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社會】 北韓炸辦公樓發窮惡 可藉「一帶一路」脫邊緣化

就在中美在夏威夷會面前夕,朝鮮於昨天(16日)以「南韓脫北者在北韓派發反朝傳單」為由,炸毀開城工業園內的兩韓聯絡辦公室,以此表示對該聯絡辦公室已失去設立意義強烈抗議。

該工業園位於北韓境內,於2000年時任南韓總統金大中與已故朝鮮領袖金正日舉行破冰會晤,雙方同意於開城(原為朝軍進攻南韓的要道位置)設立工業區,由南韓投資興建,並聘用五萬五千北韓勞工於園區工作。雖然園區已於2005年開始運作,但朝核問題令園區自2016年起由南韓單方面宣布停止運作,透過經濟壓力逼使朝鮮放棄核試。

至2018年,南韓總統文在寅與朝鮮領袖金正恩舉行南北韓首腦會談,同意設立兩韓聯絡辦公室於工業區內,兩韓曾經各派20人駐守聯絡辦公室,全天候在内直接討論兩韓和平合作發展等議議題,包括重開工業園。可是南韓政府後來受美國政府所阻撓,對恢復與朝鮮的經濟合作(援助)表現冷漠,辦公室未能發揮作用,雙方並於疫情期間撤走所有人。

北韓藉著炸辦公樓向美國及南韓發洩就兩韓談判遭冷待的不滿,並向致力推動「東北亞經濟走廊」的中國擺出一副大不了玉石俱焚的姿態,這兩點筆者會在此文詳談。

筆者相信朝鮮這次激烈的行動將會令整個東北亞「一帶一路」計劃暫停,但此乃北韓的談判手段,希望驅使中國出面幹旋,為兩韓膠著的和平合作發展的談判破局,為朝鮮的未來發展重新出發。可見朝鮮一向以來均以「發窮惡」及「核訛詐」為談判手段,希望對國內豎立管治威信,對國際換取尊重與經濟利益;且謀求可打破被封鎖制裁的格局。

這是否北韓的唯一解决之道? 筆者認為參與「一帶一路」才是朝鮮的出路。 


「一帶一路」是朝鮮出路   中國圖實現宏大計劃 

其實,中國一早已經為亞洲鄰國,包括北韓,設計了一個互惠互利的地區性計劃:把「一帶一路」延伸至朝鮮半島。這個新方案不但會為地區帶來前所未有的發展,亦能為長期被孤立的北韓帶來曙光。 

這方案稱為《遼寧「一帶一路」綜合實驗區建設總體方案》,是中國遼寧省政府於2018年公布的,披露「一帶一路」東向擴張,並將於2030年完成穿越朝鮮半島(北韓及南韓)。這條新一段的「一帶一路」將透過鐵路及通訊網,以中國遼寧丹東市為起點,經北韓平壤、連接南韓首爾、直達釜山港。這方案乃中國及南北韓領導人經3次首腦會談所達成的共識。

中國為何要把「一帶一路」延伸至朝鮮半島? 筆者歸納有以下原因: 

1.      開發「東北亞經濟走廊」:中國更宏大的計劃是開發包括朝鮮半島在內的「東北亞經濟走廊」,目的是構建中國、韓國、北韓、日本、俄羅斯、蒙古等地的經貿合作;並把遼寧省建設為主導東北亞地區開發的中心。因此,中國與邊境接壤的朝鮮半島建立經貿合作自然成為實踐宏願的第一步。為了開始這第一步,中國把中朝邊境的最大城市丹東(位於遼寧省)打造為「經濟特區」,並於2015年啟動了建設「丹東國門灣中朝邊民互市貿易區」;同時開發中朝黃金坪經濟區 (早在2010年5月,朝鲜已故國家領導人金正日訪華期間,與中國國國家主席胡錦濤就中朝合作建設經經濟區首次達成共識:北韓把位於鴨绿綠江下游的黃金坪租予中國50年,並於2012年開始興建)。無獨有偶,中國的朝鮮半島延伸計劃恰好與南韓的「南北經濟合作計劃」重疊,而且終點更從首爾延伸至釜山 。由於有共同的發展願望,兩國在合作上一拍即合。

2.      東北亞乃「冰上絲綢之路」的新起點:於2017年,中俄領導人共同提出打造「冰上絲綢之路」,合作開發北極圈成為連接東亞、北美及西歐三大經濟中心的海運航道。打造「冰上絲綢之路」,能驅動東北亞各國主要港口的航運發展,大幅縮減航程與運費,對促進東北亞各國的經濟具關鍵貢獻。朝鮮半島延伸計劃正正能夠打通東北亞地區,對「冰上絲綢之路」的開啟具關鍵性作用。

3.      有助恢復已擱置的「中日韓自貿區」:這個早於2002年提出的構想,原意是推動中日韓三國經濟協作一體化的進程。中國希望藉「中日韓自貿區」擴大地區影響力,試圖令南韓從美日同盟中「採取中立」,並試圖以經貿合作拉攏日本的友善回饋。雖然北韓目前尚未被列入自貿區範圍,但北韓握守朝鮮半島對外的陸路通道,能把北韓納入該自貿區乃長遠戰略目標。倘「東北亞經濟走廊」能順利建成,可望促成「中日朝韓自貿區」。

