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析】醫護 ——打扮成白鴿的烏鴉


「治我以藥療我以愛,敬業從德樂業從責」這兩句說話是四年前筆者傷患痊癒後送給主診醫生的,以謝悉心治療之恩。

自古以來,醫者作為受到人民尊敬、信賴神聖而崇高的職業,本應無私奉獻,救死扶傷。

隨著疫症在各社區蔓延,確診個案不斷上升,每天超過100宗,香港正面臨極嚴峻的考驗,這需要政府及全港市民同心才能跨過,當中醫護的角色更是重中之重。


海外內地醫護逆行  香港醫護罷工阻救援 

遺憾的是在這生死攸關的時刻,醫護組織及部份醫護人員竟把政治立場、地域歧視、及個人利益放到救人的標準上。

7月23日,特首因新冠肺炎疫情持續惡化,向中央求助,協調內地醫護來港施援。可是,香港護士協會隨即發表嚴正聲明反對,指做法不符合本港法例和專業守則,並批評國內醫護人員不能提供適合本地專業標準的護理服務。他們亦阻止使用內地$15港幣的檢驗試劑,反而要入口外國運來成本達600港元的試劑,令政府難於擴大檢疫,控制疫情。當中除了涉及醫療集團和本地醫生的龐大利益外,亦因醫務人員以政治立場先行而阻止救援,危害病人生命。

生命的託付重於泰山。自全球爆發新冠病毒以來,無數的醫護人員奮不顧身地奉獻自己,明知這是一場與死神的博弈,亦懷揣一顆赤誠之心,無懼被感染的風險,不計報酬、不畏生死、不講條件,為打贏這場沒有硝煙的戰爭,殫精竭慮、無怨無悔。

28歲的 Mary Agyeiwaa Agyapong 於英國的盧頓和鄧斯特布爾醫院(Luton and Dunstable University Hospital)工作,懷孕期間仍上班,其後於4月5日確診新冠肺炎,7日後順利誕下一名女嬰,但她於同日搶救無效而病逝。截至3月,義大利已累計有8,358名醫護人員確診,其中63人死亡,儘管存在受感染的風險,仍有近9,500名的護士自願加入新冠病毒工作組,為疫情嚴重的地區提供醫療協助. 

中國大陸方面,過萬的醫護人員自動請纓由各地逆行前往武漢參與防疫救援工作,當中有準備結婚的, 有父母親在家病重的,有不少醫護還瞞著自己的父母請纓一線,更有無數退休醫護人員重披白衣參與救援。


Mary Agyeiwaa Agyapong, a nurse who had worked at Luton and Dunstable University Hospital for five years, died after contracting coronavirus
Mary Agyeiwaa Agyapong 在英國的盧頓和鄧斯特布爾醫院已工作了5年。新冠肺炎在英國爆發,她在懷孕期間仍然上班,於4月5日確診,7日後順利誕下一名女嬰,同日搶救無效而病逝。相片:Facebook

2月22日,來自江蘇醫療隊的90後隊員自願到武漢市第一醫院救人。雖然冒著生命危險,但這些白衣戰士仍然義無反顧 ,為要搶救生命。相片:肖藝九/新華社


可是,同一時間,香港的醫護組織聯同數以千計本地醫護人員,把防疫問題政治化。他們不但沒有秉承救急扶危、有救無類的專業精神,更在2月3日一連罷工五天要脋政府全面關閉大陸關口和答應其他要求,之後更威脅會延長罷工,甚至「集體辭職」。這次罷工有共約7000醫護人員參加,他們把政治凌駕於生命,棄病人於不顧,令人髮指 。

煽動此次罷工的是一個名叫「醫管局員工陣線」的組織,這個組織是有泛民在背後支持,並在罷工前不久才成立,自稱代表公立醫院員工。這個組織在網站和媒體的自我簡介裡的第一句話是:「醫管局員工陣線致力於政治問題、醫院管理局內部問題、醫療系統問題主動發聲。」

該組織不但把醫護救人作政治籌碼,更被質疑「斂財」。他們經過職工盟協助,發起一個名為「防疫抗爭基金」並進行籌款,但據大公報2月的報道,其中有兩筆款項,包括一個美國NGO捐助的1300萬港元和勞工權益基金,的去向不明。


48個工會今日(28日)發聯合聲明,促請醫管局回應醫管局員工陣線的五項訴求。(盧翊銘攝)
「醫管局員工陣線」(中間發言者是其主席余慧明)在2月3日發動全港醫護罷工,共約7000人參加,把政治凌駕於生命,棄病人於不顧。相片:盧翊銘/香港01


醫人變參與政治加害社會  惡待執法者

過去一年,隨著社會變得政治化,醫護的角色急速轉變了,由拯救生命變成參與政治、加害社會。 自去年6月逃犯條例風波開始,不少醫護人員與暴徒同一陣線,不但舉行多次集會聲援那些破壞香港、以暴力傷害市民的示威者,更有不少醫護人員直接參與示威或暴動。

