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媒人手記】隨Sam回到記憶裡(二)重尋香港價值

香港的黃絲和藍絲從來沒有走在同一陣線,除了最近發生的一件事,就是許冠傑網上Live演唱會。他們竟然雙方一起留言讚,一起流淚。是什麼可以令平日拼到「你死我活」的黃藍絲可以聚首,一起聽演唱會,一起感動流淚呢?

再分析,不難理解。聽着歌,他們都回到往日美好的日子,再見到今天的香港,理想的幻滅,世事的捉摸不住,無不令人惋惜!

許冠傑在剛過去的周日(4月12日)舉辦的這場《2020許冠傑同舟共濟Online Concert》,說是為香港人抗疫打氣,但是細心觀察他選的歌,當中的歌詞,大家都能明白他的含意。

當然,仍然有人誤解許冠傑的意思,在演唱會live的頻道,留言「五大訴求,缺一不可」,還加上哭泣的emoji,可能他們心目中認為,解決了「五大訴求」,就能回到昔日美好的香港。

歸納Sam歌中的信息,就是希望香港人重新擁抱香港價值。

「香港價值」這個名詞聽了很久,但有多少人真的思想過,什麼才是香港價值呢?有什麼價值是香港人曾經共同擁抱,回想竟然令我們黯然落淚的呢?

 

走進時光機   尋找香港價值 

那麼讓我們走進時光機,返回半世紀前的香港,從頭說起。

1960年代,中國政局動蕩,各地饑荒,當時的香港人口主要是從內地逃來的難民。來港後,他們做各樣的工作,到田裡耕種、山邊揼石仔(作建築材料),搬沙上樓,建造唐樓。互不相識的人來到香港,住在板間房,或在沒水沒電的山頭搭建木屋;能夠捱過來,就是靠著同舟共濟、勤勞、和無尤無怨。

這亦是許冠傑的寫照。1948年出生於廣州市的Sam,兩歲時,他與家人移居到香港,居於鑽石山上元嶺木屋區,後來搬到蘇屋邨,鄰居大多是被清拆木屋區的居民。

許冠傑就是在這個社會環境下成長。香港人的堅毅影響了他,而他的作品亦刻意反映這種人生哲理。

1974年,他推出第一張粵語唱片《鬼馬雙星》,令他一炮而紅,開創了廣東歌潮流,成為幾代「歌神」。Sam的冒起與他的歌曲內容不無關係,除了花前月下的情歌,和諷刺時弊的歌曲,他的作品的另一特色是傳達人生哲理。

 

莫等待  光陰不復來

今天背著寫有「乞食又有咩好怕喎?」布袋的社運大學生,大有人在,反映他們為了反抗,而「放棄一切」的思想。

這與許冠傑的價值觀成強烈對比。1975年,他的第二張專輯《天才與白痴》收錄了《莫等待》 ,歌詞寫到:「莫等待,光陰不會復來,勿讓青春偷偷消逝去,莫等待」,勸勉年青人不要浪費光陰,令歲月蹉跎。同碟的《天才白癡夢》提醒人不應追求虛幻,要相信天生我才必有用。

1978年的《賣身契》大碟中有Sam與黎彼得作詞的《學生哥》,繼續勸戒學生不要荒廢學業,努力讀書。「螞蟻亦要搵野食,唔做事確係無益,少壯就要多努力,來日望自食其力。學生哥,要思己過,唔係第日悔恨更多。」

還記得他的歌《搵嘢做》(1980)聽得人津津有味。「同時見個仔阿莫二毛,日日攤響屋企等米路…著著聲即刻走去搵做,人必須旨意自己創路途,快去奮鬥 你實會攀得高,你要坐BENZ靠自己個腦」,內容勸導年青人,只要努力上進,便可成功。

種種歌詞形成一種「踏實奮鬥、努力上進」的香港價值;與現時學生十歲就上街抗爭和罷課,形成極大對比。

1980年的《搵嘢做》,作曲:許冠傑,作詞:許冠傑/黎彼得
 

 
1978年的《學生哥》,作曲:Bob Goldstein,作詞:許冠傑/黎彼得  

 

世事如棋 不強求得失  

在1976年推出的大碟《半斤八兩》裡,他創作了自己最喜歡的作品《浪子心聲》,指出人不能無知如「井裏蛙」,要知道「命裏有時終須有,命裏無時莫強求」。他亦把人比喻作海裡的沙粒「人比海裏沙,毋用多牽掛」,表達人的有限,不要強求得失,要順應天命。

在1978年推出的《世事如棋》裡,他唱到「張眼遠望,世事如棋,每局應觀察入微,但求共你棋藝相比較,瞭解做人道理」,寓意深遠,意為:世界發生的事不在我們掌握中,人不應強求,反而應該享受生命,學會知足。

