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媒】港式品味產生的二噁英

八十年代是香港的真正黃金時期,那时候,香港人有充分的自信,港式文化在亞洲大行其道,當他們向外宣稱自己是香港人的時候,總是抬起頭,挺著胸的。那個時候,香港有金庸的家國情懷,有吳宇森人文道義,有陳百強的彬彬有禮,香港人的對自己的文化的自信,來自於自身高尚深厚的人文品味和社會道德素養。

30年過去了,香港人的自信沒有了,仔細看一下,香港人的人文品味變了,社會道德素養也找不到了。

人文品味和道德素養是怎樣鑄就的?最起碼要自己對各種文化有熱情,才能去學習裡面的精髓,中國文化沒學好,西方文化又一知半解,那來的人文品味;其次,對道德行為沒有批判態度,仼由自己的感官喜惡去支配,道德底線模糊,怎麼能形成道德素養?

現今香港這幾代人,看的是YES雜誌、蘋果日報、壹週刊、高登、連登長大的(或正在成長),但很少人去弄清楚YES描述的劣跡斑斑的毒瘤明是否真的那麼不堪,很少人去批判YES主編這種詆毀行為有沒有道德,對於蘋果日報所報導的中國現狀是否是中國的實際情況不問真假,照單全收,對壹週刊的嘩眾取寵、不經確認的採訪報導方式,道不道德不加批判,對高登、連登已經是說什麼就是什麼,我就是喜歡他們說的,你吹呀!

中國文化的精髓讓人伴隨著孝道、仁愛、禮義、廉恥成長,是精細的,西方文化的科學求真精神助人學習理性客觀分析,學習這些東西能形成高尚的人文品味和道德素養,就像水和二氧化碳,經過行為表現出來制造的是養份;貫穿YES雜誌、蘋果日報、壹週刊,高登、連登的這些粗淺、次文化媒介一體的挑撥 、仇恨意識,這些意識把受眾引入思考的盲點,産生的是嫉恨、偏狹、盲從,最終變成髒亂、喧嘩、攬炒,這些都是二噁英、山埃。

2019年香港的這場運動,粗口橫飛,聚眾欺凌,污辱國旗,80年代的彬彬有禮,人文道義,家國情懷在哪裡呢?當人們在盲目指責摧淚彈產生二噁英的時候,有沒有細想一下:二噁英已經一直依附在這幾代人的身體上。


狄曬看
筆名取之於粵語滴晒汗,一般形容一些比較反常、激烈、可笑、可悲的個人或社會行為, 針對性發表的個人看法,引發人們對社會事件有更深入的思考。 

文章首先刊登於作者的Facebook專頁《狄曬看》

Chinese
English Chinese