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局】「皇帝新衣」式的美國民主

「皇帝新衣」是著名童話故事作家安徒生Hans Andersen1837年的作品。從前,有一個皇帝被騙子遊說會送給他一件十分漂亮,而只有「智慧」的人才能看得見的衣服。為了証明自己是才智過人,皇帝穿上這件「肉眼看不見」的新衣出遊。當時街上的羣衆見到皇帝赤裸,但因懼怕得罪皇帝,沒有人敢說出真相。突然一個天真瀾漫的小孩大聲呼喊:「為什麼皇帝沒穿衣服?」一時間皇帝知道被騙十分尷尬,但為了尊嚴硬着頭皮繼續赤裸前行。自此之後,「皇帝新衣」就成為「自欺欺人」的比喻了。

現實中,美國的民主意識形態就如《皇帝的新衣》故事裏面的皇帝,「自欺欺人」。 讓我簡單介紹, 從特朗普於2016年當選之後, 政客怎樣通過民主意識和主流傳媒,以假新聞和欺騙等抹黑手法,凝聚民眾壓力,倒弋對手,事件反映美國民主制度的虛偽,值得大家深思探討。

美國的民主意識形態就如《皇帝的新衣》故事裏面的皇帝,「自欺欺人」。
插圖: Alabama

以假新聞 誤導市民 

特朗普競選時,主流謀體CNN在2016 年10月公布的民調,顯示70%的選民支持民主黨希拉莉,斷言共和黨特朗普必敗,但後來被人發現民調有造假和誤導之嫌,為的是替民主黨拉票造勢 。由此可見 , 為了維護既得利益者的政治立場,美國傳媒會罔顧專業操守,淪為製作假新聞的政治工具 。這是美國政客與媒體合謀的習性,假民調只是其中一個經典例子而已,反映美國民主倡議的公平守則實為「愚己愚人」。

民主理念倡議每位公民都有義務尊重選舉結果,所有衝突應因選舉結束終止 。可是美國的民主意識形態卻背道而馳,甚多美國人蔑視民選結果,特朗普是受盡美國人辱駡最多的總統。這實在是對民主制度的極大諷刺!既然「民主」是標榜尊重民意,那又為何拒絕這個經過正式選舉而產生的總統呢?不正是刮了「民主」一巴掌嗎?

筆者絕不是特朗普的擁躉!特朗普的狂妄自大,傷害他國的「美國保護主義」,和他發起的「中美貿易戰」,都是令人恨惡的。我只是借用現時美國政界發生的事件,作為例子來反映「民主」的荒謬。



既然「民主」是標榜尊重民意,那又為何拒絕這個經過正式選舉而產生的總統呢?不正是刮了「民主」一巴掌嗎? 插圖: Adam Zyglis, The Buffalo News

製造調查 抹黑對手

話說回來,民主黨就是利用美國人這種「不接受選舉結果」的群眾心理,以「民主」為借囗,編出另一個欺哄大眾的騙局。 事件發生在2017年5月 , 當時美國民主黨炮製「通俄事件」,聲稱特朗普串聯俄羅斯干預2016 的美國總統選舉,在毫無證據之下,成功激起民情,利用群眾壓力,迫令政府委任司法部穆勒Mueller調查「通俄事件」,歷時22個月 。

在2019年4月18日的「穆勒報告」顕示Trump及其競選團隊沒有通俄 , 事件才告一段落。同年5月 , 特朗普心有不甘在推特回應 : 「現在”通俄門”消失了 , 因為我的當選與俄羅斯的幫助無關 , 也沒有存在的犯罪。這全拜民主黨及傳媒假新聞搞作所賜」。

以醜聞凝聚民意 

2018年7月 , 特朗普宣布委任共和黨羽大法官卡瓦洛Judge Kavanaugh,為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卡瓦洛的上任,將令共和黨擁有5位大法官,多於民主黨的4位法官,能夠左右重要裁決。 

就在這時,一位心理學女教授福特Christine Blasey Ford突然指控卡瓦洛曾經在她15歲時性侵了她,意圖阻止他上任。

雖然福特完全忘記發生的地點和時間 , 也全無基本證據 , 民主黨運用民主機制及傳媒的大肆渲染 , 令政府在輿論壓力下被迫忽視「指控必先有罪証才能當有罪處理」(Innocent Until Proven Guilty)的法治精神,同年9月,卡瓦洛被迫出席美國司法參議委員會Senate Judicial Committee的聽証會,被當作罪犯般公審 , 毫無私隱地被羞辱和問罪。雖然他最終沉寃得雪及被委以重任,但已成為醜聞謊言的受害者。