這正反諷信奉「命運自主」的示威青年,不惜以「暴力」執著追求心中的烏托邦。

 
1976年的《浪子心聲》,作曲:許冠傑,作詞:許冠傑/黎彼得

 
1978年的《世事如棋》,作曲:許冠傑,作詞:許冠傑/黎彼得

知足常樂   抱著希望 

知足常樂,亦是他一直傳達的價值。1982年,他創作了《快樂》一曲,表達快樂其實垂手可得,讀一份報章、或唱一首歌,人也能得到快樂。

當時,中英正討論香港前途問題,香港人心惶惶,後來更出現第一次移民潮。 

一年後,許冠傑再創作《洋紫荊》一曲,鼓勵香港人。「為未來香港,抱著希望,共謀方法,使它永安。路仍康莊,那用驚惶,望齊心一致,再破萬重浪」,歌中表達一種正面價值,對明天要滿懷希望。

就這樣,多年來他的歌表達的人生態度,印在我們的腦海中,成為力量,推動我們向前,成為香港人的集體回憶,形成了「香港價值」。

1983年的《洋紫荊》,作曲/詞:許冠傑

 

香港價值早被遺忘  被批「離地」 

到1980年代末期,隨著時代的轉變,這種「勤奮、放下、知足」和「同舟共濟」等價值觀,漸漸被人遺忘。這個時候的年輕人,正享受上一代努力的成果。香港自1978年已實行9年免費教育,人人都有中學學歷,百業興起,這正是享樂的時候,還需要這些座右銘嗎?

取而代之是梅艷芳的《壞女孩》的反叛,譚詠麟的《愛情陷阱》的談情,張國榮的《Monica》及《拒絕再玩》的不羈! 許冠傑亦引退,於1992年舉行《許冠傑光榮引退匯群星》,離開樂壇。

4月12日,許冠傑坐在維港尖東海旁,彈著貼有偶像Elvis Presley相片的木結他演奏。這刻的香港,經歷8個月的「暴亂」和「攬炒」,加上疫情,香港人很多失業,看不到前景,露宿者數目暴升。去年,聯合國的快樂指數調查發現,對比全世界156國家及地區,香港人排第76,不甚快樂。 

演唱會第一首歌,Sam唱出羅文的《獅子山下》,跟著就是他自己創作的《這一曲送給您》。「如果君心裡,常覺有顧慮,前景感到崎嶇,人生有若遊戲,他朝總有轉機…」,非常感動。

當天,天朗氣清,藍天白雲,他總共唱了20首歌。

1980年的《這一曲送給您》作曲:許冠傑 作詞:許冠傑/黎彼得
 

在Sam的演唱會完結後,代表著現今「香港人反抗」精神的「香港眾志」創黨主席羅冠聰,半小時後在Facebook發文。於1993年生於深圳,六歲來港,從沒在許冠傑當紅的70-90年代成長的他,大言不慚地批評許冠傑的歌曲「離地」,又說沒有看許冠傑Live,因為「時代真的變了」。

「那種由八十年代經濟起飛所帶動的“香港仔”精神, 放在反送中後的疫症香港, 真的有任何叫座力嗎? 收聽的觀眾除了懷舊, 真的可以使大家“開開心心”團結向前嗎?」他續說:「世界變了,潮流所帶動的音樂特性也隨之轉換,就像四季…只會令人覺得歌曲的“離地”。」


我與你同坐這條船  

時代變了,建造起香港的「香港仔」精神便不適合這個時代? 那麼為何孫中山的思想仍然被世人擁戴?美國黑人領袖馬丁路德金所說的民族平等,為何永不過時?聖經以及法律書都是在幾十年以至幾千年前寫下的,是否都要燒掉?

Sam的香港精神真的離地,沒叫座力嗎? 那為何有超過255萬人,即約1/3香港人口,同時在線上收看? 

羅冠聰的說話正正反映他的無知與懼怕,懼怕香港精神會捲土重來,令他們的「光復香港」行動潰不成軍,而必須打壓?

1990年的《同舟共濟》,作曲/詞:許冠傑
 

由70年代初出道,許冠傑走了大半人生,而香港價值亦一早被遺忘。奇妙地,歌曲彷彿把香港人心裡冰封了的「香港價值」重燃。 

一個小時的演唱會很快完結,許冠傑唱出最後一首歌《同舟共濟》,是他退出樂壇前創作的。 「我與你同坐這條船,無情浪把它猛捲,滿天風雨,視野未能見,亂作一大團,不知怎算。既決意留在這條船,齊齊令它不遭破損,困境挑戰,奮勇地面對,令到這條船,永不翻轉…但願日後獅子山下,人人團結,永不分化。」

最後,他以1990年出品的「滄海一聲笑」一曲結尾 ,寓意深遠。之後,說了「有緣再見」,演唱會告終。

聽完他的演唱會,香港人願意重新擁抱香港價值嗎?

Sherry Lee

自少非常有膽色,小學時,被同學冠以「敢死隊」之稱。長大後當上《南華早報》記者,本色不變,憑着勇氣獲獎無數,現專職為公義發聲,不平則鳴。

Chinese
English Chi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