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舉改革】同學憂香港成水深火熱,卻「馬照跑,舞照跳」


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於3月11日修改香港選舉制度,內容大致有三:

  • 選舉委員會由1200人增至1500人,由原本9個減至5個界別組成。
  • 立法會議員數目由目前70人(直選和功能界別各佔一半),增加至90人,由分區直選,功能團體和選委會三種形式選產生。
  • 特首候選人要有不少於188名選舉委員會委員聯名提名,於每個組別的提名不少於15名。

這項改革公佈過後關注的同學有很多,但他們是否都明白呢? 就不清楚了。他們都一致表示失望,覺得香港絕對地失去民主,更有留言表示「不如直接宣佈唔駛選啦」,「香港正式失去民主」,將香港形容成水深火熱,前路何其暗淡,可是他們卻「馬照跑,舞照跳」無懼疫情,相約吃飯,玩樂。

人對前途暗淡表現多以頹喪,愁苦為主,但他們這般高興就鮮見,是擁抱了豁達的態度嗎? 他們的悟性還真高,好比李白所言「暫伴月將影,行樂須及春」。他們口誅筆伐,直呼改革無道,無疑削奪香港民主,但不一會兒又依然我行我素,前路的不明,卻能在玩樂中尋啟示,我就真的做不到。我雖無大志以國事,但要為考試綢繆,說實在的,有點吃力。

今次選舉制度完善,提高了選委會和立法會的人數,讓更多人參與政治决策,亦提升特首候選人的門檻,要獲得選委會各個界別的支持,我看不到民主的倒退。相反,看到過往區議會選舉,只要候選人造出一定五一手勢,表現特定的政見,就能獲勝,我看到的是智商大倒退。

對香港的年青人來說,民主好像一個光環,讓我們看看歷史吧!在公元前508年,有一位希臘雅典的政治家,伯里克里斯( Pericles),提出一種菁英的决策制,由那些元老、有錢人和上流社會作政治决策,而窮人,奴隸和女人並沒有投票權。

Full color depiction of Pericles standing in Athens speaking to the masses.
雅典的政治家Pericles(見圖,站在集會中間發言的人)提出的「民主」是一個由權力階層作决策的制度,跟現在美式的一人一票民主選舉完全是兩回事。油畫:19世紀畫家 Philipp Foltz



這就是民主的本來面貌,可是隨著美國霸權的崛起,民主的解讀慢慢演變,竟然變成民主(Democracy)就是一人一票。美國長期以來在全球推銷自己的「美式民主」政治制度,於是我們從小便被薰陶:民主的選舉制度是人類最好的制度,神聖不可侵犯、是保障底層人民不被權貴侵犯。全球人類,包括香港人,都非常期待民主的到臨,以為有了「美式民主」,社會便會變得公平和富裕,人人從此可以快樂地生活。 

但採用民主制度,真的能夠帶來了繁榮和平等嗎?且不說美國內部的種族歧視、貧富懸殊,近年西方國家的民主制度也出現失控,帶來國內的人民的撕裂。反觀,中國這個被標籤為 「專制國家」的國家,又能成為世界第二經濟大國 ,人民生活繁榮安定,但他們從沒有一人一票的民主制度的,這又怎麼解釋他們的繁榮呢?

香港人是時候要思考,甚至質疑這個「一人一票」的所謂民主制度,我們要問的問題包括:民主制度是人類最完美的政治制度嗎?

自古以來,民主本身就不是絕對的民主。現在香港這些人,他們有多懂得民主呢?與其說他們是民主的擁護者,說白一點,他們只是為反而反,只要看到是政府的作為就作出批評。從來沒有政策是完美的,至於現時的選舉改革,何不先看看內容再下判斷?


三面鏡
16歲男生,只從理性不從潮流,逆風而行,以理性創造主流。

Chinese
English Chi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