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析】檢疫 檢逆


八月下旬,政府公布自願性免費全民「普及社區檢測計劃」,由9月1日起,在全港設共141個社區檢測中心,為市民採集鼻腔和咽喉分泌物樣本,以進行全民新冠病毒檢測,杜絕社區散播,卻惹來風風雨雨。 

外間對政府安排這場新冠肺炎全民檢測疑慮重重,有說是中國密謀盜取香港人的DNA,偷來的DNA讓大陸知道那人是否健康,是否合適「器官移植」,然後派人來香港捉人割器官,又說中央要以DNA「監視港人行踪」。還有說偷來的核酸會讓醫院幫中共做手腳,令檢查人士將來懷孕時自動流產,用於屠殺香港人。

有區議員又告訴老人家做檢測好大風險,特別是有心臟病、糖尿病、血壓高等,七成機會變得嚴重,甚至會病變死亡 。亦有說抽取唾液作檢疫時必須要插入半個頭深度,會引致咽喉出血,又聽說有黃絲護士滲入檢疫隊伍,要弄傷接受檢查人士以污檢疫之名。

這場世紀大檢疫真的那麼可怕嗎?

今天我就來到天水圍的一個檢測中心一試。 

9月2日,普測計劃展開的第二天,晚上7時,筆者帶着戰戰兢兢的心情來到設在天水圍體育館的社區檢測中心。我特別選擇這個場地,因為它遠離市區,人流不多。

我跟着前面的三數個人進入場地,有工作人員指示行走的路線。我先測體溫,再用消毒液消毒雙手便進場。甫進入場館後,我先在等候位置排隊,之後工作人員帶我到登記身分證的地方確認個人資料,然後指示我到哪個間隔接受檢測。因人數太少,所以不用等候,立即埋位。

隨即,我的檢疫便開始。 


全民檢測】羅致光視察天水圍體育館稱找隱性患者十分重要| 頭條日報
市民進入天水圍體育館社區檢測中心後,工作人員會先登記其個人資料,然後安排檢測。相片:頭條日報。


全民檢測成抗疫重要交鋒

全民檢測是政府打這場抗疫硬仗的一個重要交鋒。 

7月以來,香港新冠肺炎疫情經歷了“第三波”爆發,多個社區出現感染,每日新增確診病例破百。港府在上月實施四項新安排:分別是將禁聚令的聚集人數上限減至兩人;食肆在六時後禁堂食;強制戴口罩延伸至室外公眾地方;體育場所及游泳池納入表列處所一律要關閉等。同時,特首林鄭月娥向中央政府求助,港澳辦在7月31日發聲明宣布組建60人「內地核酸檢測支援隊」赴港籌備抗疫工作,之後共派遣300多名內地具專業知識及處理過疫情的醫護人員來港,支援政府進行大規模全民檢測,日以繼夜地進行採樣及化驗,抗擊疫情。

綜合過去中國在控制疫情方面的成效及檢測技術的發展,其可靠性是毋庸置疑的。港府推行普及社區檢測計劃,目的是找出隱形傳播者,讓他們盡快被隔離及得到醫治,從而切斷社區的傳播鏈。當局更希望儘早啟動「健康碼」,以恢復粵港澳三地人流,盡快解封中港和地區之間的強制隔離。

然而,特首向中央請求援助的消息剛露,即引來各方爭議。香港醫學會會長蔡堅指公立醫院醫生書寫病歷是採用英文的,而大陸醫護人員則用中文及講普通話,雙方會難以溝通。


8月2日,「內地核酸檢測支援隊」的7名「先遣隊」隊員抵達香港,開展協助籌備臨時實驗室工作。相片:新華社

活摘器官謠言蜂擁而至  欲阻止測試 

為反(中國)而反的人大有人在。港大感染及傳染病中心總監何栢良曾經在5月15日的電台節目中,建議政府大幅增加新冠病毒檢測,在社區設立流動病毒檢測點,抽取市民的鼻咽拭紙樣本,以擴大檢測量。6月,何栢良再建議仿效中港貨車司機安排,容許市民在內地或澳門測試。

可是,在政府公布會實施全民檢測後,何竟然在8月24日的商台節目中表示,對全民檢測的成效抱有疑問,不懷疑自己是隱形傳播者,揚言自己不會參與檢測。這就是「今天的我打倒昨天的我」的最好示範吧!

公開支持邪教法輪功的公共醫療醫生協會會長馬仲儀,亦在同一節目表示對全民檢測的安排、資源運用、成效有保留,故不會報名協助全民檢測,也不會參與。

普檢是為了儘速杜絕病毒在社區傳播的有效方法,身為醫生體系的高層人物不但沒有以身作則,更公然反對,背後居心為何?

泛民表明不會參與檢測,多個民主派區議員以及民間團體表示,香港有足夠的醫護人員進行病毒檢測,而毋需引入中國支援隊。早段日子不是說醫護人員不夠要罷工嗎? 

