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局】一場註定輸的賭局

一直以來,香港市民是政治冷感的,亦缺乏政治知識。但這先天不足是可以改變的,只要他們捉緊機會學習。 

第一次機會是反修例運動。當「逃犯條例」的修訂被撤回,香港人可以抽身出來,用一個冷靜的態度,去分析反政府陣營和政府之間的對立局面;若不預設政治立場的話,可以對香港的政治形勢,有新一番體會。

近日來了第二次“學習機會”。就是香港的熱門話題,醫護應否罷工?政府應否作全面封關?大家可以當作一場賭局去分析。


發動罷工作賭局  逼封關 

這場賭局是怎麼形成的呢?泛民發動醫護人員罷工,逼政府採取全面封關的措施,阻止內地人來港,令「新型冠狀病毒」在港擴散。最後,泛民在背後支持的「醫管局員工陣線」,發動公立醫院醫護由2月3日(周一)起一連5天罷工,之後更威脅會延長罷工,甚至“集體辭職”。 醫護人員用“病人的生命健康”作賭注;政府賭“膽”,認為有足夠信心控制疫情,賭注卻一樣是市民的生命健康。莊家就是廣大市民心中的那把“稱”,那一方值得支持呢? 

這場賭局誰會是贏家呢?

政府要贏極不容易。若在失去數以千計醫護人手下,香港在2至3個月內,沒有發生失控的疫情,而能有效控制病毒的傳播,政府仍然可以為其“不全面封關”決定,贏得一個交代。反之,若疫情在短時間內大規模傳播,引致與沙士類近的感染或死亡人數,政府就難辭其咎,輸了!

那麼,罷工的醫護能贏嗎? 醫護人員罷工就等於見死不救,一開始就將賭注輸了!還拿什麼跟政府賭?他們把自己放在道德爭議點很“低智”,仼何人都可以“貪生怕死”而見死不救,就是醫護人員不可以! 如果他們一開始,不是用罷工去脅逼政府封關,而先自動請纓,申請到最嚴重的治療中心,為確診病人醫治和護理,再限時要求政府全面封關,否則罷工,政府就無話可說了,亦不惹人詬病。


見死不救  犯了大忌 

若他們這樣做,會和當日“反修例運動”中的一個畫面異曲同工:馬路上密集的示威人士,見到救護車便紛紛讓路,行為令示威者“引以為傲”。現在倒好,放在那裏的“道德高地”醫護不佔領,反而見死不救,犯了大忌,失了民心。不做英雄,寧當逃兵,叫政府怎麼跟你對話?怎能逼政府封關? 

這一點,筆者能看到,相信泛民“政客”也能看到。面對這麼大的道德爭議,未打已經自傷,可是爲什麼還要進行?

說穿了,就是“政治利益”。區議會的經驗告訴我們,有沒有道德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有爭議的地方,才能引發市民討論;當政治熱度有了,泛民陣營便可從中撈取大量的政治利益,最少有利今年立法會選舉。 他們可以藉著疫情,把民眾再一次拉進政治漩渦,重新拉高“冷卻了”的反修例政治熱度。


輸了 只犧牲幾名小卒

但由於罷工爭議太大,政治風險大,萬一賭輸了,就麻煩!所以政客們“換人”,混淆視覺,只是派遣一個名不經傳的「員工陣線」主席余慧明,和幾個“和醫護界毫不相干的”工運老手前空姐,就算賭輸了,也只是犧牲了幾名小卒。

泛民亦善於利用落魄政治邊緣小人物,制造政治事件,吸引大眾眼球,騙取大眾同情心,藉以重塑這些小人物成為政治後備梯隊。本身是一個無人認識的報館編輯,立會”票王”朱凱迪,也是用這種方式上位的。他上位是靠反清拆天星碼頭、反高鐵等,都是泛民在背後支持的行動。在這次罷工行動,泛民以小博大的賭徒心理,也是舊技重施。

再進一步分析政府的招數,政府這次看來策略不錯,就是不跟他們對話,同時制定實務的封關措施。在沒有道德基礎的支持下,罷工的醫護會進退失據,難以支撐下去,最後喪失的,可能是幾千個醫護人員的工作,而且無人會同情他們。

這場政治賭博的結果,誰勝誰負?終於在前天(7日)揭盅, 工會主席余慧明流著淚宣佈,會員投票決定是否繼續「罷工」,結果,已投票的7,000名會員中,約4,000人反對繼續罷工,工會逼不得已宣布放棄。這是意料中事。

政治的博弈就像賭博,香港泛民陣營深諳此道,所以永遠都會制造對賭的機會。贏了暗暗歡喜,輸了的話,也沒有什麼損失,反正埋單的是香港巿民。

狄曬看

筆名取之於粵語滴晒汗,一般形容一些比較反常、激烈、可笑、可悲的個人或社會行為, 針對性發表的個人看法,引發人們對社會事件有更深入的思考。

Chinese
English Chi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