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國安法來臨 香港人能為自己打開一扇窗嗎?

上週四(21日)下午,消息傳出中央會在全國人大會議宣佈訂立「港版國安法」,毋須經立法會審議,直接在港實施,懲治四類行為:分裂國家、顛覆國家政權、恐怖活動、和外部勢力干預。隔日,人大會議開幕,宣佈將「港版國安法」納入議程討論,經審議通過後,將成為全國性法律,並由人大常委會列入《基本法》附件三,由香港特區在當地公布實施。

根據《基本法》18條,人大是有權在《基本法》附件三增加全國性法例,在港實施。「港版國安法」堵截了香港長期的法律漏洞。《基本法》23條列明,香港應自行立法禁止影響國家安全的行為,可是多年來由於泛民的反對,23條被妖魔化,並在2003年50萬人上街反對下被擱置,令國安法懸空共23年。國安法的真空令香港陷入不斷的暴亂中,由2014年的佔領中環到去年的反修例暴力示威。過去一年,中央見到香港的亂局,終於出手訂立「港版國安法」,令香港不再攬炒下去。

消息傳來,很多香港人拍掌歡呼。在「港版國安法」下,香港人不用擔心再有外國勢力發動本地暴亂,不會有人公然要求美英制裁香港。在街上,人們不用再害怕炸彈襲擊,牆上寫滿的「光復香港,時代革命」塗鴉亦會絕跡。 外國「黑金」會關水喉,而困擾香港人12個月的攬炒會逐漸停止,不會再有「裝修」Starbucks、美心、中國銀行和港鐵站,更沒有撕了市民。不久將來,香港人將會重新活在一個安全城市裡,亦不會再因為「異見」而被火燒或被磚頭掟死。 國安法確實振奮人心。 


國安法如大難臨頭  彷彿生離死別 

可是,另一邊箱的香港人就如大難臨頭。有人在21日立即出post「國安法殺臨,香港人自救」,呼籲在各地開花「今晚再唔出,聽日香港就變廣東省香港市」。有人在不同的勇武/黃絲/港獨群組叫人「著草」,之後出現「退群」潮。又有人呼籲手足立即取消telegram及連登帳戶,清除所有反共照片/訊息,道別時像「生離死別」,頻說「有緣再見,手足保重」。

同晚,在反修例示威期間一直縱容暴力的泛民立法會議員,垂頭喪氣的見記者,例行地批評「一國一制正正式式在香港落實」。連香港眾志代表人物黃之鋒都在其Facebook說「灰 ,人之常情,我到依家都未消化到」 。一夜間,大數據分析顯示,搜尋關鍵字「移民」和「台灣」等字眼急增四倍;隔日,有移民顧問收到的單日查詢急升10倍,客人都說要「即刻走」。 今天網民更在銅鑼灣發起「反惡法大遊行」,期間黑衣暴徒兇殘地撕了多名市民, 至身體嚴重受傷。

這些香港人對中國之懼怕和仇恨之深,可以說已經到了「瘋狂」的地步。


「港版國安法」消息傳出後,有人在勇武群組叫人「著草」,也有群組出現「退群」潮,亦有人呼籲手足取消telegram及連登帳戶,道別時彷彿「生離死別」。

「阿燦」怎能超越自己!  只有兩制、沒有一國 

港人對中國的恐懼和仇恨是怎樣來的呢? 歸納過去一年的黑暴,不難發現幾個罪魁禍首 —— 傳媒、泛民、教育、和假新聞等,荼毒市民和年青人,挑動仇中情緒。仇中背後亦有一些深層次的因素,包括香港人的成長、中港矛盾、人口政策、以及市民對一國兩制的誤解和對《基本法》的不認識。 

很多香港人從小到大,父母會告訴他們「大陸人窮、到處詐騙、官員貪污」。有些父母經歷過文革的折磨,更會把對共產黨的仇恨延續到下一代。雖然父母輩看到的中國,跟今天的中國大有不同,但成長中被灌輸的思想很難被磨滅。 

中國人以前窮,要香港人接濟,被香港人歧視,形成「大香港」主義,很多港人習慣了在內地「做大爺」。隨著中國經濟起飛,內地人可以出國旅行購物,與香港人便出現矛盾。文化差異是其一,暴發戶式的購物也叫香港人感到酸溜溜。去年調查稱每名內地旅客每次來港平均豪花逾2萬元。面對自己看不起的「阿燦」竟然超越自己,港人感到被比下去。