去年7月28日中環至西環一帶爆發激烈警民衝突,警方當晚拘捕49人,當中竟然包括一名註冊護士陳永琪,她被起訴暴動罪。同年10月在將軍澳Popcorn商場衝突中,一名被捕人士證實為將軍澳醫院的內科醫生。理大校園衝突中,最少有5至6名醫生被捕,被捕者包括公立醫院醫生及護士。 

部份醫護人員更把政治立場延續到工作中,受傷到公立醫院求診或留院的警務人員常遭到醫護人員諷刺和惡待。

去年10月27日文匯報報導,香港警隊員佐級協會主席林志偉在接受新華社訪問時透露,有部分醫護人員惡意針對警務人員。有警員被暴徒弄斷手指要求留醫,當值醫生只給他兩天病假就要求警員出院;亦有警員遇襲受重傷住院,竟被轉入普通病房,更要求次日出院。

廣為大眾關注的是在7月1日遊行期間追捕疑犯時被刺傷手臂的警員「爆爆Sir」,他在東區尤德醫院骨科病房接受治療時, 受到身上掛著「香港加油」和戴豬嘴頭盔等支持暴亂掛飾的「黃醫護」的不公平對待。不但遭到男護士涉亂插針抽血,令其手肘留下瘀傷,手術第二日亦被巡房醫生「趕出」醫院;警察同袍送來的果籃更被醫護人員擅自拍照,並放上網流傳;其家人前來探望,亦有醫護人員欲偷拍他們樣貌。


逾千醫護人員出席集會,譴責7.21元朗暴力事件。(羅君豪攝)
過去一年,不少醫護人員與暴徒同一陣線,多次舉行集會聲援那些破壞香港、以暴力傷害市民的示威者。去年7月26日,1500名醫護在伊利沙伯醫院集會,多人戴上頭盔聲援示威者,譴責7.21元朗暴力事件。相片:羅君豪/香港01


監管存漏洞  醫護眼中只有利益和仇恨 

剖析醫護由白鴿變烏鴉的成因,固然與當事人道德滑坡,價值觀扭曲密不可分,但同時也暴露出監管的漏洞。醫管局沒有懲處參與暴亂、違反專業操守和員工守則的醫護人員,引致他們隨意參與政治行動、示威暴動、甚至隻手遮天對待病人。 缺乏監管亦引致工會權力過大,凌駕一切守則,隨時動員罷工,組織者和參與者均不會受到懲處。 

醫管局、醫學院、和醫護組織在職業道德宣傳的力度亦不足,對激勵醫護人員奉獻的傳遞不夠;醫護人員的紀律教育也存在短板,法紀意識淡薄。 這些問題需要政府及醫管局等各部門花大力氣、認真研究,加以解決。


香港醫護靜坐,教師接力上街頭。 美聯社
醫管局沒有懲處參與暴亂、違反專業操守和員工守則的醫護人員,引致他們隨意參與政治行動、示威暴動、甚至隻手遮天對待病人。圖為去年8月13日醫護人員發起靜坐,抗議警察使用過分武力,並發起了罷工抗議。被政治和仇恨充斥的醫護,似乎忘記了救人扶危的本分。


古希臘醫者、西方「醫學之父」希波克拉底曾經留下一份誓詞,已經流傳兩千多年,並於1948年,被世界醫學學會採用。其中一句誓詞寫到:「我將要憑我的良心和尊嚴行醫 ; 病人的健康應為我輩首要的顧念」。

救死扶傷本是醫護人員的天職,奈何這些參與罷工、暴動 、針對求醫警員、阻止內地醫護來港救援的醫護人員,他們不但違背了救人的責任,更甘願淪為破壞香港及傷害無辜市民的幫凶!面對香港這群滿腦子「反中」,雙眼只容下個人利益和仇恨,妄顧病人生死的醫護人員,市民還敢把性命托付他們嗎 ?

執筆之時,從文匯報獨家報導得知,中央將出錢出力出人,派遣國家衞生健康委員會和廣東省的檢測團隊來港,為全港750萬市民免費進行新冠病毒測試,並在亞博館興建大規模的「方艙醫院」,傾力相助香港抗疫。香港猶幸有中央政府作後盾,給予關注與支持,否則,病毒將因這群妄顧生命白衣烏鴉而繼續蔓延不止。

生命凌駕於一切,不容漠視、不容踐踏。作為生命的拯救者,唯有尊重生命才能體現出一個醫護者之尊嚴與價值。


謝君諾
無私生正見,無執始清明!筆者一直深信「無私」是觀察人與事之真面目的顯微鏡。


相關文章:



Chinese
English Chi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