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軟新聞】「世界夢號」被困旅客 回家獨白

本月初,丈夫和我乘坐「世界夢號」到台灣旅行。我們玩了幾天,很開心,但中途(4日)在台灣高雄,準備上岸觀光時,當局不準我們上岸。我們得知原來在上一班次,有乘客確診「新型冠狀病毒」。我們都很失望,但船公司沒辦法,唯有回程。

郵輪在2月5日(周三)回港後,停泊啟德碼頭,衞生防護中心轄下的港口衛生科,要先確定1800船員是否受感染。最初他們發現三名船員有感冒症狀,已立即送院檢測,第二天報告未出,又有一名船員發燒。

在8日,為安全起見,衛生科立即變招,一次過為所有船員做身體檢疫,同時為所有乘客探熱。值得一讚的是,1800個船員様本,原本要用四天才能完成抽取及檢驗,最後只用了24小時,大大縮短時間,提前釋除乘客疑慮。星期日(9日)下午,我們突然收到職員通知,當局批准我們可以落船了,船上立即傳來歡呼聲!



郵輪在2月5日回港後,停泊在啟德郵輪碼頭。當天,衞生防護中心發現三名船員有感冒症狀,已立即把他們送上救護車。第二天報告未出,又有一名船員發燒。相片:陳焯煇/端傳媒


個別乘客情緒失控 

滯留船上期間,都發生了一個小風波。最初幾天,乘客不知道何時可以回家,反而平靜。但當他們得知可能要用4天去驗1800員工是否染病,有些人便開始鼓燥,要求港口衛生科出來解畫。但當中心人員到船上與我們對話時,他們根本不給機會職員解釋,一直罵他們。

罵得最凶的是一名男乘客,旁邊有三幾個人附和他。由於這名男乘客過分「暴躁」,我忍不住喝止他,氣氛才緩和。中途那男人見到無人起閧,於是他就沒趣地離開了。其實政府在我們郵輪的事件上,處理得已經很好,那男乘客其實有點強人所難,「小題大做」吧! 其後有幾名乘客提出一些疑問,職員都一一解答了,之後他們就和平散去。

星期日下午三時,我突然聽到船上廣播:「我們整艘郵輪的船員檢疫結果為陰性,乘客可以平安回家了!」 聽到這個消息,我與丈夫都很感恩,之前我們一直擔心,若有任何人確診肺炎,我們都有機會染上。

在船上等候的4天,我確實有點擔心,畢竟在日本停泊的郵輪「鑽石公主號」,每天都有多人被確診,全船人被迫留在船上隔離,面對交叉感染,生死未卜,我亦為他們憂心。我很感恩全船人都沒有人感染。獲知放行的一刻,我心裏想,生命真的很脆弱,能夠活下來, 人就應該要感恩。



在船上等候的4天,我確實有點擔心,畢竟在日本停泊的郵輪「鑽石公主號」,每天都有多人被確診,全船人面對交叉感染,生死未卜。獲知放行的一刻,我心裏想,生命真的很脆弱,能夠活下來, 人就應該要感恩。相片:林振東/端傳媒 


船公司預備「最後晚餐」

落船當天,船公司提早給乘客們用餐。這是我與丈夫在船上的「最後晚餐」,過去4天,船公司都免費為我們提供飲食,每天有口罩和廁紙供應。在餐廳,我聽到有人説「希望多住幾天,船上又安全,又不用去搶厠紙!」在我們下船之前的數小時,船公司已安排了10條免費旅遊巴士線,路線遍佈全港,還加送港鐵車票,方便我們回家。

下午大約五時許,我們一個個乘客,提著大包小包排隊下船了。離開前,我們與船公司職員,一一道別,感謝他們一直照顧我們。 上岸的一刻,我感到冬天的空氣異常清新,是自由的空氣吧! 民政事務處職員亦逐一遞上禮物包,給每一名乘客,內有現時非常短缺而又昂貴的口罩和搓手消毒液、還有水果,很窩心!



在我們下船之前的數小時,船公司已安排了10條免費巴士線,加送港鐵車票,方便我們回家。 相片:Mei Mei


沒感染,我已覺得很幸福

人人歸心似箭,但落船秩序良好,未見混亂。在岸上,我見到很多記者在守候,希望第一時間訪問獲釋的乘客。在新聞台上,我見到一個伯伯,稱讚在船上的日子很安全,他講出事實。 但一男子接受訪問時,投訴安排混亂,令他錯過了坐「免費巴士」。最後,他還加上一句「政府無能!」

很奇怪,在鏡頭裡,他身上沒有貼上貼紙?!坐免費巴士要預訂,而預訂了的巴士,不可能掉下乘客先走,同時,乘客亦要把貼紙貼在身上。每條巴士線以不同顏色代表,離開郵輪上岸後,只有一條路,沒可能錯過巴士的!旅遊巴士是船公司安排的,關政府什麼事呢?因此,我十分懷疑他是否真的是乘客,還是有人充當乘客,藉機會罵政府,把事件政治化!

傍晚,我們終於回到家了,朋友們都發口訊及打電話,祝福我們。到達屋苑時,我們見到鄰居,很多都不知道我們就是「世界夢號」郵輪的乘客,我們亦沒有提及,以免令人有不必要的驚慌,打了招呼,便匆匆回家了。

總括今次旅程,我是賺了!我賺了幾天免費住宿,賺了體驗。回家後,我們會減少外出,自我隔離幾天,才重新開始正常生活。沒有受感染,我已覺很幸福,原來幸福很簡單。


Mei Mei

一名「世界夢號」乘客

Chinese
English Chi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