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都是政治,該結束了!

近年香港人的生活和思想充斥政治,…

西方的文字獄

「文字獄」無處不在,特別是現今互…

屈穎妍2:香港是時候要“反集體催眠”了!

最近屈穎妍裝修事件愈演愈烈之際,…

歷史自有公論!林太,多謝您

驚聞您宣佈不角逐下屆特首選舉。 …

【傳媒】傳媒要成為忠實的記錄者

毛澤東同志曾經說過這麼一段話: …

【政局】揭屈穎妍對歷史的無知 崇禎絕非昏君

屈穎妍是前壹週刊副總編輯,是身在…

“難道連基本的禮貌都沒有嗎?”

判斷一個人,一般可從其言行:沉默…

對於香港,Malcolm X 的話,力量依然

今天早上朋友傳來一個Facebo…

寫打黃文章的日子 

跟一位在越野單車隊認識的朋友聊了…

變色

一位很久沒聯系的朋友,突然發來訊…

我是香港人,我自豪

自從照顧朋友的小狗之後,已經很久…

Sherry Lee:什麼人是「才」?

昨天,本報刊登了《香港再無才子才…

靖海侯:中央援港專家組組長對香港疫情的10個判斷

香港疫情暴發,正處加速上升期。3…

反戰的諷刺

美國及其盟友國內不斷有人走出來反…

蘇聯留下的燭光

普京説過:如果世界都拋棄俄羅斯,…

Nury Vittachi: New strain of Covid is stalking, killing people in this town

A KILLER HAS COM…

靖海侯 :涉港輿論鬥爭,如何寫好評論文章

此一舊文,為香港某評論員社團文集…

後記:「愚公植樹」者的智慧

12月1日,本報刊登了一個人物故…

靖海侯:香港瑣碎

2019年的一天,黑暴正烈,下班…

靖海侯:香港立法會選舉:絕不搞“清一色”,也絕不搞“形象工程”

香港已進入選舉季。 9月,選委會…

Sherry Lee:政治與友情

情,在政治中,輕於鴻毛。早前,一…

靖海侯:對特區政府,不妨多一點關愛

經歷過修例風波的人大都可以體會,…

Majid Gafoor: Enter the Mentor

If a person live…

靖海侯:駱惠寧是如何聽取民意的

國慶節期間,香港中聯辦幹了一件“…

Nury Vittachi: How has Hong Kong changed?

IN THE FRIGHTENI…

靖海侯:破除選舉迷思 重塑選舉格局

今年9月、12月及明年3月,香港…

靖海侯:駐港幹部“啟示錄”

赴港時,已近香港特區第六屆立法會…

曾被掠奪的七子

1842年8月,清朝官員卑躬屈膝…

香港不是殖民地

一直以來,那些所謂民主派人士,對…

Nury’s Updates: NO MORE HOMEWORK!

Millions of chil…

香港中文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