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講】港青中國漂流記

搶貨記 

今年新年期間大陸網上有這麼一個段子流傳:初一搶口罩;初二搶米;初三搶酒精;初四搶護目鏡;初五搶紫外線燈;初六搶手套;初七搶雙黃連口服液。同樣的搶貨現象也發生在香港,只是搶的貨品有點不同,搶的時候同樣瘋狂。

大陸的搶貨是這樣開始的。話說在1月20日,國家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組長鐘南山,在央視新聞的訪問中提到,新冠肺炎(剛正式被世衛定名為“Covid-19”)會「人傳人」。 數日後,各大網購平台銷售的各類口罩全部沽清! 一時之間,棉紙一樣的口罩突然變成「寶物」一樣,價格一直飆升。有人搞笑,在網上發了被PS處理過的圖片,紅包內附一片口罩,反映口罩是如此的矜貴,可當作禮物。很多人開始勞煩身在外地的好友幫忙在當地買口罩,寄回大陸。 


香港搶廁紙  大陸搶蔬菜

在大陸,口罩成為了出門必需品,凡是未戴口罩者不得進入公共場所,和搭乘公共交通。在電視上,我看到香港出現口罩搶購潮,商戶坐地起價,很多人買不到口罩。這情況其實在上海也有發生,在商店外排隊買口罩的人龍,連綿不斷。這令我想起一齣我在2015年看過的電影,片中講述某地區的市民搶購口罩,引起極大恐慌,想不到片中「口罩荒」的情節竟然發生在現實中。

從無線新聞片中,我得知現時香港正在搶「廁紙」和「洗手液」等日用品,這現像沒有出現在國內,但我們有另一個煩惱:就是搶蔬菜。鐘南山的“人傳人”講話一出,在上海的市民,每天凌晨0点,便打開電商手機APP,搶購當日的蔬菜,並由外賣小哥配送。不擅長網購的中老年顧客,就一清早跑到超市門口,等著開門,準備“馳騁沙場”!

有一天早上,我自願負責前去「搶菜」,原來身手真的是要“馬作的盧飛快,弓如霹靂弦驚”,才有機會搶得幾顆綠葉菜。但即使是這樣的「戰鬥」下,每個人還是帶著口罩,以防被傳染,你看我這個樣狼不狼狽?幸好沒有女生見到!拿著菜回家,一副滿足的樣子。從沒想過只是一顆菜,令我很有成就感!晚上,一家能吃到綠葉菜並分享到社交媒體上,往往引來羡慕的眼光。 

我原來打算與同學約在過年後見面的,現在大家都不出門了,只能用微信通話,或者是遊戲世界見面。過年前,我從北京回到上海與父母過春節。我爸爸在十多年前,帶我們一家由香港搬到上海居住。四年前,我來到北京上大學。每逢假期,我便回上海見家人,主要是過新年和暑假!現在我們的大學都停學了,老師們開始在線上授課,我便不用回北京。


尋找文獻  延長口罩壽命  

除了要買食物外,我差不多每天都待在家,一來避免出外染病,二來是要盡量省著用口罩,竟然也有口罩省著用的這天!家中備有若干個N95級別的口罩,都是前幾年我在北京讀書時帶回來的。早幾年,北京的霧霾特別嚴重,出門必須帶上口罩,這幾年空氣逐漸轉好,這些口罩便無用武之地。

但是,我心想,只有這十個八個N95口罩,根本無法堅持太久。雖然爸爸已回到香港辦事,這些口罩只供應給我和媽媽也不夠,怎辦? 

於是我想出一個方法,就是“延長壽命,反復使用”。由於口罩的部分原理與我自己所讀的專業(冶金工程)比較相近,我於是連接上學校的電腦系統,尋找相關文獻,試圖從以往的論文中,找出如何延長口罩使用壽命。找了幾天,還是一無所穫。有些方法,成本太高;有些需要附加物料,但早已售罄。

最後,我只好將口罩放在通風處,進行涼曬,這是官方建議的方法。

雖然這方法可以把我的口罩每個延長用多幾天,但這不是長遠的解決辦法。有天,我決定再試試把家中的儲物櫃,翻箱倒籠,終於翻出幾包普通外科口罩!雖然品質不怎麼好,但我在外層搭配上黑色的海綿塑料口罩,密封性能更加好,我總算有點聰明! 當然,最後的“援軍”還是來自家父,他在網上訂購的日本代購口罩,終於運到上海。

現在,我盡可能的減少外出,希望我的口罩能堅持到疫情結束。至於我的同學,就不是那麼幸運了,有人因為口罩不足,還是去了小區所在的居民委員會,進行口罩登記,等待輪籌,但是通常都要等上一星期;然后拿着籌前往药店,買口罩。說到領取口罩,網傳有一段搞笑片,在上海的一個小區,市民防疫意識突然變得非常高,在排隊領取口罩時,竟然每人保持了數米的距離,以免感染! 



獸藥和月餅  也搶購一空 

大約在鐘南山教授宣佈「人傳人」的消息的兩星期後,國內又出現另一段震撼新聞。1月31日的一段深夜新聞稱,中國科學院上海藥物所,與武漢病毒所的聯合研究發現,中成藥「雙黃連口服液」可抑制新型冠狀病毒。這則新聞在網路上立即被瘋傳,網購平台的相關藥品被搶購一空。

當晚,不少市民深夜在藥店門口前排隊購買「雙黃連口服液」,隊伍長達百米。 2月3日在A股的市場上,生產雙黃連口服液的太龍藥業漲停板,然後是連續的數日漲停板,直至2月7日早盤大幅飆升9.77%,股價創三年以來新高。

但在2月1日,人民日報發文:按照世界衛生組織,到目前為止,還沒有用於預防和治療新型冠狀病毒的藥物,並說抑制並不等於預防和治療,提醒市民請勿自行服用雙黃連口服液;後來,中科院亦澄清,「雙黃連口服液」只是初步对病毒有抑制作用,但是對病人如何有效,還要做大量測試。但人們根本不理他們的說話,各大藥房貨架上和網購的「雙黃連口服液」仍被瘋搶到斷貨。當然還有一臉懵的是,市民竟然在獸藥網上店鋪,搶購「獸藥用的双黄连」,連賣「雙黃蓮蓉月餅」的店鋪,銷量也大增!

無論是搶口罩還是雙黃連,都體現著人類對病毒未知的恐懼。在這一波又一波的搶購中,家庭的負債也必將上升,根據國家統計局網站2月10日公佈的資料顯示,1月份,全國居民消費價格比對上月漲了5.4%。現在唯一的願望,只求2020剩餘的月份待我好些,還我歲月清靜,不用到超市與老人家搶蔬菜!


空悠悠

一位從香港來的中國大學生,亦即將在大陸工作的遊子,希望在內地的所見所聞,為燥熱的香港帶來一絲新風。

Chinese
English Chi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