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海侯:香港,被扭曲之下

國安法制定實施後,香港由亂到治,...

靖海侯:全面通關,成功走出一大步

通關了! 1月8日早,深港口岸兩...

靖海侯:人大釋法:管治的義務與藝術

人大釋法,如期而至。 2022年...

靖海侯:香港年終記:“再回歸”

年終歲末,例行回顧。2022年,...

靖海侯:講好“香港故事”,少出“香港事故”

香港藝人在內地微博發帖,或在平台...

靖海侯:一件沒有得到足夠重視的窩心事

錯播國歌事件三番五次,於近期集中...

Sherry Lee:不會再錯過歷史

劉智鵬是一位對歷史充滿熱誠的歷史...

透視報的傳媒之路

辦透視報是一個孤單的旅程,很少人...

【音樂】Up on the Roof 重新發現同行者

今天從看舊作,文章最後附上美國創...

夏寶龍:「一國兩制」這一好制度必須長期堅持

把握中央精神,才能把握管治香港的...

【小品】初戀情人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經歷過,與心愛的...

靖海侯:刀削麵“涉黄”

出門辦事,事畢已是中午,朋友們肚...

A Man who Never Quits

As a pianist who...

靖海侯:摒棄“政治中立”,是香港政治上的覺醒和進步

香港《公務員守則》規定:公務員必...

靖海侯:一場行政主導下的“閃電戰”

憲制秩序不彰,行政主導不能,是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