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菊

我在路旁摘下一朵
夕陽

妻說:
何不把它栽入小泥盆
也許 ,凋落以後
可以開出很多很多不野的
小黃花 


覊魂
—— 新詩,寫於1978年

在香港的草地上經常見到小黃花,但我們極少留意它們,因為覺得它們的花瓣細小,外型不美,長在野草叢,像賤草般。但若細看,它們實在美。圖中的小黃花名叫黃鵪菜,花瓣邊緣像小鋸齒,花的下方帶有小小的羽毛,常見於香港的野外及城市的路邊。穿着黃色外衣的小花,鮮艷奪目,向陽光綻放微笑。



當小黃花凋萎後,剩下在花托上的是毛茸茸的雪白羽毛,包著逐漸成熟的種子。


大自然就是那麼奇妙,微風與羽毛像是有著默契,當微風吹來,羽毛便含笑乘風而飛,像小飛傘一樣,離開母親身邊。這朵停留在空中的頑皮小飛傘會飛到哪兒,放下種子長出新生命?我們只能問風。
Chi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