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媒人手記】蟲衆批評林鄭,有否反思自己?


特首林鄭月娥以往做官的時候,是非常能幹的官員。記得在2000年我做過一個關於年青露宿者的故事,當時這個情況是不為社會所知的。當年林鄭是社會福利處署長,竟然第二天拿着我的報道親自落區找社工(不是我訪問的那幾位)了解當時的情況,這個見面是沒有傳媒知道的。有一次,我揭露了鄉村一些官鄕的腐敗制度,她立即作出改革。種種反映她是真心關心民生的。

過去一年,自6月政府動議修改逃犯條例開始,在社會上聽得最多的一句話是「最衰林鄭!」,被有心人利用植入市民心中,令整個社會憎恨政府、特首;就是阿婆都在茶餘飯後咬牙切齒說「最衰林鄭!」,把一切社會以及個人問題歸咎於一個女人身上,你認為可笑不可笑? 

可是,最近有一些從藍營出來對她的攻擊出現了,攻擊像是有系統的、頻密的,主要集中評擊林鄭引致香港的亂局,沒有能力當特首。這些舉動有什麼意圖?是誰人在背後發動?

自去年6月黑暴爆發以來, 林鄭對香港暴亂的表現好像是「不作為」,受千夫所指,但這是什麼原因引致的?是香港故步自封的公務員制度捆綁了她?是對處理顏色革命缺乏經驗而已,還是有更大不為人知的原因? 一窩蜂跟著狠批林鄭的人,他們窺探了箇中原因,從而得出了這個「沒能力當特首」的結論?還是人云亦云:「他都這樣說,說得有道理哦!所以我也這樣想。」

一年來,支持黑暴的人怎樣把林鄭攻擊得遍體鱗傷,可是香港人卻冷眼旁觀,似乎沒有對她生出憐憫、體諒,反而一沉百踩。在藍營當中評論她為「深黃」的人多不勝數,但是他們卻沒有提出證據,只是用自己的觀察及印像作出判斷。 評論不是應該要evidence-based的嗎?而不是把不同事件一刀切,即「炒埋一碟」,歸咎於一個人身上。 若評論不需要證據的話,世上便不需要研究員做科學研究,為何要浪費時間蒐集證據 ?不如隨意說一個研究結論便算了 !

事件似乎顯示香港人變得頭腦簡單,是否我們的教育出了問題? 這是非常可笑的現象,一直批評香港教育千瘡百孔衍生了黑暴的人,自己的教育又是否有問題? 有一個朋友最近說:「可見有些人學識不錯,但思維有問題,是香港很普遍的現象,高學識,但思維及見識就很一般!」。

Never mind the dismal Hong Kong popularity ratings, Carrie Lam struggles on  with her constituency of one | Hong Kong Free Press HKFP
圖為去年6月12日,反修例示威爆發時,特首林鄭月娥接受TVB訪問有關修例爭議時,流下淚來。相片:TVB訪問視頻截圖



從以往習近平主席與林鄭月娥見面時的說話及表現,以及中央在過去一年對香港的舉動,北京是繼續支持林鄭,還是不支持她?我相信中央是支持林鄭的,亦在過去幾個月不斷扶持她。

我自己從來沒有跟林鄭見過面,也沒有在電話訪問過她,只是憑不同的觀察作出以上分析。

沒有人是完美的,政府也一樣,政府有需要大大改善的地方,但這不代表我們的特首不好。

過去幾個月,有很大聲音批評林太,但我們的思想要站穩陣腳,小心分析,不要跟大隊。

不單止是分析政治形勢,我們在生活上對人對事也應該如此,不要在朋輩壓力下判斷,而是用獨立的思考分析問題。這些說話是互勉的,筆者也要常常提醒自己,不要在沒有證據下隨意批判論斷,以顏色標籤人和物;批評人們不要對人黃藍標籤化的同時,反問自己又有否染上新的政治顏色去看問題。

讓我們一起反思,從而更上一層樓,才能在高處看清。


Sherry Lee
自少非常有膽色,小學時,被同學冠以「敢死隊」之稱。長大後當上《南華早報》記者,本色不變,憑着勇氣獲獎無數,現專職為公義發聲,不平則鳴。



相關文章:


Chinese
English Chi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