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局】青年反政府和動漫有關?


近年本人正著手研究美日影視動漫對香港年青人的禍害,可是我要探究的不是「打機成癮」的問題,而是一個核心社會問題:反政府。 除了通識科外,青年嗜好的動漫原來在新一代已經形成了一股牢固的反政府思維。

有人會問,動漫都能教人反政府?

利用動漫作為政治工具在香港可能聞所未聞,但在某些西方國家已經發展得非常成熟。例如美國在輿論戰的文宣是能夠滲透到各方面,幾乎你接觸到的所有影視娛樂傳媒作品都可以變成文宣工具。這裡只針對影視動漫來簡單介紹一下。

美日影視中,最接近推動顏色革命的作品有4套:美國電影的《飢餓遊戲》(The Hunger Games)、《分歧者》(Divergent),和日本動漫的《圖書館戰爭》和《進擊之巨人》。最早是《圖書館戰爭》,於2008年上映,後於2013年上映真人版電影。其後是《飢餓遊戲》電影,一共4套,分別在2012-2015每年放映。《進擊之巨人》於2013年上映第1套動漫,2014-2015年上映2套電影。最後是《分歧者》一共3套,分別在2014-2016每年放映。

美國電影《飢餓遊戲》(The Hunger Games) 是其中一套疑似推動顏色革命的作品。


時間很巧合,香港佔領中環於2014年9月全面爆發。由此可見,整個2014年前後,香港及全球青年是被反政府影視動漫包圍的。到2017年《進擊之巨人》放映第2套動漫,2018年放映第3套電影和動漫,一直到2019年7月1日放映完第4套動漫,然後香港反修例事件7月全面爆發。

可能有人說,會不會太跨大這些影視作品的效果呢?大家不妨看看以下《進擊之巨人》的主題曲的歌詞:

他們是獵物  我們是獵人!
被踐踏的花朵  無人知曉其名
墜落地面的鳥兒  熱切地盼著風起
光只是祈禱  無法改變什麼
能改變現狀的唯有  戰鬥的覺悟!
跨越過屍堆
嘲弄前進意志的豬隻啊!
家畜的安寧  虛偽的繁榮
奪回瀕死餓狼的自由!
被囚禁的屈辱  是反擊的響箭
城牆的遙遠盡頭  是狩獵獵物的獵人
飛濺而出的衝動  在灼燒此身之際
一抹血紅射穿黃昏  紅蓮的弓矢

搭上箭矢緊追不捨  不讓他們逃走
射出箭矢逼到絕境 絕對不允許逃走
拉滿到極限 逼近繃壞的弓弦
直到他們氣絕之前不會停手
能夠屠戮獵物的不是道具也不是技術
而是自身那澄澈的殺意

我們就是獵人  如烈焰般灼燒
我們就是獵人  如寒冰般冷靜
我們就是獵人  將自身化作箭矢
我們就是獵人  將看到的全部貫穿

為了攻擊巨人
昔日的小男孩很快就會拿起劍
他感嘆自己如此無力無法改變任何事情
昔日的小男孩很快就會拿起黑色的劍
仇恨與憤怒像是一把雙面刃
總有一天他會顯露鋒芒

如果真的出現能改變的機會
必定是能夠有所捨棄的人
一定得付出代價才會有實現的可能
愚昧的妄想  只是單純的幻影  如今無謀的勇氣也一樣
自由的尖兵  孤注一擲的攻勢  為奔馳的奴隸獲得勝利
被施加的不合理之事  就是進擊的響箭
在那被奪走的地平線  遙望世界的艾連(主角)
不曾停止的衝動  奪去自身的同時
在暗夜中帶來死亡的  冥府的弓矢

很多人說不明白年青人憤怒的來源在哪裡。現實問題是其一,而把所有現實問題集中和放大的,就是這些影視動漫作品。它們有一個共通點:以憤怒支撐革命的意志,直至玉石俱焚。

從2013年開始推出的《進擊之巨人》動漫(日本名字《進撃の巨人》Shingeki no Kyojin),是根據「國共內戰」的概念設計的。故事圍繞一批被巨人打跨的人類和部份巨人撤退到一個小島上,巨人建立圍牆包圍和恐嚇牆內的人類。主角則是以臺灣綠營為象徵的「偵察兵團」,以突破圍牆、爭取自由、反擊巨人權威為意志的組織。


日本動漫《進擊之巨人》是根據「國共內戰」的概念設計的,故事極度渲染憤怒、反抗、革命,直至玉石俱焚。6年前正在成長的13-14歲小孩所學習來的憤怒,到今天就成了反修例黑暴的「主力部隊」。圖片:網上

《進擊之巨人》在2019年7月1日放映完第4套動漫,香港反修例示威在 7月全面爆發。 8月,Youtube出現了以上視頻,有意把政府和警察比喻為《進擊之巨人》中的巨人,而示威者就是劇中的人類 ,要反擊巨人。


整套動漫的渲染能力非常強烈,由第一集面對突然出現100倍人高的巨人的恐懼,到集體逃難的恐慌,再到主角母親死在主角眼前,再各種的斷手斷腳,鮮血橫飛…《進擊之巨人》中的人類常被巨人捕食生吞,為了求生他們用刀劈開巨人後頸死穴來斬殺它們,場面極度殘忍。這些就是現在小孩正在接受的影視動漫作品。這是不能回頭的,6年前正在成長的13-14歲小孩所學習來的憤怒,到今天就是反修例黑暴的「主力部隊」。

試問,一個孩子成長期中的7-8年來,都是受反政府的文化渲染,長大後怎麼可能支持政府?

反暴力這邊卻完全無動於衷,不聞不問。他們的文宣工作還停留在最表面的層面,但人家卻是由小說、漫畫、動畫、電影、電視、新聞、傳媒的蘋果立場港台、社交平臺的高登網、青年文化產業——包括IT、KOL等、到傳統的黃絲教材、電台的陶傑、電視的ViuTV節目、以至價值觀建立如沈旭輝等等等,一個超立體的全方位戰線。

一個年青人在初中形成價值觀時,所接觸到的所有層面都是反政府的黃絲立場,他怎麼可能會支持藍絲呢?


Vincent Lo
香港土生土長的年青人,擅長剖析本地及國際的文化與各方勢力的核心思想。

Chinese
English Chi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