4.      重塑朝鮮半島新秩序:中國擬透過「一帶一路」戰略性框架,建立貫通中朝韓的交通網,緊密連繫北韓及南韓,以打造朝鮮半島新的均衡與秩序,並希望藉此實現長期和平與無核化。

為了開發包括朝鮮半島在內的「東北亞經濟走廊」,中國把中朝邊境的最大城市丹東(位於遼寧省)打造為「經濟特區」。圖為連接遼寧丹東市與朝鮮的「中朝友誼橋」。相片:網上


北韓極需外資   但對「一帶一路」仍有疑慮

因為核武問題,北韓的經濟在聯合國制裁下深受打擊,人民生活非常貧窮(2017年人均國民生產總值為$1700美元),長期遭受經濟封鎖的北韓極渴望能引入外資,用以振興工業和發展基建。長期以來,中國一直作為北韓的最大貿易夥伴,幾乎獨力撐起該國的人民生計與社會穩定。倘北韓能加入「一帶一路」,便可獲得資金建設鐵路及港口等基建,同時開啟對外商貿之門。

其實北韓對應否參與「一帶一路」存有不少矛盾,令其把持不定。除了美國所經常提出的「一帶一路」會使參與國墮入債務陷阱和中國投資缺乏透明度等,北韓政府也對中國為何輸出產能幫助該國,及北韓從中國的基建投資所得的實質回報有所質疑。雖然「一帶一路」參與國不用支付一帶一路的基建,但是最終是要償還中國的投資的;因此若基建所帶動的收益不似預期,北韓便會無力還債。它更擔心中國日後會藉壟斷性的投資,在政治及經濟等層面處處操控北韓,使朝鮮失去自主性。 

North Korean leader Kim Jong Un inspects the construction of the "Wonsan-Kalma shore Tourist Zone."
雖然北韓非常貧窮極需引入外資振興經濟,但對應否參與「一帶一路」存有不少矛盾,令其把持不定。相片:網上
people traveling down a country road in North Korea
倘北韓能加入「一帶一路」,便可獲得資金建設鐵路及港口等基建,同時開啟對外商貿之門。相片:jensowagner/Wikimedia Commons


堅持核武與美韓談判膠著  北韓苦無出路

北韓深知中國需把其招攬以實踐「東北亞經濟走廊」,且希望朝鮮實現無核化。可是核試和導彈試驗已是朝鮮與美國、日本、韓國,以至中國討價還價的僅有手段。兩韓在過去20年在推動和解與經濟合作也曾不斷付出努力,唯美國堅持需先行徹底解除朝鮮的核威脅,對南韓政府施加各種阻撓,妨礙兩韓的和解進程。南韓政府受到美國政府所阻撓,一直對恢復與朝鮮的經濟合作(援助)採取冷漠態度,兩韓關係在近年一直陷彊局。

北韓極擔心一旦完全放棄核武,隨時會陷於被動無助的境地;所以只有透過間歇性的局部讓步及反反覆覆的核訛詐(無人知悉其所擁有核武器的精確度與射程),作為討價還價。此外,朝鮮視「一帶一路」為美朝對抗、朝韓對立及中朝關係的通用談判籌碼。它對中國若即若離的態度,也是為了不斷向中國索取好處,幫助北韓發展經濟與保住政權。

一直以來,北韓苦無出路。炸辦公樓事件只是北韓一向的手法,以「發窮惡」謀破局,但這對解決自身困境毫無幫助。 

A ballistic rocket launching drill of Hwasong artillery units of the Strategic Force of the KPA in this undated photo released by North Korea's Korean Central News Agency (KCNA) in Pyongyang March 7, 2017.
北韓極擔心一旦完全放棄核武,隨時會陷於被動無助的境地。相片:KCNA | Reuters


參與「一帶一路」自力更新  擺脫邊緣化  

其實,解決辦法已經是放在眼前。對朝鮮未來發展來說,參與「一帶一路」可擺脫長期受美國封鎖制裁的困局,令朝鮮重獲發展經濟的契機。對屬同一民族的南韓,參與「一帶一路」除了有助推動半島和平合作的進程,也為南韓開啟連接歐亞大陸的陸路通商大門。

至於何時能正式加入「一帶一路」,以便從中國獲得更多基建投資,仍取決於朝鮮就推動無核化進程與中國取得共識,並乎合地區及國際的要求。

雖然這對依靠核武取得安全感的北韓來說不是一個容易的決定,但是戰爭與武力已經不合潮流,且虛耗國力。現今世界喜歡打的「經濟戰」亦不可取,因為和平共融才能達致共贏,任何為了自身利益而欺壓他國的做法實為可恥,且最終只會引起國內衰退,例如美國,北韓應引以為鑑。

筆者認為「一帶一路」絕對能為朝鮮破局,建立在經濟及外交上自力更新的出路。 唯目前尚待解決的就是北韓領導人盡快釋出善意,列出推動無核化進程;並與東北亞鄰國就實踐「一帶一路」交通基建網絡建設,共同訂立時間表,透過謀取共贏互利,構建協同發展。這總比北韓現時所採用的「攬炒」恫嚇作為談判籌碼,更有助擺脫被國際社會邊緣化的困局。


周永勤
自27歲起一直連任元朗區議員,至本屆剛卸任,服務該區25年,親身參與及見證天水圍的開荒及轉變。曾經是自由黨議員,現在無黨派。


Chinese
English Chi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