步地的,在今年5月全國人大作出特區國安立法決定后,重新拿到管治施政的主動權和主導權,並呈現出輕鬆從容的一面。

或者說,如果沒有中央出手,如果香港政治環境不能整肅,林鄭月娥會像她的前任、大前任一樣,一樣會被社會“放逐”,一樣會被歪風“吹折”,隻能被動地選擇妥協和放棄,在黯然銷魂中飽嘗挫敗感。

是中央,讓林鄭月娥挺了過來;也是中央,讓林鄭月娥看到了敢於斗爭、敢於勝利的回報。這造就了她的成長、政治上的進步。

當林鄭月娥在施政報告中談到“不忘初心”,以“我國”定位香港和國家時,她已完成了她的蛻變,並在准備推動香港實現新的蛻變上,充滿了信心。


Never mind the dismal Hong Kong popularity ratings, Carrie Lam struggles on  with her constituency of one | Hong Kong Free Press HKFP
修例風波中,林鄭月娥幾次對人哽咽啜泣,一度還消失在公眾視野中。圖為去年6月12日,反修例示威爆發時,特首林鄭月娥接受TVB訪問有關修例爭議時,流下淚來。相片:TVB訪問視頻截圖


香港缺乏政治家的問題,只是表象。

香港市民曾經對林鄭月娥的不滿,也多因偏離了“矛盾的准星”。

香港回歸23年,幾任特首,有成功商人,有資深官員,有專業精英。他們都在客觀上、歷史上檢驗了香港的政治體制。即便是從試錯的角度,人們也很難不困惑,為什麼在如此廣泛的代表性下,還都會出問題?

一個以“腳疾”為由下台,一個后來鋃鐺入獄,一個戰士被冠以“anyone but CY」(CY為梁振英英文名簡稱)。香港歷任特首的政治坎坷,淋漓盡致地暴露了香港社會政治環境曾經的荒謬。

曾經民望高企的林鄭月娥,在當選特首后“民望”坍塌,隻會是因為林鄭月娥的政治能力問題嗎?

明顯不是。

可以說,如果香港憲制秩序不能正本清源,如果香港社會不能撥亂反正,如果中央不出手,支持該支持的、打擊該打擊的,如果香港還是按自然的慣性發展下去,未來的香港特首仍然是步履維艱,權威被消解,形象被玷污,長久處於被動防守和應付的狀態,頭上將一直罩著慘淡愁雲。

而這,恰是中央出手的另一重良苦用心。

1.在基本且正常的憲制秩序下,香港的政治活動才是健康而不是無序和危險的;

2.在確立且穩固的行政主導體制下,香港特首才能從政治紛爭中解放,傾心全力推動香港的繁榮發展;

3.在有了主心骨且有了不容撼動的主心骨下,香港社會的正義力量才能發展壯大,邪惡力量才能抑制消滅。

否者,香港就是一盤散沙,就是持續內耗,就是深度撕裂,就是無限沉淪。

又可以說,正是中央出手,才拯救了林鄭月娥,拯救了香港的愛國愛港力量,也拯救了更多正要向懸崖狂奔疾馳而去的香港反對派。


香港回歸23年,幾任特首,有成功商人,有資深官員,有專業精英,但沒有一位能連任兩屆。一個以“腳疾”為由下台,一個後來鋃鐺入獄,一個被冠以“anyone but CY”,歷任特首的政治坎坷,淋漓盡致地暴露了香港社會政治環境曾經的荒謬。圖片:東網


斗爭中成長起來的林鄭月娥,顯然已經意識到了這一點。

新一份施政報告中,林鄭月娥苦心孤詣,專門列出“行政長官使命”一節。其中寫道:

《基本法》亦賦予行政長官有「雙首長」的職能,既是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機關即特別行政區政府的首長,也是香港特別行政區的首長,代表整個香港特別行政區。隻要打開《基本法》第四章有關特區政治體制的規定,就清楚看到行政長官擁有廣泛權力,不單是領導行政機關,亦在香港立法機關和司法機關行使其職權時有其特有的角色和職能,彰顯特區奉行的是以行政長官為核心,直接向中央人民政府負責的行政主導體制;在這個框架下,行政、立法、司法機關權力分置,各司其職。行政主導和司法獨立並無矛盾,行政長官的職責也包括維護受《基本法》保障的獨立司法權。

