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摒棄「最衰政府!」文化

最近,香港人講得最多的說話,可能是「最衰呢個政府!」或「最衰林鄭!」。沒有口罩,「最衰政府!」; 厠紙賣光了,避孕套用完了,「最衰政府!」; 反修改逃犯條例引發的暴動、黑衣人撕了、到處毀壞,不譴責暴徒,反而說「最衰林鄭!」,制定「反蒙面法」平亂,又是政府錯,「最衰林鄭!」。

在臉書上,有人發了排隊買口罩的圖片,上面寫上四個字「民不聊生」,暗示沒有口罩是政府的錯!又有人說「纳了20多年税,纳税人支付的政府口罩在危難中却没份兒。炒賣口罩政府坐視不理?基層中老年市民没口罩政府懶理? 」有人反駁「七個月來,每天”和你乜”用了那麼多口罩,現在埋怨沒口罩的人,為何不責罵他們?為何所有事都罵政府?原來我們的政府那麼棒,能預知疫情,平日囤積大量口罩,預備隨時七百多萬人有病用,還要每天用一個。」


政府必須完美  能「變魔術」

昨天(9日)「世界夢號」1800多名乘客,被困船上四天後,終被放行上岸。之前,他們一直等候衛生防護中心人員,逐一為乘客及船員檢疫。昨天一名女乘客接受傳媒訪問時,批評政府如何差勁,令她望到自己的家在海的另一邊,都不能回家。 「政府應該第一天,就派人幫我們完成所有檢疫, 整船的人便可以立即回家。」 她說。 這乘客言下之意是,政府能在防疫工作高峰期,隨時預備「大量人手」, 可以在一天內,幫3600名乘客及船員完成檢疫。可是新型冠狀病毒是自去年12月31日才獲得確認,就算政府立即請人,都未必有足夠人手,可以在24小時內為他們完成檢疫。香港人不懂得算術,還是他們根本沒有思考過?

反觀,停泊在日本橫濱港,載有3700多人的郵輪「鑽石公主號」,至今最少130人感染新型肺炎,今天(10日)日本政府表示,難以為郵輪上所有人做病毒檢測,船上人必須被隔離至19日,乘客被迫留在船上,面對交叉感染。比對日本政府,香港政府的效率不應該被稱讚嗎? 

現時香港社會有一個單一的思維,無論政客或市民,都慣性一面倒將所有負面事件,推到政府又或特首林鄭月娥的身上。香港人普遍認為,政府應該在每件事上,必須做得「完美」,毫無瑕疵,而且能「變魔術」,立即滿足每一個政治團體,每一個市民的期望;若有任何漏洞,就像犯了「死罪」,被人不斷攻擊。但其實政府無論做與不做,也會遭到評擊,只要是政府做的事,就是錯!

回歸前,每事批評政府是少見的,畢竟在英國殖民統治下,香港人沒有多少發言權。1992年,港督彭定康上任,在香港推行更多「民主」,結果在1995年的立法局選舉,議席首次完全以選舉方式產生。有了「民主」,香港的政治氣氛,開始「改變」了。 回歸後,直選出來的泛民議員逐漸成為一股「反政府力量」,社會變得越來越激進。 長毛梁國雄之類的議員,高呼「董建華下台!」,市民越來越不滿意政府的施政,就這樣,這個「最衰政府!」的投訴文化逐漸形成。 2003年,董太忍不住在一個清潔行動時說「你哋啲香港人淨係識得 complain complain complain……」。當時,香港人認為她只是維護丈夫,怎知原來是當局者迷!


泛民和傳媒  推動「最衰政府!」文化 

「最衰政府!」的社會文化,在反修例運動中,被推至最高點,成為香港人的主流思想。人們幾乎把所有的社會和政治問題,歸咎於政府。若大家把矛頭指向泛民政客,這也不是全對,有分推動這種思維的,還有傳媒。 過去七個多月的反修例暴亂,很多傳媒機構,失去以往的持平,在無數的報導中,把爭取民主人士奉為「天使」,政府卻成為「魔鬼」,市民更覺得所有事,都是政府的錯!在傳媒「洗腦」下, 一不小心,市民便會染上這種文化。 

傳媒每事「責怪政府」的例子極其常見。昨晚, 香港01創辦人于品海,刊登了一篇名為「亡羊補牢 七點建議」的評論。文章一開首,他寫道:「經過持續七個多月的反修例風波,社會普遍對政府的工作非常不滿。這一次新型冠狀病毒引致的肺炎疫情,本可以成為政府展現治理能力、扭轉反修例風波頹勢的機會,但情況看似並不理想,不少市民都在質問,為什麼政府會如此無能?」 

之後,于用幾千字,提出政府在對付疫情上,要改善的七個地方,但字裏行間,全部都是政府錯、錯、錯。 這個例子只是冰山一角, 我們今天打開報章,10篇文章,9篇都是說政府怎樣錯!難道不寫政府的負面新聞,就沒有題材了嗎?還是傳媒一定要一窩蜂,跟大隊行!

若傳媒有這種心態, 怎樣帶動社會跳出框框,一有錯,只有一方要負責任:政府。如果這個世界只有政府需要做事,那麼為什麼社會上會有義務工作?為何內地會出現「逆行者」的醫護,去武漢救人? 市民為何還去幫助別人呢,這不應該是政府的責任嗎? 




「最衰政府!」的社會文化,在反修例運動中,被推至最高點,不單是
泛民,有分推動這種思維的,還有傳媒。圖片:立場新聞


錯不在自己  值得深思

我們不是說香港政府做得好,跟每一個地方的政府一樣,政府有很多不足的地方。然而,這種「政府錯」的思考模式,把一切簡單化,以為「換了個政府」,香港就會變成天堂,一切問題便會解決了。但就算換了人,若香港人思維沒有改變,問題只會重複。在香港人來說,每任特首,董建華、曾蔭權、梁振英、林鄭月娥、都是錯的,總之錯不在自己,這是否值得我們深思呢?

當每個人在社會上,只懂得批評及埋怨,每一件事都是別人錯,政府錯,改善的責任全在政府,這是否太天真?依靠一個政府及幾位官員,便可以改變七百萬人的命運?每一位市民、政黨、傳媒、以及私人機構,在所有社會問題上,真的不用負上任何責任,或是不需要出一分力幫忙? 

在未來日子,若「最衰林鄭、最衰政府!」的文化不變,甚至繼續加深,官員會變得越來越怯懦,什麼計劃及政策都不敢推出,以免受到評擊,社會發展必定變得停滯不前,香港的民生問題會原地踏步。

在新的時代,我們要以對話及體諒,代替責罵,才能帶領社會向前。香港的改革需要每一個人的承擔,讓大家一起動身,貢獻社會,戒掉「批評」的習慣吧!

發表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Chinese
English Chi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