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局】沉默的考場

最近,香港教育界閙了一連串匪夷所思的惡作劇,有小學老師把發動鴉片戰爭的英國侵略者美化成清朝的「救世主」;考評局職員在DSE考試出題目問考生,是否同意「在1900-45年日本為中國帶來的利多於弊」。

我不想去評論小學老師和考評局職員有什麼錯誤,對這種人,只會用無言的輕蔑。

小學生聽到老師歪曲歷史未有反應情有可原,因為小學生還未能分辯謊言,但DSE考生已經接近成年了,為什麼在考場上竟然沒有一個考生在試場上站起來高聲抗議,那怕只有一個學生站出來抗議,我都覺得香港有希望。不幸的是,所有考生都選擇沉默,並不以為然地認真作答。

墨寫的謊說,決掩不住血寫的事實。對肆意簒改事實的人,尤其是血的事實,香港的泛民陣營包括很多泛民支持者,竟然無動於衷。這可以理解,因為他們只有奴性,沒有血性。然而,血性兒女,也沒有在考場出現,香港教育出來的學生,在有關民族興衰,民族尊嚴這等大是大非問題之下,表現得這麼麻木,這就值得去思考。

今日DSE歷史科試題極度偏頗竟要考生評論「1900至1945年日本為中國帶來 ...
在5月14日舉行的DSE歷史科考試,出現被指「無視日本侵華暴行」的試題,涉嫌洗腦。題目引述兩段資料 C 和 D,然後要求考生評論「1900年至45年間,日本為中國帶來的利多於弊。」,是否同意此說?相片:網上

要求學生在考場上提出抗議可能要求較高,但社會上很多香港人在面對這些事件卻提出很多謬論去支持這種出題目的方式,並趁機引用一些言論去抹黑中國共產黨,「毛澤東說過若果不是日本侵華,共產黨也不會勝利」。這裡不去討論引用毛澤東的言論的真確性,但在香港這種鋪天蓋地憎恨及抹黑中國共產黨的言論氛圍之下,我就用民族的血性這個話題向香港人上一堂中國共產黨的歷史普及課。

中國自1840年鴉片戰爭直到1945年抗日戰爭結束,西方強國對中國的欺凌和輕視一直存在,中國人在世界舞台上只有任人宰割的份,歸根究底就是中國打不過西方強國。1945-1949年中國爆發國民黨和共産黨的國共內戰,共産黨在強弱懸殊的態勢之中以弱勝強,震驚了世界,也向全世界展示了驚人的組織能力和軍事能力。

毛澤東在開國大典時說了一句話:「中國人民站起來了!」,結束了中國人屈辱的時代。

及後,1950年韓戰爆發,中國共産黨直接和美國開戰,雙方互有勝負,最後坐下去談和,在這場大規模的戰場上握手言和。雖然軍事裝備落後數倍於人,卻能打和,再一次向全世界展示了強大的軍事能力,也向全世界展現了中國人的民族本色。

毛澤東時代也領導中國向蘇聯反面、與美國建交、進入聯合國、中國在世界舞台和西方強國開始了平等的外交關係。鄧小平年代的中國共產黨進行了舉世矚目的經濟改革,把中國由一窮二白的國家改革成為初具經濟實力的國家,擠身於世界強國之林。直到現在,習近平領導的共產黨提出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彰顯民族本色,令人振奮。

若細心察看,貫穿中國共產黨的領導核心方向,其實是一條「民族自強的道路」,而此道路是始於埋藏在內心的「民族血性」。

週五,香港舉行集會支持被拘留的抗議者。
自去年六月反修例運動爆發以來,香港街頭出現不斷的集會和示威,人群高呼「香港人加油!」 。貫穿這些香港人的是一個「仇恨中國」的心,與「民族血性」大相違背。 相片: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血性,包括忠義、剛強、赤誠、明辯是非、敢於爭取和敢於自強。除了個人,也包含民族性,我不是鼓吹民族主義,但在大是大非面前,在考場沉默的學生,在考場外大肆發表謬論,支持扭曲日本侵華歷史的試題的香港人,中國人的血性,你忘記了嗎?

狄曬看

筆名取之於粵語滴晒汗,一般形容一些比較反常、激烈、可笑、可悲的個人或社會行為, 針對性發表的個人看法,引發人們對社會事件有更深入的思考。

相關文章

Chinese
English Chi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