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析】抗外疫,療內疫


隨著新冠疫情的重現,港大微生物系教授袁國勇再成為話題人物。

不少網民因為袁教授曾在《明報》撰文,指新冠病毒是「中國人劣質文化產物」的言論,及於去年8月呼籲政府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和考慮特赦反修例衝突的被捕人士,而認定袁教授就是漢奸、港獨。

該文章登出後引起軒然大波,除了不少網民作出評擊,香港多份報章也加入發表批評文章,而人民日報曾經兩次批評香港的所謂專家,巧合地兩次發文都是袁國勇等公開講話之後,這更讓部份網民肯定了袁教授的漢奸身份。


客觀地看袁國勇

無可否認,袁教授的「中國人劣質文化產物」論,的確帶有偏見與歧視,而對於飽受黑暴困擾的市民來説,支持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和特赦被捕人士,無疑就是認同黑暴、港獨。

但,這不能抹殺袁教授在2003年沙士中對香港的貢獻,更不代表他對今日香港疫情作出的評估與建議,就一定是不懷好意。

在疫情爆發初期,網上離奇地出現大量文章攻擊袁國勇。為了讓大眾相信袁的漢奸身份,有人不惜淡化疫情,批評他危言聳聽,跨大風險。

七月,泛民和港獨派發起示威及初選後,香港出現大量確診個案,疫情第三波爆發,網上再出現指責袁教授的言論。市民把病毒急速傳播的矛頭指向發起集會人士,也是極其正常,但決不能要求一位傳染病防疫專家每次發出疫情警告,都必須要把疫情跟示威集會掛鉤。


七月,泛民和港獨派發起示威及初選後,香港出現大量確診個案,疫情第三波爆發,網上再出現指責袁教授的言論。


袁指中國「隱瞞疫情」籲政府放寬限聚?

有關袁國勇的種種指控大概有兩點 : 說他指控中國「隱瞞疫情」、五月中説要求政府放寬限聚令,七月疫症大爆發又批評政府在5月及6月停止限序令等。

到底大家是從報章、電視新聞報導,還是從面書、WhatsApp等社交媒體得知袁國勇曾説過以上的言論?

先説袁國勇指「中國隱瞞疫情」,早在1月21日,香港電台報導袁國勇講述前往武漢醫院及向北京領導人匯報所見,完全不覺得內地隱瞞疫情,他自己並沒有被要求「講輕啲」,亦未有「有咩唔講得」。同日,頭條日報同樣報導袁國勇不認為大陸有隱瞞疫情,並引述袁指,據其觀察當地的控制方法嚴謹,非常透明及合乎科學。

有關袁國勇要求政府取消限聚令一説,據5月4日晴報報導,袁國勇形容當時疫情踏入「休戰狀態」,但冬季可能迎來第2波疫情。他指出,香港雖有條件放寬防疫措施,包括檢討「限聚令」,但不宜一下子解除,對高危的食肆、酒吧等,政府要與業界找出「防疫控制點」後才可放寬。另在6月1日明報報導,袁國勇提出放寬限聚令前須增社區檢測數目至足夠水平。

袁亦沒有批評政府放寬限序令引發7月疫情大爆發。7月20日頭條日報引述袁說,第三波疫情的爆發是因為市民「輕敵」,指港人失去了抗疫恐慌心理,社交活動增加,又減少了戴口罩,與確診個案上升有關。他又指,政府再收緊防疫措施「做得對」。

這些事件讓筆者想到,現時我們在手機上、網上、社交媒體上接觸到的訊息是否有斷章取義? 到底是誰發出那些歪曲事實的訊息?眾所周知,不少與法輪功有關的媒體,如法新社、大紀元等,經常制造假新聞,混淆視聽!是否有人看了就信以為真到處宣揚?還是有人刻意令市民不相信袁國勇?如果是真有誤導,動機為何?是否有人立心要香港成疫埠,製造另一攬炒,要「一國兩制」失敗,這真是不得而知了。

1月21日,頭條日報報導袁國勇不認為大陸有隱瞞疫情,並引述袁指,據其觀察當地的控制方法嚴謹,非常透明及合乎科學。


對事不對人  不偏見不妄斷

另外,亦有指他提出「假如不封關,將可能會有140萬人染疫」一事,不少人質疑袁是否誇大了疫情,並指封關會對香港經濟造成災難性的影響。

首先,按不同媒體當時的報導,他只説全面封關是最理想,卻從未要求必須實施,很多時候他是按疫情發展的情況,而審時度勢作出建議。在2月6日,香港已有21宗確診,隨著本地傳染鏈已開始,袁國勇當天早上促請政府斬斷本地傳染鏈,一是不要再有內地個案輸入,二是在港採取所有可行措施,將人傳人的風險減至最低,意指提議封關。

無論如何,筆者敢問一句:誰保証不封關的情況下,香港不會有140萬人染上病毒? 國內防疫採取全國城鎮封鎖政策(武漢是1月23日封城),香港跟隨中央政策,有何不可?而隨著疫情減退解除封鎖,國內社會運作如常,經濟又何曾一蹶不起?全球各國為對抗疫症,不是一樣採取徹底封關,或有限度封關政策嗎?為何袁國勇提出封關的意見,竟成了千夫所指的罪人?


對於飽受黑暴困擾的市民來説,支持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和特赦被捕人士,無疑就是認同黑暴、港獨。但這不能抹殺袁教授在2003年沙士中對香港的貢獻。



為何都對人不對事?為何都不能對一件事情作出不同角度、不同環境去分析?確診個案的不斷上升,不是証明了袁教授並非危言聳聽嗎?

部份網民甚至攻擊特首林鄭及政府,說加強防疫管制會影響經濟,但若不加強防疫管制,又説政府防疫無能。疫症發生以來,筆者在社交媒體上看到互相鼓勵、忠告的言論聊聊可數,一窩蜂譴責政府及袁教授的文章卻鋪天蓋地,到底大家是同心抗疫情,還是同心抗林鄭政府、袁國勇?!

中醫所謂的「內外兼治」是除了抗外疫,還須療內疫。在現時的香港,內疫就是偏見、妄斷、欠缺對事物的獨立分析能力、盲目從眾。

身處一個目盲心盲,充滿憤怒的社會,即使沒有外疫來襲,香港也會陷入無止境的恐懼與傷害中。別忘記,生命比金錢或政治重要,香港人是時候要反思和團結了。假如疫症再急速蔓延,香港進入了不可收拾的地步,你我的性命也不保。

筆者在大陸經歷了封城封國的三個月,深知病毒抗散的威力,也親身體會了國家的防疫措拖成效有多顯著。現在香港每日確診數字不斷上升,若市民再不同心、再不自律,香港危矣!


謝君諾
無私生正見,無執始清明!筆者一直深信「無私」是觀察人與事之真面目的顯微鏡。

Comments are closed.

Chinese
English Chi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