這段話,無疑是林鄭月娥在重申自己的地位和權力。這種“自我加持”,嚴格按照基本法設定表述,無疑卻又凝結了血的代價和教訓。

1.保証特首的地位和權力,才能體現香港的憲制秩序;

2.保証特首的地位和權力,才能確立香港的行政主導;

3.保証特首的地位和權力,才能推動香港的繁榮穩定。

林鄭月娥為自己代言,實際上為的正是讓香港找到政治常識、凝聚政治共識,為香港社會多元化發展厘定主線框架,達成離心力和向心力的平衡。

翻開歷次全國兩會政府工作報告,看看歷次中央領導接見林鄭月娥,都能找到“支持行政長官和特區政府依法施政”的表述。以前,是中央說;現在,是特首自己說。

這便是林鄭月娥找到的新方位,香港要重新出發的新方位。

可以想象,當她決定把“一國兩制”徽章挂到胸前的時候,是心情愉悅的,是期待香港社會都能看到且都能用心感受的。


國家主席習近平上月曾在上海會見林鄭月娥,強調止暴制亂是香港當前最緊迫的任務。(新華社)
圖為去年11月,國家主席習近平在上海會見林鄭月娥,強調止暴制亂是香港當前最緊迫的任務。12月,習近平在中南海再接見赴京述職的林鄭,並對她表達支持,說:「對你在香港非常時期展示出的勇氣和擔當,中央是充分肯定的。」圖片:新華社


在《不怕制裁,是香港官員政治成熟的標志》一文中,靖海侯寫道:

通過修例風波,香港官員的斗爭意志被錘煉,他們越來越清楚:1.反對派一游行就退步的策略,代價慘痛,不可重蹈覆轍;2.西方勢力一嚇唬就讓步的路線,適得其反,並不能換來尊重;3.一個弱勢的特區政府無益於解決香港問題、不利於香港利益,對自己也沒有半點好處。

他們已經明白和自己同在一條船上的人是誰,要戳穿這條船的人是誰。

在發表新一份施政報告時,林鄭月娥展現的新動作、新氣象,進一步表征著香港特區管治團隊在政治上的成熟和進步。

雖然,他們早該稱呼“我國”;雖然,特首早該在面對立法和司法時,理直氣壯地發表意見;雖然,這一步來得有點晚。

但他們總算開始了,並且可以看出是下定了決心要堅持下去的。這便是香港可幸的可喜的最好的變化。

而他們今天養成的政治定力和政治勇氣,也正為他們自己掃除前進的障礙。恰如林鄭月娥不同以往,今年可以順利地發表完兩個多小時的施政報告,離開立法會議事廳時議員們起身致敬。


Photo: Sam Tsang
在發表新一份施政報告時,林鄭月娥展現的新動作、新氣象,進一步表征著香港特區管治團隊在政治上的成熟和進步。雖然,他們早該稱呼“我國”,雖然,這一步來得有點晚,但他們總算開始了,並且可以看出是下定了決心要堅持下去的。相片:Sam Tsang/SCMP


2014年1月22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召開第一次會議,習近平總書記說,“看准了的事情,就要拿出政治勇氣來,堅定不移干。”

2017年6月30日,總書記視察香港時說,“有問題不可怕,關鍵是想辦法解決問題。困難克服了,問題解決了,‘一國兩制’實踐就前進了。”

一年來,修例風波時的沉重壓抑已經消散,香港正在發生新的集聚裂變,人們應該能發現香港重新出發的空間和希望,得益於正視問題,得益於砥礪潛行,得益於“不拋棄、不放棄”。


對林鄭月娥和香港來說,保持政治上的清醒和坦蕩,將帶來另一個更直接的作用:

香港政治人才和政治領袖訓練的開始。

關於這一點,靖海侯以後再表。


靖海侯
內地知名博客,資深傳媒人,以敢言及持平見稱。


圖片編輯:Sky

Chinese
English Chi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