隨後,謠言蜂擁而至。反對派不但懷疑檢測的準確性,會出現大量的「假陽性」或「假陰性」的結果,更指林鄭月娥“欽點”中資化驗所進行全民病毒檢測,擔心港人DNA有被「送中」風險。

作為市民,我聽到這些「大陸會派人來香港捉人活摘器官」的謠言真的感到非常無稽,有丁點兒常識都不會相信,但在香港總之有人信!馮檢基是唯一參與檢測的民主派,他在上週五完成檢測後在Facebook發帖,呼籲市民快點做測試,即被網民批評為「出賣市民,支持政府」。簡直是匪夷所思!


2020年8月2日,香港民主派政党「新民主同盟」区议员前往香港医管局抗议,反对中国协助在港进行武汉肺炎全民普筛,并痛批特首林郑月娥未先咨询专家与医界,便径自向北京求助,是政治力介入医疗,更担心港人一旦让中方检测人员进行核酸检测,脱氧核醣核酸(DNA)资料恐「被送中」。(AFP)
8月2日,「新民主同盟」區議員前往醫管局抗議,反對內地醫療隊在港進行新冠肺炎全民檢測,擔心港人一旦讓中方檢測人員進行核酸檢測,其DNA資料恐「被送中」,可能造成中央全民監控港人。相片:AFP

江湖傳聞  有人見財化水 

反對派如此積極造謠及誣蔑政府和檢測人員乃事有原因。 

路人皆知,反對派把內地援港抗疫行動政治化,用以打擊政府管治威信,同時損害中央形象,挑撥中港矛盾。

還有另一因素,根據江湖傳聞,有兩家醫療物資進口公司和美國藥品及食物局(U.S. 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關係非常密切,打算從美國進口200萬支檢測劑,成本價每支500多港元,然後以每支1200港元的厚利賣給各醫務所同化驗所,準備大刮一筆災難財。

但這兩間進口藥品公司發夢都沒有想到林鄭政府向中央求助,而中央一囗就答應,不但免費提供應檢測試劑,更指派檢測人員來港指導檢疫,免費為全港市民提供檢測服務。

政府這一招破壞了那兩間公司數以十億元的發財大計,更間接切斷了反對派的利益。所以他們便到處散佈謠言,企圖阻止市民去檢測,來一招損人不利己的攬炒招數。 

雖然以上乃傳聞,但空穴來風,未必無因。


五分鐘完成  檢疫結果兩日後揭曉 

返回天水圍體育館現場,會場裡面光猛整潔,各檢測單位距離十分寛倘,但參加的檢疫的香港人面容都畧帶緊張,規行矩步小心翼翼。在等候期間,我一點緊張也沒有, 唯一擔心會否在撩鼻的動作時會打噴嚏。

檢測人員大部份都沒有說話,所以不知他們是否由內地來的,但從外表觀察,大部分應該是香港人。在檢測過程中,檢測人員既專業又細心,在事前清楚地解釋程序。前面的兩個人完成檢查後,終於輪到我了。

首先,工作人員以棉條棒伸入我的兩邊鼻腔,每邊揩拭數次,感覺有點好像吃到辣椒的感覺;然後又以另一條棉棒伸到口腔,至咽喉位置,我完全沒有感到不適,只是有點癢。整個過程流暢,從進場到離去只是大約五分鐘。檢疫過程非常安全 ,負責採樣的人員會穿上個人保護裝備,亦會在每次為市民採樣後更換手套,才協助下一位市民。離場時,工作人員還䁬送一包10個的口罩給我。


香港全民檢測首日約有12.6萬人受檢- Plataforma Media
整個新冠肺炎檢測過程流暢,從進場到離去只是大約五分鐘。相片:網上


截至9月4日晚上8時,累計有大約65萬6千人參與了普及社區檢測計劃,接受採樣。當中大約28萬4800個樣本已完成毒病測試。

累計預約檢測的人數只有超過100萬人,即每7個人,只有1人預約接受檢測。參與數字確實偏低,這很大可能是由於很多市民因著各種謠言而不願參與全民測試。

對於香港抗疫這場仗來說,這是一個隱憂。 

香港是我們的家,抗疫人人有責。為了實現全民「普及社區檢測計劃」,所有公務員機構、社區團體和私人企業,亦應該盡其企業社會責任帶頭呼籲員工參與,以身作則支持政府這個愛港行動。

公務員事務局局長聶德權昨天(5日)公布,政府決定延長計劃4天至9月11日。筆者希望市民盡最後努力,盡快在網上預約作檢測(https://www.communitytest.gov.hk/zh-HK/)。

雖然香港人在過去一年因為政見不同而撕裂,但筆者認為在疫情嚴峻下,大家應該放下歧見,盡市民的責任把傳播鏈切斷,使香港盡快重回正軌。

兩天後,我收到SMS通知,我的檢測結果是陰性。


Peter Liu
曾任職「財富500強」企業之大中華區行政總裁,亦曾為香港主板上市公司的副主席。在社會服務方面,亦為某紀律部隊協會的創會會長。現已半退休,以freelance 形式擔任企業的策略顧問並撰稿。

Chinese
English Chi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