Ford 和 Kavanaugh兩人都在作供時强忍淚水,誰才是受害人? 插圖: Adam Zyglis, The Buffalo News

彈劾特朗普 

民主黨總是咬住特朗普不放 , 不斷搜尋能推翻他的藉口。特朗普被民主黨揭發於2019年7月25日與烏克蘭總統通電話時,要求對方調查其政敵,前副總統拜登以及其子的行動,民主黨因此指控特朗普利用職權影響2020美國大選。2019年12月18日 , 由民主黨控制的眾議院成功通過彈刻特朗普的法案,令特朗普成為美國史上第三位被彈劾的總統。參議院亦剛開始進行聽證,審議特朗普是否有罪。基於參議院現時由共和黨主導 , 民主黨能成功罷免特朗普的機會甚微。

值得一提,特朗普極有可能真的是被「斷正」,利用職權影響大選,但基於共和黨人數在參議院佔大比數的「人為」情況,可令特朗普能成功逃避法律責任,這又證明了民主機制的漏洞。

無論如何,這將是又一場政治鬧劇,更暴露了在美國的民主制度下,雖有「法治」,但實被政黨的「人治」控制,虛有其表。 

美國民主政治  內耗國家資源

以上例子反映美國政治鬥爭的現象,兩黨恆常針鋒相對,令國家施政常陷僵局,停滯不前。

2016年,著名政治學者霍伯Thurber及教授楊氏列嘉 Yoshinaka聯手撰寫「美國僵局」 American Gridlock一書。作者滙集美國著名作家及政治專家,探討美國政治的「兩黨兩極化」的原因、特徵和影響。這是第一本書,全面披露美國社會出現的兩極化慘烈現象,指出兩極化已存在美國民主制度每一個角落,包括公衆 (選民和激進主義者) 丶 聯邦機構 ( 國會丶總統府和最高法院 )丶每個洲及媒體之間。作者更深入剖析「兩極化」對美國民主體制和政策制定的影響和深層矛盾。

這兩極化的政治現象,令美國大量虛耗時間和資源於政治鬥爭中,對政策制定和施政毫無建樹,引致很多社會問題,如槍械管制丶墨西哥邊界非法移民、和醫療保障等長期無法根治,同時很多大型基建,如擴建公共設施和修路等,亦難以一致通過和獲得撥款,令國家發展舉步維艱。 

美國的政治現象不單是政客的道德操守有問題,亦反映美國人容易被人愚弄,同時又有「羊羣」心理,成為自欺欺人的「幫兇」,他們不就是《皇帝新衣》裏面的民眾嗎?

特朗普極有可能真的是被「斷正」,利用職權影響大選,但基於共和黨人數在參議院佔大比數的「人為」情況,可令特朗普能成功逃避法律責任,這又證明了民主機制的漏洞。插圖: Dayton Daily News

民眾失去理性分析

CNN假新聞丶通俄丶卡瓦洛性醜聞、彈劾特朗普等事件, 反映美國民眾對醜聞很有胃口,只愛道聽途說,不分是非黑白,以訛傳訛。因此,美國政客常會利用這種沒有理性的思考及不可理喻的民眾反應,以及傳媒,顛倒是非,散布謊言,煽動民眾負面情緖,打壓政敵。

這些事情聽上去好像很熟悉,其實不就是類似在香港最近爆發的政治及社會危機嗎?

在過去的六個多月,香港的反對派和外國勢力成功用謊言煽動民眾仇警,例如太子831事件,在沒有發現任何死者的情況下,民眾仍執迷不悟地相信「謊言」,以為警方刻意隱瞞殺人真相。這與美國民主的政治手法是否異曲同工 ?  

以上只是寥寥幾個例子,反映美國所謂「民主」制度的弊端和虛偽,希望「嚮往」民主的香港人以此為鑒!

民主是一件假裝的華麗衣裳,耀眼奪目令人趨之若鶩,唯有以理性分析、講求事實的人才能免被愚弄 , 能一語道破民主赤裸裸的真相。

李文

從事設計和創作多年的李文,眼見社會嚴重撕裂,盼能把發生在香港的人和事,心明如鏡,真實地娓娓道來,以公義和愛感動香港。

Chinese
English Chi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