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故事】一個勳章對我的意義


如果認識我日子久一點的,大概也知道我的另一個身份:香港輔助警察。這兩年沒聽我如何談及的原因,我估計大家也能明白,我也不再贅述了。

其實我已經從事輔警這工作廿多年了。除了十五年的長期服務勳章,這一枚是我個人第二枚從警隊拿到的功勳。

相信很多人也對這枚勳章的意義略有所聞了。對,就是為了嘉獎那些曾在2019-2020期間付出過努力和勞力對抗黑暴的警員。

今天下午,我(圖右)從港島總區助理處長郭柏聰(圖左)接過獎章,很是感動。


《香港警察踏浪者行動獎章》是一個對我意義重大的勳章。



理論上,一枚勳章應代表著光榮、榮耀和輝煌等等,但當我每一次回首黑暴期間的點點滴滴時,我心中却沒有一絲喜悦。在我腦海中縈繞不去的是一段段傷感痛心的回憶……

猷記得在2019年年頭時,因本身正職以外的兼職攝影工作已經讓自己忙得透不過氣,因此一早決定放棄已缺乏滿足感和挑戰性的輔警工作了,就只差沒有時間回警署退回裝備而已!

豈料一場暴亂狂飆刮起,喚醒了潛藏内心的使命感,而我又再一次回到警署,用行動回應了當年投考輔警時自己作出的承諾。

當時,在金融界的工作上為了迴避兩位“深黃”上司的追擊,我只好假裝已經辭去輔警的工作,並隻字不提政見!暗地裡曾經試過一連七天:日間在中環上班,晚上通宵回警署當值的艱鉅日子,可謂對身心的極度煎熬。

圖為2019年7月,示威者圍堵西區警署,我負責守在警署閘前的位置,防止暴徒進入。圖中穿藍色制服的警員就是我,我當時沒有感到害怕,心中只想著不可以讓任何暴徒衝進來。我也擔心上了鏡,被上司知道我還在做輔警。



在社交上,被廹退出不少社交群組是不能避免的事。最深刻的是有某位認識超過四十年以上的小學同學,在一個同學群組上公開對我進行審問:“你有沒有出手打學生?” 直教我哭笑不得,不懂回應!

還有一班當年在話劇台板上共同進退的戰友,曾一起笑言若大家的愛隊《利物浦》能奪得英超冠軍,必須一起共赴《晏菲路》球場慶祝狂歡。可惜的是,去年《利物浦》終於經歷三十年而重奪英超錦標了,而我們却已經一早魚雁斷絕了。

在家庭上,喜幸另一半是無限量的支持自己的理念和堅持,才不致於家破人散之局。但曾經和自己感情最為要好的親兄,却因為政見的問題而兩年沒有往來,而他亦於日前舉家離港移民到英國去了。在此,祝福他和家人能在彼邦覓得心中所需,往後事事順境,平安喜樂。

每念及這兩年之間的生活變化,朋友圈的感情決裂,在在使我心竭力疲,悵惘無言!

最慶幸的一件事,是當天放棄了辭去輔警的決定,繼續為警隊貢獻自己僅有的小小綿力,同時也解救了自己今天的困局。因全球經濟的不景氣,本身從事的外滙正職工作也於早前被裁退了。以為再沒有挑戰性的輔警工作,霎時間却變成了今天我的主要職務和收入來源。


一場暴亂喚醒了我潛藏内心的使命感,我很榮幸能夠緊守崗位,捍衛了香港的法治。



這些經歷正好引證了世事無絕對,有失必有得的真理。

我相信每個人也要為自己的決定而付出代價,無論是對是錯,也應該要懂得反思和檢討。同時,也必須要懂得感恩和惜福。畢竟,生命尤在,生活還得繼續下去……

願大家能不忘初心!

在此,謹向在此段日子流過血汗、受過傷害、家人受過欺凌的警員致以最高的敬意!You’ll Never Walk Alone!


KK
一名輔警


相關文章:

Chi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