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故事】一個警察的誕生

我的同學鍾一龍,當年在警察學堂畢業那天,我也有去觀禮。20歲的他,雄姿英發,滿懐自信地完成了六個月的訓練,挺起胸膛步出學堂。回想我們在中學時代,他從來給我的印象就是文質彬彬,能詩擅畫、嗜好唱歌、下棋,特別喜愛看歷史書。他有時在校內獨自看書,由於不擅辭令,故常被同學取笑及欺負。

在中二那年,學校旅行,在大埔茘枝窩的碼頭上,一班同學等船的時候,百無聊賴,又再找尋可欺負的對像,終於發現鍾一龍獨自站在一旁。同學們便竊竊私語説:「一龍實在太悶了,我們倒不如戲弄他,讓大家開心一下也是好事!」於是十幾個頑皮的男生一齊起哄,上前撩事鬥非。

童年被欺凌 推落海遇溺 

其中一人問一龍:「聽說你學過功夫,不如試一下你的馬步穩不穩?」接着另一個同學已動手推他,一龍退了兩步,還未站穩,已大叫道:「不要再推了,非常危險啊!」可是沒有人理會他在說什麼,還繼續一湧而上,把他推落海中。不懂游泳的一龍,不斷掙扎,剎那間整個人開始淹沒在水中。

幸好中國歷史的王老師離遠看見一龍遇溺,立即撲上前,想也不想便跳下海中,把他救上岸來,一龍被蠔殼割傷,陷入半昏迷狀態,老師隨即幫他急救,把灌進肚子的海水擠出來。一輪急救後,一龍開始有反應,他被救回了!王老師用隨身帶備的藥物幫他包紥。攪事的同學一一給王老師嚴厲責備,但一龍怕事,假稱自已不小心跌下海,與同學無關,此事便不了了之。

第二天回校,我問一龍:「昨天受傷了回家,怎樣向媽媽解釋呀?」

他回答說:「昨晚回家見到媽媽,只說很累,便第一時間衝入房間,睡覺去了,所以家人都沒有察覺。」

救回一命 愛上歷史 

王老師曾救他一命,一龍銘記於心。 自此之後,為了報答老師救命之恩,一龍對中史科更用心上課及潛心鑽研。同時,他亦醉心於美術,很喜歡畫畫,他就是這樣的一個文人。

轉眼就是三年,中學會考,他的中國歷史和美術科的成蹟考得很好,拿到很高分。當時,我以女班長的身份,直擊訪問他,如何能在艱深的歷史科取得好成績,他停了一下,有點不好意思。他說自從他對中國歷史發生興趣之後,在幾年之間不斷看書,和鑽研歷史事件,這個除了讓他得到優異成績外,亦令他學到一個道理。 他發現中國動亂的問題,歷朝也時會發生,而且引起動亂的因素,都有其共通點:政治敗壞、天災人禍、經濟不景、社會治安欠佳、道德沒落、民心思變等,最後導致顛䨱國家。他認為只有社會安定,百姓日子過得好,天下才有太平。

「我決定畢業後,做個好警察,除暴安良,維持社會治安,救民於水火之中!將壞份子繩之於法,有法必依,國家自然昌盛。亅一龍突然說出他的理想,一個16歲的小伙子,說話真的老氣。

鍾一龍奉獻一生給警隊, 為了只是除暴安良, 直至十三年前退休。

怯懦小子 當上警察  

畢業後,一龍做了助理廣告設計師。當時,我以為他想當警察的事,只是一時戲言, 但三年後,一九八三年,他果然投考了警察,並獲取錄。

我問他:「為何一個畫畫的人會去當警察?亅。

一龍說:「由於我愛讀中國歷史,對歷史的探索更深入,有所體會而投身警隊,希望盡一己之力,改善社會風氣。亅在1980年代,這願望對一個充滿熱忱的年青人來說也是自然的事。

童年被欺凌的經歷,反成為人們除暴安良的動力。一龍曾說:「有個師姐對我說,她“當差”的原因是曾遭人非禮和侮辱,從此便立志誓要將壞人繩之於法!亅當上警察後, 一龍由童年時的怯懦小子,搖身一變,成為男兒大丈夫。一龍告訴我,他試過在下班後,被「古惑仔」欺負,但他拿出委任証,大喝一聲:「我是警察!」古惑仔即時拔足而逃,當然現今的香港已不可同日而語。

今天的青少年,跟昔日欺負他的那一撮人相比似乎更壊,一龍說:「現今一些年青人就是自己做着壞事都以為是好事,沒有是非觀,不知什麼是對錯。他們以為緊抓着自己的宗旨便是對的,完全不知自己的宗旨是有問題的,把自己的快樂建築在別人的痛苦之上,很可悲。亅

多年來,他從事不同警察崗位,包括軍裝警員和警長、特別任務隊、警察機動部隊、報案室值日官、新界北總部支援警長、以及機動部隊總部支援警長,負責安裝防暴用品及佈陣安排等前線處理暴動工作。2005年,韓國農民來港示威,他在行動中表現突出 ,獲行動處處長嘉許。

十三年前,一龍退休了,但是他鋤強扶弱的心不變,猶如從沒有退休過。每當觀察到罪案將會發生,他會立即打999報警,有時他得到朋友WhatsApp的情報,又會直接通報高層,每每能把匪徒拘捕。現在,由警察變回市民的他,每當在街上見到警員,都會向他們揮手支持! 「警察有股正氣,我這樣做, 他們就明白我是同袍支持他們。」

他對我說 ,現今警務處處長鄧炳強的表現,猶如歷史上的偉人統治者對百姓應有的態度。「我這看法也是從中國歷史中領悟出來的。亅難怪鄧處長那麼多 Fans,一龍是其中之一。

陳太平

鍾一龍的好友 

Chinese
English Chi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