中國人以前窮,要香港人接濟,被香港人歧視,形成「大香港」主義。隨著中國經濟起飛,內地人可以出國旅行購物,與香港人便出現矛盾。相片:HK01

缺乏人口政策的香港政府,從未檢討每天150個單程證人士來港、任由中國投資者到香港「炒樓」,成為其中一個推高樓價的原因,又容讓內地水貨客湧到街頭。兩地政府亦急速擴展「自由行」到不同省份,帶來連綿不斷的旅客,使擠迫的香港滿佈人流,令一些香港人更仇視中國。

回歸以來,香港人一直不認識一國兩制的意義,只強調「兩制」而沒有「一國」的概念,拒絕中央在香港「行使主權」。雖然《基本法》清楚表達中央對香港有監督權,但由於很多港人沒有讀過《基本法》,又或是心有不甘,硬說中國不能管香港、否則就是「干預」,打壓港人自由。以往人大常委根據《基本法》的「釋法」(包括以釋法打擊港獨的立法會宣誓風波)便是其中一個例子,港人認為「釋法」就是破壞「一國兩制」,是中方背信棄義,加深對中國的憎恨。

在過去一年,以上種種,再加上政客、傳媒、教育、和假新聞的推波助瀾,香港人的思想愈見扭曲,包括「我是香港人,香港不是中國」、「沒有民主選舉,就是邪惡」 、「中共是共匪、天滅中共」,「香港不要獨立之名,卻要獨立之實」。

 

四萬人建東江水  仇恨掩蓋回憶   

憎恨似乎掩蓋一切回憶。翻查歷史,不難發現中國對香港的幫助。

供水是其中之一。自香港割讓予英國後,食水問題一直困擾港英政府,香港多次出現制水。1959年,中國政府收到港英政府要求供水後,在未簽定協議前,已趕急開啟東深供水工程,提供東江水給香港。當時正經歷飢荒的中國,缺乏機器,但無阻動員四萬人(晚間席地而睡)靠鋤頭、鐵鏟、肩挑和手推車興建水庫和水道,硬將東江水位拉高46米,到1965年開始向香港供水。1963年香港出現旱災,大規模制水,中國容許香港安排14艘油輪來中國抽水。東江水工程經過多次擴建後,不斷增加供水給香港,至1981年後完全解決香港食水問題。

在1958至‎1961的中國大飢‎荒,大陸寧願自己「捱餓」,也供應‎充足糧食給香‎港。1998年‎亞洲金融危機‎,美國索‎羅‎斯發‎動貨幣戰爭狙‎擊‎香港,雖然中國自己當時的外匯儲備不多,但仍‎為香港提供資金,更動員在香港的中資金融機構入市幫忙救‎港。

多年來,香港經濟單一,依賴金融地產及零售維持。除了是國際金融中心外,香港沒有其他強項。過去十多年,中國推出不同的經濟政策「救港」,包括成立香港為離岸人民幣中心、 一帶一路、深港通、滬港通、和大灣區,每每把香港放在國家經濟策略中的重要位置。

到2003年沙士的時候,香港經濟低迷,中國開啟自由行,讓旅客來香港消費救市。大家仍然記得2010年菲律賓人質事件,中國如何為香港人出頭爭取賠償嗎?最近港人在秘魯鎖國被困,中國大使館在當中周旋,安排專機接65名港人回港。中國在新冠肺炎疫情嚴重時,所有企業停工,但廣東省政府要求「供港供澳」企業繼續運作,確保物流運送食物和物資到港。

圖為1964年,東深供水工程建設的情況。四萬工人晚間席地而睡,靠鋤頭、鐵鏟、肩挑和手推車興建水庫和水道,把最好的東江水輸給香港,解决了香港同胞的燃眉之急。 相片:網上

為自己打開一扇窗  重見曙光

世界上沒有一個國家是完美的,中國也不例外,有優點有缺點,有功有過。可是香港人對中國和其他國家的態度卻截然不同。英國對中國發動鴉片戰爭,逼中國簽署不平等的《南京條約》,搶奪了香港;香港人可以無條件原諒它,還拿著英國旗在中環揮舞。日本侵略中國,殺我千萬同胞、輪姦婦女和女孩,仍拒絕正式道歉;香港人很愛日本,一年去一次日本旅行。

為什麼香港人能夠輕易原諒侵略自己家園的國家,卻不能接受不斷救助自己的中國? 這值得反思。 

港版國安法將於週四(28日)人大會議閉幕當天表決,其後便會授權人大常委會制定相關法律,料最快8月在港實施。

香港真的會變成漆黑一片,沒有出路嗎?這純粹是一念之差。 看來只有香港人才能為自己打開一扇窗,重見曙光。 而這扇窗就是嘗試接納中國 ,為香港闖出一片天。

English
Chinese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